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背黑锅
    独孤倩的话虽然很轻,但是在安静的房中却一字不落的进了云飞的耳中。

    原本云飞整个人就被怒气给填满了,如今独孤倩的最后一句“孬种”不亦于是火上浇油,直接把云飞给点燃了,云飞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

    云飞看着独孤倩的背影,眼珠子都红了,散发着凶狠的光芒,手中的折扇合上,对着独孤倩的后脑就是狠狠一点。

    砰!

    独孤倩怎么也想不到云飞还真敢对她动手,而这一切其实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若不是她出言刺激云飞,又何来今日之祸?

    独孤倩连叫都没有叫一声,双眼一黑,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云飞似乎还不解恨,对着倒在地上的独孤倩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瞎了你狗眼,我不如姓刀的小子,我不如他?我会不如他......”

    此时的云飞陷入癫狂,状若疯狂的边打边说,模样很是骇人。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过后。

    也许是云飞打累了,停下手脚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中的赤红也逐渐消退,恢复清明。

    看着倒在地上的独孤倩,云飞陡然一惊,一颗心好像踩空了一般,不断的往下沉。

    “天呐,这是我干的?”

    云飞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是自己所为,伸手一探独孤倩的鼻息,发现她不知道何时早已经香消玉殒。

    这一惊非同小可,让云飞一屁股倒坐在地上,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云飞自知闯下弥天大祸,以云岛主耿直的性格,只怕会大义灭亲,黑云岛哪里还容得下他,慌忙从地上爬起来,惊慌失措的跑出房间。

    却不料这一幕被一个人刚好瞧见。

    ......

    一个婢女从大厅外缓缓走来,脆生生的说道:“两位岛主,小姐想请刀少侠去偏厅一叙,有事请教刀少侠。”

    独孤岛主一笑,说道:“这丫头又弄什么玄机?”

    刀无垢面有难色,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去见别人一个黄花闺女,岂不是落人口舌?

    独孤岛主见刀无垢似有不愿,心知自己女儿的秉性,说道:“刀少侠若是不去,我这个女儿只怕会把黑云岛闹得天翻地覆,咱们江湖儿女,不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刀少侠不必多想。”

    刀无垢苦笑道:“独孤岛主都这样说了,我还能不去?”随后看着厉强说道:“老四,你陪我走一趟。”

    “好勒!”厉强承应道。

    婢女却开口说道:“小姐说了,只见刀少侠一人。”

    “这......”刀无垢一怔。

    云岛主笑道:“心地荡荡,天下何处去不得?只是见一下我那个调皮的侄女,又不是见毒蛇猛兽,难道刀少侠害怕了?”

    刀无垢心中暗忖:“我倒是愿意见毒蛇猛兽,也不愿意见一个刁蛮任性的女人。”

    “我去去就来。”刀无垢无奈的说道。

    婢女领着刀无垢来到一间偏厅的外面,说道:“小姐在里面等候刀少侠,婢子先行告退。”

    刀无垢见左右无人,站在门外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开口喊道:“独孤小姐,刀某来了,不知独孤小姐有何赐教?”

    屋内没有半点响动。

    这是什么意思?

    “独孤小姐?”刀无垢又重新拍门喊了句,可里面依旧无人应答。

    “独孤小姐若是不理会刀某,刀某可走了。”刀无垢巴不得对方不回应,正待转身离去的时候,鼻子一嗅,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刀无垢又狠狠的嗅了几下。

    不是错觉,刀无垢心下一惊,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

    只见独孤倩伏在桌上,一动不动,她身下的地面上清晰的滴落了一小撮的血迹,猩红的血迹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独孤小姐。”刀无垢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独孤倩伏身的桌前。

    先前请刀无垢的婢女一脸惊慌失措的跑进了大厅,边跑边喊道:“不好了,刀少侠和小姐打了起来。”

    海大路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心中暗道不妙,自己隐隐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不由脱口而出的问道:“他们怎么会打起来?”

    独孤岛主爱女心切,也来不及多问,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急忙朝偏厅而去。

    一群人如同火烧屁股一般,火急火燎的跟了过去。

    婢女见众人离开,脸上的惊慌之色顿时消散,反而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转身走向另一个地方。

    刀无垢见独孤倩毫无动静,伸手一探,确认独孤倩已经气绝身亡多时,心中大惊。

    “住手!”

    一声暴喝,从房外陡然响起,惊的刀无垢的手往回猛的一缩。

    独孤岛主随即冲了进来,只是一眼就瞧出了独孤倩似乎有些不对劲,独孤岛主一把撞开刀无垢,搂着爱女疾呼道:“倩儿?”

    可是独孤倩早已身亡,如何还能回应他?

    独孤岛主这才发现自己的爱女已经魂归地府,如遭五雷轰顶,顿时潸然泪下,惊怒交加的道:“刀无垢,想不到你相貌堂堂,却如此的心狠手辣。”

    “还我女儿命来!”独孤岛主放下怀中独孤倩的尸体,不待刀无垢反驳,朝刀无垢猛扑过来。

    随后赶来的人也被屋内的一幕惊呆了。

    海大路喝道:“独孤岛主且慢动手,我二弟和独孤小姐无冤无仇,又怎么会加害她,此事定有蹊跷。”

    独孤岛主一边猛攻刀无垢,一边怒气冲冲的说道:“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不是他难道还是鬼不成?”说着,一招“捉星拿月”直点刀无垢的命门要害。

    “捉星拿月”这一招在独孤岛主的手中施展开来,和独孤倩当日一比,可谓是一个天一个地,不可同日而语。

    刀无垢是有口难言,好比黄泥巴掉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