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好快的刀(二)
    刀无垢瞬间斩杀八人,有如秋风扫落叶,干净利落。

    眼前的一幕,让井田一郎和另一艘船上的首领麻田羽看的亡魂皆冒。

    两位首领都如此不堪,手底下的人更是不济。

    围住丁牛的那几个东瀛浪人离刀无垢最近,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感觉脖子间凉凉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纷纷舍弃了丁牛,退到井田一郎的身边。

    丁牛却浑然不知,在原地转着圈,手中的大刀朝四周乱舞,很明显,丁牛的神志有些不清楚了。

    麻田羽心生胆寒,心中暗忖道:“此人功夫已经出神入化,我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哪里还顾的上井田一郎,惊慌失措的说道:“快开船。”

    大船迅速开动,逃之夭夭。

    “想逃!”厉强喃喃自语道,一提气,准备施展轻功,飞上对方的大船。

    却被海大路一把拉住,海大路盯着远去的大船,说道:“四弟,不要鲁莽,咱们保护公子就好。”

    厉强看着海大路,知道他心中有所顾忌,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麻田羽一伙人逃走。

    井田一郎的大船上!

    井田一郎的目光看向地上的八具尸体,只见八人的咽喉都被一刀割断,八个人的刀伤都是同一个位置,仿佛是刻出来的一样,内心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井田一郎见麻田羽把自己丢在这里,带着一帮手下驾船逃走,心中暗骂道:“没义气的家伙。”

    随即强装镇定的说道:“都愣着做什么,就算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咱们这么多人,怕他做什么,一起上。”

    虽然东瀛好武成风,但并不代表东瀛人不怕死。

    明知不是对手,还冲上去,那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于是,一群东瀛浪人的脚底好像生根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对井田一郎的命令置若罔闻。

    井田一郎懵了,想不到自己的命令不管用,虽然自己也怕的要死,但井田一郎却并没有逃走,因为他知道,在刀无垢这样的高手面前,想要全身而退,那就是一个笑话。

    “你们这些懦夫,你们的武士精神去哪里了?”井田一郎怒骂道。

    一群东瀛浪人被说的无地自容,拉耸着脑袋,在这些人看来,性命与武士精神,显然前者要更加的珍贵。

    井田一郎知道说下去也无用,虽然明知是死,但井田一郎还是抽出腰间的武士刀,大吼一声,壮了下胆,朝着刀无垢冲了过来。

    刀无垢的丹凤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想不到井田一郎还算有骨气,竟然敢对自己拔刀,不禁开口说道:“记住,杀你的人叫刀无垢。”

    说完后,身体朝前猛的一蹿,迎了上去。

    只见两人身形交错,就在身形交错的这一刹那间,井田一郎满脸凶悍之色,手中的武士刀毫不留情的砍向刀无垢的咽喉要害,这要是砍中,脑袋铁定了会搬家。

    然而,刀无垢却比他更快。

    断魂刀的刀芒乍现,井田一郎的心猛然一跳,脑海中闪过“躲避”的念头,要知道一个人的动作和念头有时候可不是一回事,虽然有这样的念头,但是动作却没有这样快,刚升起的念头就被刀芒吞没。

    井田一郎的喉咙里发出一声难听的“呃”声,手中的武士刀依旧高高举起,整个人好像雕塑一般的站着,没有了动静。

    刀无垢背对着井田一郎,看着其他的东瀛浪人,不冷不热的说道:“轮到你们了。”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井田一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原来井田一郎早已气绝身亡,只是因为刀无垢的刀太快,所以井田一郎死了后还保持着先前的动作。

    这一刀太快了,快的连在场的东瀛浪人中没有一个人看清楚刀无垢是什么时候出手击杀的井田一郎,首领都不是一合之敌,他们这些下属更不用说了。

    所有东瀛浪人的脸上都露着绝望的神色。

    突然,一个身材消瘦的东瀛浪人从人群中走出来,跪倒在一边,哀求道:“大侠,我和他们不是一伙人,我是被逼的,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还请大侠饶命。”

    说完后,对着刀无垢磕了一个响头,脑袋贴着大船的甲板,一直都没有离开,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似乎很是得意,因为脑袋贴着甲板,所以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脸上的神色。

    刀无垢好像真的相信了他的话,经过他的身边时,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为难他,随后缓缓的走向其他的东瀛浪人。

    跪在地上的东瀛浪人听着刀无垢的脚步声,感觉刀无垢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前面,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刀无垢的背影。

    手伸进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同时从地上一跃而起,匕首狠狠的扎向刀无垢的后背。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沙船上的人惊呆了,现在出声提醒,显然已经为时已晚,一群人不约而同的惊叫了一声。

    匕首的刀尖离刀无垢的后背心只差一寸的距离了,然而却停了下来,就是这一寸的距离,此时却好像天和地的距离一般,显得无限的遥远。

    刀无垢听到背后的风声,一脸讥笑的神色,可惜对方看不到,反手就是一刀,断魂刀由下而上,直接将这个东瀛浪人的胸膛划开,劈成两半。

    此人脸上的笑意凝固了,一时间还没有死去,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你......”

    话还没有说完,花花绿绿的肠子从伤口处垮了出来,流了一地,随即一头栽到了甲板上,没有了气息。

    虚惊一场!

    厉强吁了一口气,说道:“这点雕虫小计也想瞒过二哥,哼,真不知道说他是天真还是无知。”

    云飞瞟了一眼厉强,心中不屑道:“马后炮,刚才好像你也惊叫的出了声。”

    噗通一声,丁牛再也坚持不住了,倒在甲板上,喘着粗气。

    刀无垢一怔,知道不能拖下去了,施展身法,身体如鬼魅一般在东瀛浪人的人群中穿梭。

    刀影重重,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一群东瀛浪人全部毙命,身体缓缓的倒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