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向导宇泽田
    朱允炆开口道:“既然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无垢,肯定不会让我们找到证据。”

    诚然,那个婢女早已经魂归地府。

    丁牛悻悻的的说道:“哦!”

    周平突然问道:“二哥,你杀了两位岛主?”

    “啊!”

    听周平如此一说,丁牛随即惊叫了出来,毕竟生活在黑云岛二十年,没有感情是假的。

    刀无垢摇头说道:“没。”

    丁牛这才如释重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那你们怎么脱身的?”周平不解的说道。

    刀无垢说道:“我重伤了他。”

    海大路感慨的说道:“我之前眼皮一直跳,想不到真出了事情,唉......”

    就在沙船驶向东瀛的时候,云飞知道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独自一人驾着快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黑云岛。

    云飞在应天府的码头靠了岸。

    孤身一人闯荡江湖,云飞心中既惶恐、害怕、不安、又有些兴奋、激动和期待,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旁人很难体会。

    一场长达三年之久的内战终于在几天前落下了帷幕。

    传闻建文帝死于皇宫的那场大火。

    虽然时间过去了好几天,但是街头巷尾、酒馆茶肆到处都在议论这件事,堂堂天子,想不到落个如此下场,令人唏嘘不已。

    云飞随意进了家酒楼,叫了几样小菜,自饮自酌。

    酒楼中人声鼎沸,喧哗不已。

    “一代天子,就这样没了,依我看,还不如咱们一个平头百姓。”

    “话不能这样说,建文帝享受过的,你做梦都享受不到,嘿嘿......”

    “听说建文帝身边的几个贴身侍卫也死于那场大火了,忠臣呐。”

    “一代高手纵横江湖何其快活,想不到去了皇宫竟然落的这个下场,神算子的江湖排名榜要重新排咯。”

    “天子都死了,他刀无垢又算得了什么!”

    ......

    “刀无垢”三个字落入云飞的耳中,令云飞浑身一震,心中暗自纳闷:“姓刀的活的好好的,哪里死了?”当下便张开耳朵听着酒楼内的谈论。

    听了一刻多钟的工夫后,云飞回想起刀无垢几人对朱公子的恭敬态度,那朱公子的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云飞的面色陡然一变,想不到自己无意中竟然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

    “刀无垢呀刀无垢,这次我看你死不死,哼......”云飞眼中仇恨的光芒一闪而过,也顾不得吃饭了,起身朝外匆匆而去。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沙船远渡重洋,这一日的落日时分,沙船在东瀛靠了岸!

    几人相继走出船舱!

    只见夕阳衔山,将西边的天空照的一片通红,好像烧着了一般。

    朱允炆想不到自己会有流落到异国他乡的一天,要是在以前,只怕做梦都不会梦见,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一股浓浓的思念涌上心头。

    “唉!”

    朱允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有无限的感慨,望着西边的落日,此情此景,朱允炆感慨的喃喃自语道:“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刀无垢喊道:“公子!”

    朱允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苦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咱们才能重新踏上那片土地?”

    刀无垢劝慰道:“等风头一过,咱们就可以回去。”

    “或许吧!”朱允炆说道。

    几人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将随身的武器都用布包好背在身后,随后依次下了沙船,刚登上码头。

    一大群蓬头垢面的人争先恐后的涌了过来,将几人团团围住。

    “大爷,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朱允炆为之一怔,这是什么情况?

    “滚!”周平暴喝一声,蛮横的将前来乞讨的人群推开。

    这些乞讨的人大多都是十多岁的孩子,如何经得起周平一推,瞬间就被推倒了一片。

    见周平如此凶恶,这些人都怕了,站在一边,畏惧的看着周平,心中想着讨要点吃的,可是又不敢上前。

    刀无垢心有不忍,从怀中掏出自己的钱袋,将自己仅有的一些碎散银子扔了过去,惹的一群乞儿一窝蜂的哄抢。

    不远处,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见刀无垢出手大方,小眼睛一亮,笑吟吟的从一边走了过来。

    “几位是异乡客吧?”

    “有事?”厉强皱眉问道。

    “在下宇泽......”当头数目的男子自我介绍道。

    厉强打断道:“我们没有兴趣知道你的名字。”

    宇泽田心中暗骂了句“孙子好嚣张”,脸上不露出一点异样,笑嘻嘻的说道:“要是小的没有看错的话,几位爷应该是第一次来临海城吧?”

    厉强见此人叽叽歪歪,要不是身在异乡,不想惹是生非的话,早一巴掌拍过去了,此时只好忍着性子,说道:“废话少说。”

    宇泽田也不气恼,笑呵呵的点头说道:“是,是,小的知道临海城最好的酒楼,最豪华的客栈,要是有小的带路,几位爷也不会在城里乱转,省下许多工夫。”

    弄了半天,原来这人是个本地通,也就是向导。

    朱允炆几人恍然大悟。

    厉强没声好气的说道:“你这人也真婆妈,你说自己是个本地通不就成了,还不快前面带路。”

    宇泽田笑嘻嘻的待在原地,并没有走,双手搓了搓,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哎呀!”厉强说道:“想不到你还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说着,掏出一小块碎银子抛过去。

    宇泽田笑眯眯的接过碎银子,暗骂道:“装什么大头,原来是个抠门鬼。”

    见宇泽田依旧无动于衷,没有带路的意思,厉强嗤笑道:“嫌少是吧,咱们自己走!”

    “爷,别生气啊!”宇泽田笑道:“小的在想是先带你们去最好的客栈还是最好的酒楼?”

    “难道客栈没有饭菜?”厉强讥笑道。

    “那倒不是!”宇泽田说道:“临海城里最好的客栈,他们那的饭菜却不是最好的。”末了,看着几人背后背的长布包,随口问道:“几位爷是跑商的客商吧?”

    海大路微微一笑的接口说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咱们确实是来贩卖点货物的商贩,混口饭吃。”

    “外地人来这里几乎都是跑商,几位爷随小的来!”宇泽田笑着在前面引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