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好快的刀(一)
    噗!

    紧接着“咄”“咄”两声响起。

    第一声是中间的那枚铜钱打进了井田一郎跟前那人的喉咙里,后面的两声是左右两边的铜钱钉在了船舱的木板上。

    铜钱一打入喉咙中,顿时,鲜血四溅,那人面露绝望,双手使劲的捂住喉咙,喉咙里发出“呃呃”的怪声音,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喉咙里插着一枚铜钱,哪里还能开口说话。

    只是挣扎了一会,那人双眼一翻,脑袋无力的垂在一边,已经气绝身亡。

    井田一郎扔掉手中的尸体,一脸心有余悸的神色,虽然铜钱没有打到他,但是他却吓的不轻,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船上的东瀛浪人看的目瞪口呆,沉寂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后,满场哗然,明晃晃的武士刀拔了出来,叫嚣着要血债血偿。

    朱允炆睡在里面被外面的喧哗声吵醒,来到船舱,只见周平一人在喝酒,朱允炆纳闷的问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怎么那般吵闹?”

    周平的耳力较好,虽然人在船舱里面,但是却一直都在张着耳朵注意外面的动静。

    见朱允炆疑惑的模样,周平笑道:“公子,外面来了两伙人,其中一伙人是东瀛浪人。”

    朱允炆大惊道:“东瀛浪人!对方人数多不多?”

    周平说道:“我一直在船舱,大哥不让我出去,我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有多少东瀛浪人?”

    “咱们出去看看。”朱允炆说道。

    周平一直都想出去看看,早已经是心痒难耐,此时听了朱允炆的话,眉开眼笑道:“公子,请。”

    两人随即出了船舱。

    井田一郎平缓了下心绪,望着沙船上的众人,沉声说道:“暗箭伤人,是哪个不要脸的鼠辈?”

    厉强站出来,打了个哈哈,嗤笑道:“明明是自己技不如人,还好意思说别人暗箭伤人,佩服,我真是佩服,你的脸皮简直比门板还要厚。”

    “混蛋。”井田一郎怒道。

    就在两人说话的这会工夫,丁牛已经靠近了大船。

    面对着几十个东瀛浪人,丁牛的脸上毫无惧色,一个飞身,落在大船上。

    东瀛浪人的队伍里刚死了一个人,此时见丁牛独自一人前来,顿时把丁牛当做了发泄的对象,有人叫嚣道:“把他剁碎了喂鱼。”

    十多个东瀛浪人举着手中的刀朝丁牛争先恐后的涌过来。

    丁牛痛失同伴,一颗心早已被愤怒填满,取下背后的大刀,大吼一声,对着蜂拥而至的人群冲了过去。

    “那人是谁?如此勇猛?”朱允炆来到海大路的身边看着丁牛的举动惊叹道。

    厉强心中腹诽不已:“这哪是勇猛?分明是去送死。”

    海大路听到朱允炆的声音,不禁一怔,扭头看着朱允炆,说道:“公子,快进去,外面不安生。”

    朱允炆看着对面两艘船上的东瀛浪人大概只有五十多人,不由笑道:“有你们在,我有什么担心的。”

    海大路无奈,只好瞪了周平一眼,周平露出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

    丁牛的功夫一般,好在对他动手的东瀛浪人也不是很厉害,纵然如此,一个人面对十多人的围攻,丁牛哪里招架的住?不一会,背上就砍了三四刀。

    皮肉外翻,鲜血顺着伤口把后背的衣服都浸湿了,可丁牛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疼痛,哼都不哼一声,手中的大刀对着人群乱挥,早就没有了章法。

    刀无垢眉头一皱,看不下去了,说道:“保护好公子,我去去就来。”

    说完,身子一掠,恍如大雁一般,在半空中滑翔了三四丈之远,落在快船上,刚落下的瞬间,右脚在快船上一点,身体再次腾空而起,落向东瀛浪人的大船。

    才短短一会工夫,丁牛的后背、腿上、双臂又添了十多处刀伤,一身黑色劲装一下子成了破布条,挂在身上,好像一个乞丐。

    十多处刀伤,处处见血,此时的丁牛好像是一个血人,他脚下的甲板上早就已经溅满点点猩红的血迹,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流了这么多血,竟然没有倒下,依旧一边大吼一边乱舞着大刀。

    一群东瀛浪人看着丁牛满脸狰狞的神色,状若疯魔不要命的架势,心中竟然生出一股寒意,十多人的脑海中浮现出同一个想法,这蛮汉还是人吗?

    丁牛命在旦夕,这个时候刀无垢飞身而来,刚落在船上,立刻就冲过来八个东瀛浪人将他团团围住。

    这些东瀛浪人不怀好意的盯着刀无垢,把刀无垢看成了待宰的羔羊。

    锵——

    刀无垢缓缓抽出了腰间的佩刀,这是一柄漆黑的大刀,没有刀尖,刀尖处断了大概有一寸的样子,漆黑的刀身上左面镌刻着“断魂刀”三个字。

    右面镌刻了一行字,上面写着——刀无情,人有情六个字。

    厉强看到刀无垢抽出断魂刀,好像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轻轻的说道:“大哥,二哥动刀了。”

    海大路看死人一样的看着东瀛浪人,说道:“他们滥杀无辜,该死。”

    看着刀无垢抽出一柄断刀,包围他的东瀛浪人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有人嘲笑道:“小子,你拿着把断刀,是来逗大爷开心的吗?”

    要知道,刀不但只是用来劈、砍、挑,还能刺,但是没有了刀尖,还怎么刺?这把刀在东瀛浪人的眼中显然不是一把好刀,至少这把刀不全。

    在江湖上,好的刀剑能在无形中提升人的地位,反之,则会被人看轻。

    刀无垢拿着把断刀,自然被东瀛浪人看轻了三分。

    刀无垢也不理会,面露讥讽,一招“铁索横江”施展出来,铁索横江可是刀中绝技,一经施展,只见漫天刀影,好不骇人。

    八个东瀛浪人只见刀光一闪,来不及有任何动作,心中惊叹道:“好快的刀。”随后便没有了知觉,八具尸体几乎同时朝后倒下。

    “好快的刀!”在场的所有人都浮现着同一个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