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混元一气童子功
    “破绽!”

    刀无垢笑道:“你露出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

    宇泽田哼了一声,不服的说道:“说来听听。”

    刀无垢斯条慢理的说道:“第一,四弟和千叶家的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你突然满头冒汗,我问你的缘由的时候,你说担心四弟的安危,咱们萍水相逢,你一个外人怎么会担心别人的安危?显然你是在说谎,我想真正的原因是你怕自己受到牵连,因为你知道千叶家势力庞大,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不错!”宇泽田说道。

    刀无垢说道:“第二,你说这里是最好的酒楼,你把咱们当傻子吗,这里不管是装潢还是规模,都称不上一个“好”字,只是咱们初来乍到,不跟你计较。”

    宇泽田疑惑的说道:“这些也只能说明我是一个谎话连篇的人,并不能说明我有害你们之心。”

    “对于一个谎话连篇的人,刀某向来都极为小心,因为一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刀无垢说道:“你处心积虑的将咱们骗来,难道会没有企图?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你心存不轨?”

    “哦。”宇泽田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以后我得长进点。”

    刀无垢说道:“直到看到小二后,我确定了你确实心存不轨。”

    小二一怔,说道:“是我露出的关键破绽?”

    刀无垢说道:“你身为一个跑堂的伙计,整天擦拭桌子,应该是手指关节处有硬茧才对,可你却不同,你是掌心、虎口有厚茧,只有常年使用刀棒的人才会这样,试问,一个会功夫的人又怎么会甘心做一个跑堂的伙计?”

    小二笑道:“佩服,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我的兵器就是一把鬼头刀,可惜就算你再聪明谨慎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成了咱们的瓮中之鳖?”

    “瓮中之鳖,说的不错。”刀无垢意味深长的笑道。

    只是谁才是这瓮中之鳖,那就是两说了。

    “算你识相!”宇泽田笑道,几人的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在几个布包上扫来扫去,一副吃定了刀无垢几人的架势。

    厉强见几人贪婪的样子,不由露出一脸的讥讽之色,说道:“你们真是太岁爷头上动土,不知死活。”

    “不要以为你有几下子就了不起,马上就要你好看,哼”宇泽田冷哼一声,对着胖掌柜说道:“大哥,这小子功夫好,你来应付,其他的人交给咱们就行。”

    胖掌柜微微点了下脑袋,居高临下的看着刀无垢几人,威胁的说道:“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的好,免得受一顿皮肉之苦,咱们只要钱财,不害性命,一旦让我的兄弟动起手来,他们可不知道轻重。”

    “你当咱们是三岁幼童?呵”海大路狭促的笑道。

    一桌人都坐在座位上,没有一个人动,只要不是傻子都看的出来,刀无垢等人根本就没有把宇泽田一伙人放在眼中。

    胖掌柜见刀无垢几人有恃无恐,自己一群人被小瞧了,顿时恼怒无比,恶狠狠的说道:“趁着现在能笑多笑一会,等下只怕哭都没有机会了。”话音微微一顿,喝道:“上!”

    随着胖掌柜的一声令下,几人如饿虎扑食一般的扑向刀无垢几人。

    丁牛的伤势在沙船上的时候就休养好了,刀无垢几人没有动,丁牛却忍不住了,猛的一下站起身子,抡起碗一般大小的拳头,对着扑过来的人就是狠狠的一记“直捣黄龙”。

    丁牛身体魁梧,长的如同铁塔一般,身上的蛮力更是惊人,不是寻常人可比,此时含怒出手,手上的力道比平常还要大上三分。

    对方也不示弱,一脸残忍的神色,伸出拳头和丁牛对了一拳。

    这下子,对方悲剧了。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

    那人脸上的神色凝固了,右手当场被丁牛的蛮力给打的骨折,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往后倒飞出去,嘭的一下撞在墙上,这才停下来。

    如同死鱼一般摔在地上。

    此人目露惊恐,哇的一声,一口逆血吐出,看上去显得无比的虚弱,现在就算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都能要了他的命。

    丁牛一拳直接把人打飞,这一幕发生在刹那间,把宇泽田等人都吓的不轻,这要是打在自己身上,岂不是丢了半条命?于是其他人硬生生的止住去势,慌忙退后,齐齐看向丁牛。

    胖掌柜一脸恍然,难怪刀无垢几人有恃无恐,想来是仗着丁牛这个大块头。

    “这家伙是个硬骨头,老七快去拿兵器。”宇泽田冲着小二喊道。

    其实不用宇泽田提醒,小二见势不妙,早就反身去了厨房,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根齐眉棍,一把鬼头刀,还有一柄开山斧。

    小二将兵器给几人后,提着沉重的鬼头刀说道:“我来会你。”

    丁牛练的是混元一气童子功,一身横练功夫,刀枪难伤。

    遇到庸手的话,混元一气童子功显得十分的霸道,若遇到身法稍微好点的,这功夫就显得有些鸡肋了,而且不能破身,一旦破身的话,功力大减,所以很少有人练这门硬功。

    小二说完后,面露凶悍之色,对着丁牛当头就是一刀。

    丁牛暴喝一声,站马立桩,脚底好像生根了一般,运起混元一气童子功,左手抬起挡向头上即将落下的鬼头刀,右手一记直拳轰向小二的胸口要害。

    小二见丁牛敢用血肉之躯挡自己的鬼头刀,心中冷笑不已:“你当自己是铁打的不成?”脸上的残忍之色更甚,暴喝道:“死!”

    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

    鬼头刀砍在丁牛的左臂上,好像砍在铁棍上一般,竟然被一股大力震的往后弹去。

    “怎么会这样?”小二明显的为之一愣。

    就在小二惊诧莫名的时候,丁牛的右拳狠狠的砸在小二的胸口,砰的一声,混元一气童子功的霸道立刻显现了出来,狂猛的力量把小二的胸口打的塌陷下去。

    小二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飞,狠狠的撞在柜台上。

    “他还真是铁打的!”无边的黑暗瞬间吞噬了小二的念头,脑袋无力的垂下,已然气绝身亡。

    “老七!”

    宇泽田几人惊叫道,可惜他们的老七永远也听不到了。

    “还我七弟命来!”胖掌柜惊怒交加的说道。

    此人虽然长的胖,但是身手却极为的敏捷,脚下生风,眨眼间来到丁牛的跟前,手脚并用,左脚一记撩阴腿,右手一招“黑虎掏心”直抓丁牛的心窝,端的是阴狠毒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