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挡箭牌
    “说来听听。”朱允炆说道。

    “是,公子!”刀无垢应了句,抬头望向高空,不由沉思了起来。

    此时,天色大亮,一弯残月竟然还挂在天上,没有隐去。

    见刀无垢迟迟没有开口,厉强催促道:“二哥,你到是快点啊,等的我头发都要白了。”

    周平看着厉强,没声好气的说道:“你急个什么劲,听说做学问急不来,得慢慢琢磨,你以为像咱们练武啊,一拳一腿直来直往。”

    刀无垢望着高空的残月,脑海中灵光闪现,面露笑意的说道:“有了。”

    厉强接话说道:“二哥,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刀无垢笑道:“瞧你的急性,我正要说,你抢了我话头,还让我怎么说?听好了。”话音微微一顿,接着说道:“残月西沉,沧海桑田变化无穷,公子,你看可好?”

    朱允炆口中喃喃道:“旭日东升,万里山河依旧壮观,残月西沉,沧海桑田变化无穷。”不由点头说道:“也行。”

    厉强高兴的一拍大腿,好像是自己对上了一样,喜形于色,说道:“我就知道二哥行。”

    就在说话的这会工夫,红彤彤的太阳跃出了海平面,给大海披上了红妆。

    好一副日出江海的美景!

    五人一眨不眨的望着东方,心中平静了下来,似乎心灵都得到了洗涤,沉浸在美景之中。

    可惜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

    太阳越升越高,外面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让人渐渐感到一阵燥热,朱允炆早早就进了船舱。

    甲板上,刀无垢四人一人抱着一个酒坛子,肆意的喝着酒,样子很是快活。

    不知不觉中,沙船出了应天府的管辖范围,朝着入海口航行过去。

    时至中午,外面日光渐烈,几人转身回到船舱中纳凉。

    就在刀无垢四人进船舱的刹那间,远处几条快船急速驶来,每条快船上都站着六七个黑衣劲装汉子,这些黑衣汉子,身背大刀,大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很是刺眼,显然这些黑衣人都是练家子。

    几条快船如离弦的箭一般,没有多久的工夫,离沙船已经不足十丈远的距离。

    “刘福,给爷爷滚出来。”快船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站着船头冲着沙船大喊。

    络腮胡子的壮汉年约三十五六,壮的好似一头牛,黝黑的皮肤,一脸凶悍之色,让人望而生畏,壮汉身边站着一个轻摇白扇的年轻佳公子。

    年轻公子身着一袭白衫,在一群黑衣人中格外的显眼,长的器宇轩昂,一表人才,眉宇间流露着倨傲之色,虽然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但身上反而流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刀无垢几人并没有理会,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人是冲着他们来的,准确的说是冲着这艘沙船来的。

    “妈拉个巴子,前几天不是很嚣张吗,这回怎么做起了缩头乌龟?”络腮胡子继续大骂道。

    络腮胡汉子的叫骂声清晰的传到了沙船里面。

    朱允炆早已去了里面休息,此时的船舱中,刀无垢四人正在喝酒,外面的叫骂声让船舱里面顿时热闹了起来。

    海大路调侃道:“四弟,想不到有人的脾气比你还火爆。”

    厉强抓起酒坛子,灌了一大口,用手擦拭了下嘴角残留的酒水,笑着说道:“大热天,容易上火。”

    周平“噗嗤”一笑,说道:“自己的原因,别怪到老爷天身上,那个叫刘福的人也真是个怂蛋,别人叫骂半天了,也不出面回应。”

    刀无垢面色古怪的说道:“三位兄弟,咱们周围有别的船只吗?”

    海大路一怔,说道:“二弟,怎么啦?”

    周平回想了一会,开口说道:“咱们一大早就出海了,周围好像并没有其他船同行。”

    三人都不是傻瓜,立刻恍然了。

    厉强惊讶的说道:“二哥,你的意思是说,外面的人是冲着咱们来的?”

    还没有人接话,厉强又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呀,咱们中间可没有人叫刘福。”

    刀无垢苦笑道:“这船又不是咱们的,我依稀记得那个矮胖船主好像就是姓刘。”

    “那个矮子姓刘?我怎么不知道?”厉强惊奇的说道。

    “你当时一心取笑别人,哪里会听他说的话,我记得他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自称刘某,不是姓刘那姓什么?”刀无垢说道。

    “如此一说,咱们给那矮子做了挡箭牌?”厉强说道。

    “只怕就是这么回事。”刀无垢说着,突然一脸恍然,“难怪当时他折返回来,劝我们最近不要出海,原来是得罪了别人,自己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借口说有东瀛浪人为祸海上。”

    海大路笑着说道:“颜面无光的事他又怎么好意思说?”

    “咱们也别瞎猜了,出去看看,不就知道到底是不是冲着咱们来的?”厉强说着,“当”的一下把酒坛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站起身子准备往外走。

    周平杀心太重,为了不多生事端,刀无垢看着周平说道:“三弟,你留下来保护公子,咱们三人出去足够了,毕竟咱们出去又不是打架,只是解释一下,相信对方也不是无理之人。”

    “为什么是我,四弟留下吧,我有些手痒。”周平笑道,径直走向舱门。

    海大路年长,知道刀无垢的用意,见周平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海大路摆出了大哥的派头,沉着脸说道:“老三,二弟的话你不听,我这个大哥的话,你难道也不听?”

    海大路平时都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此时见海大路生气,周平为之一愣,心中很是纳闷,自己一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二没有做过分的事,他怎么就生气呢?

    “大哥,怎么啦?”周平疑惑的问道。

    海大路白了周平一眼,板着脸说道:“怎么啦?老二说的话,你身为弟弟都不听,你说怎么啦,你把自己哥哥的话当放屁啊?”

    这话说的有点重!

    周平脸色大变,连忙解释道:“做弟弟的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还望大哥不要生气,我不去,成吧?”

    “就这样?”海大路的神色缓和了下来,其实自己并不是真的发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