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码头风波
    “走吧。”

    见周平已经不见了踪影,刀无垢开口说道,心头有些惆怅若失的感觉。

    四人顺着小路不急不慢来到了码头。

    此时月至中天,约莫子时左右。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早就进入了梦乡,码头上静悄悄的,灯光也早早的熄灭了,到处一片漆黑,湖面上时不时的刮过来一阵海风,让人顿感凉快,心中舒畅不少。

    停在码头上的船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出海捕鱼的,另外一种是摆渡用的。

    这些船的主人大多都是以船为生,养家糊口,吃喝拉撒都在船上,当四人走近后,还能听到从船舱中传出来的打鼾声。

    四人借着月光在码头上看了好一会,终于看中了一艘沙船。

    沙船较大,足有好几丈之长,在江河湖海皆可航行,正好适合此次远行海外之用。

    “公子稍等,我去叫船家。”厉强说着,深吸一口气,一个掠身,上了甲板。

    “船家,有生意来了。”厉强拍打着船舱的小门。

    只听见船舱里面传来一阵均匀的呼吸声,船家好像正在熟睡,其实在厉强飞身上船的那一刻,里面的船家就警觉的睁开了双眼,但是并没有理会厉强,而是自顾自的睡觉。

    三更半夜,船家显然不想做这趟买卖。

    厉强见半天没有动静,岸上的朱允炆等人都在看着自己,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岂不是大跌脸面?

    厉强的急性子上来了。

    啪啪!

    “船家,快醒醒。”厉强用力的拍打着舱门,声音也大了许多。

    船家见自己要是不理会的话,外面的人没完没了的叫,自己甭想睡个安稳觉,不禁怒气上涌,一脸的怒容,敞开嗓子冲着外面吼道。

    “三更半夜的,你吼丧啊,他娘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船家恼怒的话语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晰,岸上的三人听的一愣,敢情这个船家也是个火爆脾气。

    刀无垢以前闯荡江湖,对船家的话反而觉得有些亲切,不禁莞尔一笑。

    船家恼怒,厉强却是更加的恼怒。

    “你这人怎么说的话,还骂人。”厉强一脸不快,也吼了起来。

    “直娘贱的,爷非但骂你,还要凑你哩。”船家瓮声瓮气的说道,一骨碌爬了起来,连衣服都没有披,灯也没有点,光着膀子钻了出来。

    沙船里面的人被惊动了。

    一个伙计模样的人面色大变,惺忪着睡眼爬起来,走到一个房门前,焦急的说道:“大哥,外面好像有动静。”

    “有王贵在,急个什么劲,他可以搞定。”所谓的大哥说完后,慵懒的打了个呵欠接着睡,看样子对他口中的王贵很有信心。

    被王贵一口一句脏话的骂着,泥人尚有三分火,何况本就是个急性子的厉强。

    锵!

    腰间的佩刀已然出鞘,厉强虽然是个急性子的火爆脾气,但为人却光明磊落,并没有趁着王贵从船舱钻出来的瞬间下狠手。

    岸上有刀无垢三人正看着,厉强也收敛了许多,将一腔怒火压下,看着光膀子的王贵,冷声说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敢如此嚣张?”

    冰冷的月光照在刀身上,闪烁着凛冽的杀意。

    刀光晃动,映入王贵的眼帘,让王贵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睡意全无,怪声说道:“原来是个会把式。”

    “你不用兵器,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厉强说道。

    “小子,尽管放马过来,爷倒要看看你这个把式到底是真的还是西贝货?”

    王贵说着,脚下错步,蒲扇般的大手如猿猴一般朝前一探,一招“空手夺白刃”抓向厉强握刀的手腕。

    厉强和王贵动上了手,所谓行家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朱允炆眉头微皱,说道:“那个船家竟然这般凶狠,厉强不会有事吧?”

    刀无垢轻松的笑道:“公子,厉强可是你的贴身侍卫,难道还打不过码头上的一个船家?你别看那个船家凶狠异常,不出两招,必败无疑。”

    朱允炆“哦”了声,定眼朝厉强两人看去。

    “空手夺白刃”一般是自己的功夫比对方高许多,施展起来才得心应手,反之,那就是自讨苦吃。

    显然,王贵属于后者。

    一开始,厉强见船家来势凶猛,还以为对方是一个隐世高手,可厉强的眼光还是有的,看对方的身法,出手速度,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高手,顶天了,算个二流角色。

    当下,手腕一翻,大刀往下一沉,一招“釜底抽薪”,直攻王贵的小腹,王贵这样冒冒失失的冲上来,要是不止住身形的话,铁定了要落一个开膛破肚的下场。

    王贵大惊失色,危机时刻,腰身一拧,侧过身子,大刀贴着王贵的腰身而过,惊的王贵出了一身冷汗。

    哼!

    厉强冷哼一声,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抱着长刀,一脸好笑的看着王贵。

    划拉一声,原来刚才大刀贴着王贵腰身的刹那间,王贵腰间的裤带在不知不觉中被厉强的大刀给割断,此时,王贵的长裤脱落,身上只留着一条短裤衩,样子好不狼狈。

    刚一交手,高下立判。

    王贵惊魂未定,抬起手擦拭着额头的冷汗,好一会才回过神,尴尬的说道:“好朋友,手下留情。”

    厉强嘴上不饶人,说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了,原来是个西贝货啊。”

    “西贝货”三个字先前从王贵的嘴里说出来,是用来嘲笑厉强的,此刻用厉强的嘴里说出来,让王贵无地自容。

    王贵知道自己远不是厉强的对手,倒也光棍,提起裤子服软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好朋友,多有得罪,还望不要和我一般计较。”

    “要是和你计较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厉强说道。

    “那是,那是......”王贵唯唯诺诺的说道,心中暗忖,小子,别得意,等下要你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