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出海
    沙船上闹出的动静不小,打杀声在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刺耳。

    码头上其他船上的人发现动静是从刘福的沙船里传出来的后,都习以为常,以为刘福又在欺负别人,这种事情码头上的人见多了,谁叫刘福之码头上的霸王。

    令人想不到的是,往日里称王称霸的刘福此时如孙子一般,被人打了都不敢说句横话。

    刘福走出船舱没有多久,又折返了回来。

    朱允炆四人看着奇怪,厉强纳闷的问道:“你这人怎么又回来啦?”

    刘福微微一躬身,说道:“刀大侠仁义,饶我一命,我有事想要告诉诸位。”

    “何事?”刀无垢说道。

    “你们买下沙船是想出海吧?”刘福问道。

    厉强的急脾气上来了,不悦的说道:“你问那么多做什么?你就说到底有何事?”

    刘福面露尴尬,说道:“是这样的,现在海上极不安生,东瀛浪人成群结队的在海上打劫过往船只,运气好的还能保住一条性命,要是不好,尸骨无存,下场很是凄惨,我劝各位最近还是不要出海为妙。”

    厉强轻哼一声,讥笑道:“我还当什么大事了,以咱们兄弟的本事,天下哪里去不得,岂会怕区区浪人?”

    “那是,倒是我唐突了,刘某告辞。”刘福好意提醒,想不到遭到一顿讥笑,心有不悦转身就走。

    刀无垢见刘福好意提醒自己,虽然自己不惧,但还是开口说道:“多谢相告。”

    刘福身形微微一顿,不再说话,出了船舱。

    朱允炆担忧的说道:“看来出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海大路走过来,安慰道:“公子莫忧,有咱们兄弟在,一定保公子无恙。”

    “大哥说的对,有咱们兄弟在,东瀛浪人算得了什么,不遇上还好,遇上了一定杀的他们丢盔弃甲。”厉强说道,“二哥,对吧?”

    刀无垢没碰到过东瀛浪人,哪里知道他们到底厉害不厉害,听了厉强的话,不禁莞尔一笑,为了不扫兴,只好点头附和的说道:“嗯。”

    朱允炆看着自信满满的三人,顿时安心不少。

    从逃离皇宫到现在,几人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此时买下沙船,暂时有了个落脚的地方。

    刀无垢三人在沙船上巡查了一番后,发现船上的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几人在逃亡途中,也没有了平时的讲究。

    三人做饭的做饭,烧水的烧水,各自忙活了起来。

    七天时间一晃而过。

    果然,天刚蒙蒙亮,在外面守候的厉强看到了前来码头找人的周平,厉强迎上去,将周平接上沙船。

    “让公子久等了。”周平说道。

    朱允炆见周平归来,笑道:“无妨,你能平安回来就好。”

    刀无垢迫不及待的问道:“三弟,我娘还好吧?”

    周平说道:“伯母的身体还硬朗,想不到二哥你还有一位红颜知己,藏的够深啊,嘻嘻......”

    刀无垢一愣,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活泼的身影,一脸惦怀之色,问道:“你见过她啦?”

    周平“嗯”了一声,说道:“她让我捎句话给你,她说她会等你一辈子的。”

    “这是何苦呢?”刀无垢叹了一口气,心头惆怅不已,坐在一边不再言语。

    见气氛突然变得压抑,海大路为了打破沉静,突然文绉绉的说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今东风已来,咱们是不是可以启程啦,公子?”

    “启程!”

    朱允炆一声令下,厉强收了缆绳,将锚收回,沙船顺流而下,朱允炆四人来到甲板上,海风习习,顿感凉爽,刀无垢一人待在船舱,陷入了沉思。

    波涛浩渺,眺望远处,天与江河连成一片,令人心旷神怡。

    此时,东方朝阳初现,将周围的云朵染的一片通红,太阳冒出一个头,跃跃然的即将升起。

    日出东方,美不胜收。

    朱允炆凭栏远眺,见此美景,来了兴致,张口便道:“旭日东升,万里河山依旧壮观。”

    “公子,好文采。”厉强说道,其实他哪里懂什么诗词文章。

    “苦中作乐罢了。”朱允炆显然兴致高昂,看着三人说道:“你们谁来接下去。”

    三人大眼瞪小眼,你说要是打个架,三人倒也不含糊,但是对这个学问,三个大内高手是大感头疼。

    厉强看着海大路,说道:“大哥,你来,之前你可是说过什么东风西风的。”

    “不行,不行。”海大路连连摆手,苦笑道:“那个只是我以前听人家提起过,偶尔记下罢了,我一个大老粗,可说不出什么学问。”

    “你们别看我。”周平看着几人投过来的目光,立刻怂了。

    厉强说道:“咱们不行,二哥可是文武双全,他一定成。”

    周平怂恿道:“四弟,二哥心情不好,你去叫他出来,也好解解二哥心头的相思之苦。”

    “凭什么我去?你去,我可不想讨晦气。”厉强摇头说道。

    周平笑道:“谁叫你是老幺?”

    厉强一愣,垂头说道:“罢了,罢了,去就去,大不了挨顿骂。”

    厉强刚走出没几步,刀无垢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脸上泛起一抹狭促的笑意。

    “二哥,来的正好。”厉强眉开眼笑的说道。

    四人在甲板上的言语,中间只隔了一堵船舱木板,以刀无垢的耳力,听的可是一清二楚,自然不会让厉强来请自己,于是刀无垢当先走了出来。

    “被公子难住呢?”刀无垢笑道。

    厉强憋着嘴,说道:“二哥,咱们被难住了,你的脸上也没光,谁叫咱们是兄弟。”

    “哟,想不到老四还学会了用激将,不错呀。”刀无垢调侃道。

    厉强呵呵一笑,脸上尽显得意之色,说道:“二哥,你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公子的话想必你是听到了,我就问你,到底对不对的上?”

    刀无垢豪气大发的说道:“这有何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