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建议
    “大哥。”

    刀无垢三人给海大路施了一礼。

    “好兄弟。”海大路哈哈一笑,重重的拍着三人的肩膀,显得极为的开心。

    逃亡路上,四人结为异姓兄弟,也算是苦中作乐。

    朱允炆这一招也着实妙,让四人在逃亡的路上少了许多不必要的摩擦。

    随后,周平和厉强又给刀无垢这个二哥见礼,四人相对一眼,哈哈大笑,顿显豪情。

    此事一过,五人从高兴中又陷入了沉思,个个愁眉苦脸,毕竟自己今后的去处都没有着落。

    半晌后。

    厉强开口打破了沉默,说道:“我倒有个主意。”

    “说说看?”朱允炆说道。

    有道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说不定厉强还真有好主意,四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厉强。

    厉强被四人看的有点不好意思,用手饶着头,说道:“公子,凭咱们兄弟四人的功夫,咱们何不占山为王,也好招兵买马,以图东山再起?”

    此言一出,刀无垢四人神色各异。

    朱允炆明显一愣,半天都没有回过神。

    海大路和周平一脸古怪的看着厉强,这算什么破主意?别说朱允炆不会同意,就算他们也不会同意,他们好歹也算是一个高手,岂能自甘堕落去当什么山贼,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让皇上占山为王当山贼,全天下只怕也只有厉强能想得出,刀无垢差点笑出了声,一直憋着很是难受。

    厉强见四人都没有吭声,连忙问道:“难道不行?”

    刀无垢实在是忍不住了,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掩饰着内心的笑意,没声好气的说道:“咱们可是堂堂的大内侍卫,去当山贼,亏你想的出。”

    “这不行,那不行,难道咱们就一直待在这里看护城河?”厉强嘟囔着,内心有些烦躁。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应天府地处江南,水路四通八达,极为便利。

    刀无垢眼睛一亮,心中划过一道闪电,开口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如此,咱们何不借着水路,出海远走,如此一来,朱棣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奈何不了咱们吧?”

    “二哥,好主意呀。”厉强这个急性子一听,立刻拍掌叫好。

    周平却沉默了,一声不吭,若是远走海外,家中的老母亲何年才能见上一面?

    虽然是在半夜,但皓月当空,刀无垢还是看清楚了周平的神情,不由问道:“三弟,你不愿意?”

    朱允炆对刀无垢的建议也很中意,说道:“周平,你有什么顾虑,不妨直言,这里又没有别人。”

    唉!

    周平叹了一口气,说道:“远走海外,好是好,但家中的老母亲如何是好?”

    往年的时候,周平每年都寄些银两回去,这一去,家中的老母亲只怕要断了生计,让周平心烦意乱。

    一提起老母亲,刀无垢一怔,自己的情况和周平差不多,家中也有一位老母亲,自己常年在外,一年难得回去一次,家中的娘亲一直是隔壁的女孩在照顾。

    刀无垢想着,脑海中浮现出一道青春活泼的身影。

    自古忠孝两难全。

    刀无垢收回思绪,很是苦恼,长吁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自古百善孝为先,难得你有如此孝心,这样吧。”朱允炆稍微沉思了一会,说道:“你拿些金银回去,足够老人家一辈子衣食无忧,你看可好?”

    周平翻身拜倒在地,感激的说道:“小的多谢公子。”

    “无需客气,起来吧。”朱允炆说道。

    “三哥离开的话,那咱们在哪里汇合呢?”厉强疑惑的说道。

    刀无垢接话道:“这个简单,咱们在码头上买下一条出海的船,到时候在船上等三弟。”话音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三弟,十天可够?”

    “不用十天,最多七天,小弟就会赶回来,和公子汇合。”周平说道,看着刀无垢,“二哥,你有什么话要小弟捎回去不?”

    刀无垢沉默了好一会,说道:“不用,免得老人家牵挂。”

    都是为人之子,周平哪里不知道刀无垢此时心中也不好受,说道:“二哥,我会去看望伯母她老人家,顺便捎点银两过去,你不用担心伯母的生活。”

    “那就多谢啦。”刀无垢的声音有些低沉,嘱咐道:“你记住,千万别说咱们去了海外,你就说我在宫中一切安好。”

    “这个道理我省的。”周平说道。

    无形之间,两人的关系到又亲近了不少。

    朱文雅看着海大路和厉强,问道:“你们还有什么牵挂的事,趁着这几天,也去了结,免得心中落下遗憾。”

    “公子费心了。”海大路笑道:“小的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厉强有些落寞的说道:“我和大哥一样,都是一个人。”

    刀无垢抛开心中杂念,展颜一笑的说道:“怎么会是一个人,你不是有公子,还有我们这帮兄弟吗?”

    厉强这个人,烦恼来的快,去的也快,当下笑嘻嘻的说道:“二哥说的对。”

    朱允炆说道:“给他些银两,也好早去早回。”

    装金银细软的包裹一直是海大路提着,经朱允炆这么一说,海大路解开包裹,抓了一把金叶子递给周平。

    “哪里需要这么多。”周平推辞道。

    “你们跟着我,福没有享几天,反而弄得有家不能回,这点钱财算得了什么。”朱允炆看着周平说道:“收下吧,你不是说要给无垢的家中捎点过去吗?”

    周平接过金叶子,贴身放好,再次拜谢。

    和四人道别后,周平一个掠身,随后几个起落,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