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被发现了
    周平有意无意的显摆了一下自己的功夫。

    在场的人除了身为皇上的朱允炆不懂武功外,其他三人可都是行家,自然看出了周平脚上功夫的不凡。

    厉强不由称赞道:“周哥,好俊的腿功。”

    周平心中暗自得意,瞟了一眼刀无垢,口上谦虚的说道:“班门弄斧罢了,不值一提。”

    木板床移开后,露出一个漆黑的暗道入口。

    周平提着油灯当先跳了进去。

    暗道仅仅只有五尺高的样子,几人走进去,连腰都伸不直,里面充斥着一种湿润的泥土味儿。

    周平说道:“时间紧急,来不及挖的宽阔点,让公子委屈了。”

    朱允炆突然顿住脚步,郑重的说道:“周平,我今日能逃出生天,你功不可没,我一定会记在心中,日后少不得你的好处。”

    周平累死累活还不是为了得到朱允炆的青睐,要知道朱允炆的江山虽然被夺走了,但是身上的钱财可不少,稍微给自己一点,自己都可以受用终身。

    之前因为暗道的事情被训斥了一顿,心中正郁闷着,如今周平听的心花怒放,连忙拜倒在地,说道:“多谢公子,小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别人就休想伤到公子一根汗毛。”

    这话说的有点过了。

    因为四人中就周平的功夫最差劲,这话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让三人大翻白眼。

    其中海大路和厉强最不服气,挖暗道的这件事,可不是周平一个人的功劳,貌似两人也出力不少,如今功劳全被周平一人占去,两人心中自然不舒服,不约而同的朝周平狠狠的瞪了一眼。

    一路无话。

    从暗道里面钻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皓月当空。

    夜空繁星点点,应天府外一片寂静,偶尔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终于逃出来了。”朱允炆的一颗心落了下来,一点也不顾及形象了,实在是累的够呛,一屁股坐在地上。

    “公子,小的给你捶捶肩。”周平连忙谄媚的上前去给朱允炆捶肩。

    海大路和厉强见状,有样学样,捶肩的捶肩,揉腿的揉腿,按后背的按后背,三人忙的不亦乐乎。

    刀无垢看在眼中,却没有动,他有他的傲气,他的职责只是保护朱允炆的安全,其他的,那就不是他的份内之事啦。

    突然。

    刀无垢双耳微微一动,整个人立刻警觉了起来,看向不远处的一个方位,低声说道:“公子,有人来了。”

    刀无垢可是大内第一高手,听声辩位,听觉极为敏锐,四人对刀无垢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

    周平三人立刻扶着朱允炆站了起来,抬腿就走。

    但是似乎晚了。

    五人还没有走几步,身后传来一句大喝。

    “前面的人,给本将站住,大晚上鬼鬼祟祟在做什么?”

    声音很是耳熟!

    朱允炆几人浑身一震,刚逃出应天府,以为暂时安全了,才歇一口气,想不到在应天府外碰到了一个熟人,这个人对朱允炆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此人正是御林军统领陈良。

    陈良当初被朱允炆亲自派过去防守城门,如今出现在这里,不用说,朱允炆也知道,陈良投降燕王了,要不然城破的时候,陈良应该战死沙场,又如何能出现在这里?

    此时,见到陈良,朱允炆心中是气愤不已,这个该死的叛徒。

    刀无垢身为朱允炆的贴身侍卫,对这个御林军统领陈良也很是熟悉,毕竟陈良掌管皇宫守卫,以前可是朱允炆的心腹,要不然也不会把御林军统领这个要职给陈良担当。

    不一会,陈良在二三十个士兵的簇拥下一路小跑,举着火把来到了朱允炆五人的跟前。

    周平三人把朱允炆护在身后。

    刀无垢当先一步,站了出来,一脸玩味的看着陈良。

    “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从实招来?”陈良一边说着一边举着火把凑了过去。

    刀无垢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玩味的说道:“陈将军好大的官威。”

    对方认识自己,陈良一愣,借着火光看了过去。

    “原来是刀护......”“卫”字却没有说出来,陈良立刻改口说道:“刀兄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刀无垢在这里,建文帝朱允炆岂不是也在这里?

    陈良的目光朝周平几人看了看,发现其中一人身形与建文帝极为的相似,不用猜,陈良也知道,那人肯定就是建文帝。

    “你都没有事,我能有什么事?”刀无垢似笑非笑的说道。

    陈良感受着刀无垢身上散发出来杀意,纵然是在六月的夜晚,也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

    对于刀无垢,陈良也是知根知底,这可是大内第一高手,自己和二十多个兵差还不够对方塞牙缝的,一旦翻脸,自己必死无疑。

    陈良脑海中念头急转,心头一亮,说道:“我要见皇上。”

    “你还有脸见皇上?”刀无垢的声音越来越冷了。

    听刀无垢的声音,陈良的心咯噔一跳,暗道不妙,自己今天还真是倒霉,好好的拦住人家做什么?还真是找死,陈良心中很是憋屈。

    “让他过来。”朱允炆开口说道。

    陈良不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朱允炆的跟前,跪了下去,喊道:“罪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允炆对陈良充满了恨意,但还是说道:“起来回话。”

    “微臣有罪,跪着就行。”陈良恭敬的说道。

    朱允炆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不明白,应天府的守军加上御林军,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连半天都防守不住,难道燕王的军队就那么厉害?”

    陈良心中苦笑不已,回道:“皇上,不是守不住,而是根本就没有防守。”

    “怎么回事?”朱允炆一怔。

    陈良交代道:“燕王的大军刚围住京师,上面的两位大人就带人打开了城门,将燕王迎进了京师,大势已去,末将实在是无奈,为了下面的兄弟着想,也只好降了燕王。”

    “一群贪生怕死之徒。”刀无垢鄙视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