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十一个木盒
    德川樱子的手一僵,幽幽的说道:“两个人做这种事的时候,男人的手里不应该拿着刀。”

    刀无垢笑道:“你要知道,男人手中拿着刀的时候,你就不应该想着做那事。”

    德川樱子的嬉笑的说道:“我不信,你会舍的杀我?”

    刀无垢满脸的笑意,说道:“断魂刀一出,不见血不回,而我恰恰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

    德川樱子笑道:“我......还是......不信。”

    诚然,像她这样好看的女人,天底下又有哪个男人会舍的辣手摧花?

    可惜她碰上了刀无垢。

    锵!

    刀光乍现!

    原本完美无瑕的手臂上瞬间多了一条血痕,鲜血从伤口处慢慢的渗了出来,这不但不影响这双手臂的好看,反而有种妖异的美感。

    断魂刀停在了德川樱子的咽喉处,只需要轻轻一动,绝代佳人立刻会身首异处。

    德川樱子吓呆了,柔软的身子早已经僵直,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真舍得杀我?”

    刀无垢淡淡的说道:“你太自信了。”

    话音微微一顿,接着说道:“像你这样好看的女人,实在是不应该脱了衣服去勾引男人,而是应该等着男人来勾引你,这样,我相信,世上没有一个男人不会被你征服。”

    德川樱子心生胆寒,颤声说道:“能不能先把你的刀拿开?这样很容易伤到我。”

    刀无垢笑道:“难道你自己不会离开我的刀下?”

    德川樱子好像是受了惊吓的野猫,嗖的一下从刀无垢的怀中钻了出来,随即将绿裙披上,看着刀无垢,突然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说道:“我就知道你不舍得杀我。”

    刀无垢狭促的笑道:“你信不信,只要你还开口说一句话,我让你永远也开不了口?”顿了顿,随后意味深长的说道:“女人就不应该掺和男人之间的事。”

    “你......”德川樱子看着满脸笑意的刀无垢,真的怕了,她的心底似乎有道声音在呐喊,这个男人真的下得了手,不由狠狠的瞪了刀无垢一眼,转身离去。

    “刀无垢,你不是个男人,活该你单身!”

    德川樱子的咒骂声从外面传来,刀无垢听的不禁一阵苦笑。

    朱允炆几人看着德川樱子气急败坏的边走边骂,几人不禁一愣,随即相视一笑。

    刀无垢从后院出来,厉强迫不及待的说道:“二哥,她怎么那般生气?”

    刀无垢笑道:“因为我的刀割破了她的手臂。”

    周平惊讶的说道:“你还真下得了手。”

    刀无垢说道:“对朋友,我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他,对敌人,我可以把他的心掏出来给我,这次我只是略施小惩,希望千叶城主能够知难而退。”

    海大路担忧的说道:“或许吧。”

    ......

    原本以为有德川樱子出马,

    刀无垢肯定招架不住美女的诱惑,谁知道,事情出现了意外,这是千叶仁义没有料到的。

    千叶仁义喃喃自语的说道:“不喜欢钱财,不在乎权势,不喜欢美女,他到底还是不是人?”

    作为城主府的第一谋士,加藤右一开口说道:“主上,或许他在等我们开更大的筹码?”

    “我曾经许诺过,只要他投靠我,在临海城,他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有什么比这个筹码更大?”千叶仁义笑不起来了,眉头紧蹙,说道:“虽然只见过他一面,但是我看得出,他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

    加藤右一阴鸷的双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说道:“主上,咱们不知道他的喜好,何不反其道而行之?”

    千叶仁义一愣,说道:“如何个反法,愿听先生高见?”

    加藤右一笑道:“咱们既然找不到他喜欢的东西,何不找让他害怕的东西去制服他?”

    千叶仁义听的一头雾水,说道:“难道你知道刀无垢害怕什么?”

    “死亡!”加藤右一得意的说道:“不管是什么人,都只有一条命,卑职不信他不怕死,因为人一旦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千叶仁义微微颔首道:“给他敬酒他不领情,如今也只能让他尝尝罚酒的滋味,这件事有劳先生了。”

    加藤右一恭敬的说道:“能为主上分忧,是卑职的分内之事,不敢言劳。”

    千叶仁义笑道:“我在此静候先生佳音。”

    加藤右一点了点头,说道:“卑职告退。”

    城主府做事的效率很高,还不到两个时辰,加藤右一便领着一队城主府的护卫来到了平安酒楼。

    此时,皓月当空,繁星满天,夜空甚是晴朗!

    如此美好的一个夜晚,却注定了是一个不眠之夜。

    加藤右一走进平安酒楼,见刀无垢几人正在悠闲的喝茶,削瘦的脸上堆满了笑意,说道:“几位好雅兴。”

    厉强不由嘟囔道:“你怎么又来了?”

    “哈哈......看来老夫并不受欢迎。”加藤右一打了个哈哈,对着身后的护卫使了个眼色。

    身后走出十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捧着一个斗大的木盒。

    木盒捧出来的时候,就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在大厅中,还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血腥味越来越浓,令人闻之皱眉。

    刀无垢几人心生警惕,面色变得有些凝重,几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十一个木盒。

    对于刀无垢四兄弟来说,这个血腥味太熟悉了,因为这是人血的气味。

    滴!滴!

    其中一个木盒突然渗透出一滴一滴的液体,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化成一朵暗红色的花儿,几人都是高手,凝目看去,果不其然,那确实是血水。

    难道他们把人剁碎了,装在十一个木盒中?

    那死的人又是谁?

    大厅中的气氛陡然变得无比的沉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