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金蝉脱壳
    外面杀声震天!

    刀无垢四名侍卫脸色微变,如临大敌的看向大殿外面。

    建文帝担忧的说道:“小顺子,你不和咱们一起走?”

    小顺子摇头说道:“奴才还有事情要做,自然不能走,时间来不及了,赶紧走吧,皇上。”

    “你留下来要做什么?”建文帝一头雾水,心中很是疑惑。

    小顺子焦急的说道:“奴才留下做一个皇上假死的现场,好给皇上争取出宫的时间。”

    建文帝恍然大悟,拍了拍小顺子的肩头,感慨万分的说道:“要是我大明王朝的人都如你这般忠心,何来如今的大祸?”

    “保重。”建文帝说道。

    “皇上,快走吧。”小顺子急的不行。

    “走!”建文帝一声令下,刀无垢四人一言不发的护着建文帝朱允炆匆匆忙忙离开了大殿。

    小顺子见建文帝走了,心中松了一口气,抬起右手,用衣袖揩拭了下眼角的泪水,从地上站起来,连忙跑到大殿的旁边,从里面拖出来六七具尸体,尸体有男有女,其中一人的身材到是和建文帝相仿。

    看样子,小顺子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小顺子深吸了一口气,四下放火,不到一会工夫,整个宫殿燃起了熊熊大火。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

    燕王朱棣身穿甲胄在众多将领的簇拥下来到了皇宫,只见皇宫已经是一片火海,人离皇宫还有十多丈远都能感受到一股炙热的气息。

    小顺子跪在皇宫前方十多丈远的地方,拉耸着着脑袋,一声不吭,好像是待宰的羔羊。

    燕王看了一眼小顺子,毕竟是伺候过太祖皇上的太监,他自然认得小顺子这个太监总管,燕王虎目一瞪,脸色有些难看,扬起右手喝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灭火?”

    随着燕王的声音落下,除了燕王身边的将领外,其余在场的人慌了,连忙跑进跑出的提着水桶灭火。

    燕王的眉头扬了扬,看着一直跪在地上的小顺子,说道:“小顺子公公,皇宫怎么会起火?”

    小顺子面露惶恐,说道:“王爷,是皇上自己点的。”

    “皇上自己点的?”燕王一怔,疑惑的说道:“那皇上了?”

    你还有脸喊皇上?

    小顺子心中极为的鄙视,脸上却不露半点异样,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说道:“皇上就在火海中。”

    燕王听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一眨不眨的看着小顺子,好像要将他看透似的,板着脸说道:“皇上置身火海,你身为皇上的贴身奴才,怎么不救自己的主子出来?”

    小顺子低头顺眉的回答道:“奴才早就看不惯朱允炆了,眼巴巴的瞅着王爷能早日打进京师,如今王爷驾临,奴才如大旱遇甘霖,怎么会去救他。”

    燕王饶有兴趣的看着小顺子,说道:“说的是真心话?”

    “奴才骗谁也不敢骗王爷。”小顺子说道,接着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连忙改口说道:“瞧奴才的臭嘴,现在应该称皇上呐。”

    燕王心情大好,哈哈大笑的说道:“公公,起来吧,你可是伺候过父皇的老人,本王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怎么也不会为难你的。”

    “谢过皇上。”小顺子大喜的说道。

    其他将领相互望了一眼,连忙跪倒在地,异口同声的高呼道:“微臣叩见皇上。”

    燕王朱棣喜上眉梢,有模有样的说道:“平身。”

    “谢过皇上。”一干将领齐声说道。

    一场大火,将近两个时辰才扑灭,还是人多的情况下。

    只见先前雄伟的皇宫烧了一大半,如今满目苍夷,到处都冒着烟,气派雄伟的皇宫毁于一旦。

    几具尸体被士兵从废墟中找了出来,抬到了燕王朱棣的跟前。

    尸体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佝偻到了一起,几乎只剩下了个骨头架子还没有烧完,此时此刻,哪里还认得出是谁?

    燕王朱棣皱起了眉头,鼻子狠狠的哼了一声,说道:“公公,你给朕看看,哪个是朕的允炆侄儿?”

    小顺子来到被烧焦的尸体前,仔细的辨认了好一会,指着其中一具尸体,信誓旦旦的说道:“皇上,要是奴才没有看错的话,这具尸骨应该是朱允炆的。”

    燕王不由冷笑道:“尸体被大火烧的缩小了一半,你怎么知道的?”

    小顺子听燕王的声音变冷,其中暗含杀机,自己要是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怕会立刻遭燕王毒手,小顺子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刻,不急不慢的解释道:“皇上,你看。”

    小顺子用手拨弄着尸体上残留的一些焦黑东西,说道:“龙袍是应天府云锦所作,点燃后,和其他的布料不一样,它会粘在尸体上面,不易脱落。”

    燕王一脸恍然,点头说道:“不错,有道理。”

    小顺子见状,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暗道:“皇上,奴才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希望太祖皇上保佑你能平安无事。”

    ......

    话说刀无垢四人护着建文帝从大殿出来后,辗转来到一个极为偏僻的偏殿,里面有一条通往皇宫外面的逃生密道。

    五人刚出了密道,就看到皇宫的方向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建文帝面色大变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皇宫怎么着火啦?”

    刀无垢一脸苦笑,低声说道:“皇上,皇宫烧了不正好吗,要不然便宜了朱棣那反贼。”

    建文帝痛心的说道:“皇宫可是太祖皇上的心血。”

    心血又怎么啦,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

    刀无垢催促的说道:“皇上,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赶紧出城。”

    建文帝沉思了一会说道:“如今应天府落在了燕王的手中,现在的应天府只怕已经被重重包围了,咱们想要出去,谈何容易?”

    刀无垢还没有开口说话,身边一个叫周平的侍卫抢先说道:“皇上,咱们三人早就挖好了一条通往应天府外的暗道。”

    建文帝朱允炆听的一愣,脸上满是悲愤之色,随后自嘲的说道:“看来你们早就知道我是斗不过燕王,留好了退路,我却浑然不知,每天做着白日梦,真是可悲、可笑、可叹呐。”

    周平是想表功,想不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