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唇枪舌战
    周平也是机灵的人,立马就听出了海大路言语中的意思,冲着刀无垢说道:“二哥,做兄弟的心直口快,顶撞了二哥,还请二哥大人大量,不要往心里去。”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刀无垢见目的达到了,拍着海大路和周平的肩膀劝道:“都是自家兄弟,大哥何必那么认真。”

    厉强刚才还真被海大路吓了一跳,附和的说道:“大哥,消消气,三哥又不是故意的。”

    海大路语重心长的说道:“咱们现在可是在逃亡,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明天,只有咱们兄弟同心,说不定还能渡过这个劫难,你们懂吧?”

    “懂!”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即相视一笑。

    “老三留下,咱们出去看看。”海大路说着,领着刀无垢和厉强走向舱外。

    络腮胡子在太阳底下骂了好一会,早已经是口干舌燥,见沙船依旧朝前航行,没有一个人出来理会自己,络腮胡子忍不住了,对着身边的黑衣人吩咐道:“把船开过去,他们不出来,难道咱们不知道上去?”

    手下的人驾着船靠近沙船,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从船舱里面走出来三人。

    “出来了,出来了......”快船上有人叫喊道。

    络腮胡子看着出来的三人,不禁一怔,和自己想象中的可大为不同,眼前的三人都眼生的很,没有一个眼熟的,络腮胡子不由高喊道:“叫刘福那龟孙子出来。”

    海大路正色说道:“朋友,是不是弄错了,咱们船上可没有叫刘福的人。”

    “骗谁哩?”络腮胡子放声大笑道:“刘福的这艘船,就算是化成灰,爷也绝对不会认错,你说我弄错没?”

    海大路一拱手,说道:“实不相瞒,这艘沙船是几天前,咱们从一位船主手中买下的,至于你口中的刘福,咱们船上还真没有这个人。”

    “天下会有这样巧的事?你糊弄谁?”络腮胡子显然不信,冷笑道:“沙船可是刘福的命根子,他会变卖出去?”

    厉强没声好气的接话说道:“咱大哥好说歹说,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随即看着海大路说道:“大哥,甭理这粗汉,咱们进去接着喝酒。”

    海大路一拱手,说道:“朋友,言尽于此,你要是不信,我也没有法子。”

    说完,三人转身便走。

    络腮胡子见自己被无视了,心里陡然冒出一股无名怒火,大叫一声,双腿猛的一蹬,一个纵身,如大雁一般落到了沙船的甲板上。

    厉强转身看着络腮胡子,厉声说道:“咱们可没有请你上来,还不快下去。”

    “下去你个脑儿。”络腮胡子面露凶悍之色,反手抽出背后的大刀,对着厉强就是一刀当头劈下。

    厉强一脸的讥讽,不退反进,腰身一拧,身体一侧,避开对方的大刀,同时大手朝前一探,五指如铁爪一般,瞬间抓住了络腮胡子握刀的手腕。

    随后厉强抓着络腮胡子的手腕猛的一拖,大手狠狠的拍向对方的手腕。

    络腮胡子被厉强拖的一个踉跄,身形还没有稳住,只听见“啪”的一声,络腮胡子手腕吃痛之下,不由松了大刀,大刀“哐当”一声掉在甲板上。

    趁着对方站立不稳,厉强一脚踢出,踹在络腮胡子的右脚脚踝上,络腮胡子重心不稳,嘭的一声,立刻摔了个狗啃泥。

    厉强开口嘲笑道:“就你这两下子也敢出来耍大刀,这里有个用刀的祖宗。”

    络腮胡子被摔的七晕八素,摇头晃脑的从甲板上爬起来,一张脸黑的好像是黑炭,不服的说道:“小子,你别得意,刚才是爷大意了,咱们接着来。”

    “丁牛,你不是他对手。”快船上的白衣佳公子说道,一个掠身来到了甲板上。

    络腮胡子丁牛不服气,瓮声瓮气的说道:“云飞公子,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

    云飞轻摇折扇,面露笑意,心中暗忖:“才交手,兵器就被人家打落在地,自己也摔的那么狼狈,打下去,岂不是自找苦吃,还真是个蛮人。”

    云飞一本正经的说道:“丁牛,我骗过你没有?”

    丁牛眨巴着眼睛,把头摇的如同拨浪鼓,说道:“云飞公子还真没骗过我。”

    “那不就得了。”云飞笑道。

    丁牛瞅着厉强,满脸不快,低声自语道:“我的身体比这家伙可强壮多了,怎么会不如他?”

    刀无垢三人不禁莞尔一笑,原来丁牛是一个憨汉,当下也不跟他计较了。

    云飞看着刀无垢三人,不疾不徐的说道:“三位,半月前,刘福抢了我黑云岛的货,还打了我黑云岛的人,这笔账自然要算在刘福的头上,没错吧?”

    海大路见云飞说的头头是道,不由点头说道:“按江湖规矩来说,的确没错。”

    一个少年和哥三人说起了大道理,厉强很是不屑,插嘴说道:“关咱们啥事?你找刘福去咯。”

    云飞理直气壮的说道:“如今刘福的沙船就在这里,既然他人不在,这艘船我就收下了。”

    什么?

    海大路一愣,刀无垢的脸上升起了一抹狭促之意,玩味的看着云飞。

    厉强听的火气往上直冒,说道:“小子,看你长的眉清目秀,还以为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想不到你比他还要蛮横,咱们买下的船凭什么给你?”

    云飞也不气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折扇轻摇,显得气度不凡,说道:“这船是刘福的没错吧?”

    “姑且算没错。”厉强说道。

    云飞说道:“刘福打我黑云岛的人,抢我黑云岛的货,欠我们黑云岛一个交代,如今我扣下刘福的船算作利息,难道有错?”

    厉强额头青筋直爆,面红耳赤的说道:“这船是我们买下的,现在是我们的船,不是刘福的。”心中暗道,自己差点被这小子给绕进去了。

    “谁能证明刘福把船卖给你们啦?”云飞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