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质问
    “老楚,一定要小心一点啊”

    “楚逸,要安全回来啊”

    楚逸满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夏浅沫和钱多多,你们两个至于吗?自己只是去执行一个任务去了,你们搞的和生死离别是的,这样真的好吗?

    特别是,死胖子,你丫的送给我一束黄白花干什么,如果楚逸的眼神能过杀人的话,钱多多这家伙早就不知道被劈成多少次灰了。

    “那个……”察觉到楚逸眼神中淡淡的鄙视之意,钱多多挠了挠头,珊珊的笑了笑“老楚,那个,哈哈”

    楚逸无语的看着钱多多,你这家伙既然没活说,还开什么口,不过当楚逸将目光转向夏浅沫时,又急忙转过头来看向钱多多。

    相比于钱多多这张猥琐的脸来说夏浅沫此时眼眸中透漏出来的意蕴更让人害怕,虽然看到楚逸偏过脸去,但是夏浅沫眼神中的神采却未见丝毫的减少。

    楚逸看着钱多多猥琐的笑容,但钱多多眼神中的担忧却也同样的映入楚逸的眼眸,这家伙,楚逸摇了摇头。

    突然之间楚逸想起了什么,不得不艰难的把目光转向夏浅沫,看着夏浅沫炽热的眼神,楚逸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唾沫,实在是招架不住啊。

    “那个,沫沫”

    好吧,这是那次被獠牙袭击之后回来,夏浅沫非得让楚逸喊他的称呼,还说这样显得亲切。

    “嗯”

    细如蚊蝇的声音从夏浅沫深深埋入胸口的最终发出,如果不是现在的人都不同以往的体质,楚逸恐怕根本听不见这一声回应。

    楚逸原本酝酿好的话差点被夏浅沫的反应给打了回去,嘴角微扯,神情中露出一丝的无奈。

    虽然夏浅沫长得很不错,性格,额,虽然有点彪悍,但是这都不是什么?

    但是楚逸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神秘人对自己说的话,楚逸猛地摇了摇头,先不提楚逸到底对夏浅沫有没有感觉,现在最重要的是实力,强大的实力。

    …………

    “元帅……”

    沉默中年人背坐在李俊的面前,像是没有听到李俊的呼喊一样,纹丝不动。沉闷的气氛在两人之间缓缓的蔓延开来。

    李俊抿了抿嘴,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挣扎,张了张嘴,始终没有喊出去那两个字,如果不是因为那小子的事,恐怕自己不知道还要

    过多长时间才会再来到这。

    这是,一声轻叹在空间中回荡,淡淡的忧愁从沉默的中年人的身上散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沉默中年人苍老的声音在李俊的耳边响起:

    “俊儿,这么多年来,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

    缓缓地转过身,沉默中年人脸色忧愁,不过眼神却是异常的尖锐,死死的盯着李俊,好像非要李俊给他一个回答。

    李俊看着此时已经苍老不堪的中年人,听着他近乎哀求的无奈话语,眼眸中本来隐去的一丝挣扎再次浮现出来,不过随即李俊的神情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无比的痛楚之感涌上他的目光,把那一丝挣扎的神情瞬间覆盖,再次抬眼,眼眸冰冷的看着沉默的中年人。

    “元帅,我这次来就像想问为什么把那件事情告诉楚逸那小子?”

    冰冷的话语夹杂着一丝的愤怒,质问着眼前之人。沉默的中年人好像丝毫没有听到李俊的质问一般,缓缓的开口说道,眼眸中涌起一丝的追忆,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微挑,神情如似霜寒解冻一般的温暖。

    “俊儿,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啊,以前的你多么的单纯啊”

    缓缓的摇了摇头,李俊双眼微闭,嘴角轻抿,神情涌现一丝的嘲讽,也许是对他、也许是对沉默的中年人,又或者两者都有。

    “我也是啊”

    淡淡的话语从李俊的口中吐出,不知道是在说喜欢过去的自己、还是喜欢过去的眼前人啊,不得而知。话语落下,李俊又自嘲的说了一句话

    “但是你觉得两个刽子手有资格在这讨论单纯这个词吗?还有,你为什么……”

    “俊儿啊”叹息的声音传入李俊的耳中,打断了他的话语,李俊抬起眼静静的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人类已经没有选择了,你知道吗?”

    叹息的话语虽然低沉,但是充满着冷冷的质问,李俊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中年人,眼眸中的神情闪过一丝的讥讽,既然都已经快到了那种地步,为什么还要把他放在地星四年,四年的时间啊。

    就算不能挽救局面,他也可以夺得一丝的希望啊,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当初只是冷冷的看了

    自己一眼,头都不回的说了句“既然犯了错就要按规矩办,找我干什么,我已经退休了”,如果

    不是将军求情,恐怕但是自己就直接被流放了吧。

    “唉”

    沉默的中年人看到李俊的神色,神情有些落寞,最终还是开口说了句

    “俊儿,我这都是为你好啊”

    沉默的中年人回想起当时流放李俊的时候,当时如果自己开口保下李俊,恐怕第二天就会满世界的传出以公谋私、家族势力的流言,当时那些个家族可都是虎视眈眈的等着他开口保下李俊的。,那时候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再次建立家族统治人类文明的现象,那他当初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白费。

    到时候恐怕不用外因,自己就会因为各种内部原因走向灭亡。还有当时李俊的气焰实在是太强了,如果不压一压,那些人肯定会想办法让李俊受到沉重的打击,就像那件事,让他和李俊直接决裂。

    所以当时不管任何人的求情,他就只有了那句话来回应,他也相信李俊不可能被流放,最后李俊是在地星被软禁了四年。

    为他好,李俊脸上露出无尽的嘲讽,到现在他还说是为自己好,软禁自己四年的时间,是为了我好,真是可笑。

    “今天来,我不是来追究以前的事的,我今天来就只有那一件事,你为什么要把那件事告诉楚逸?”

    听到李俊再次冷冷的质问,沉默的中年人本想沉默不语,可是看着李俊的眼神,只得无奈的开口说道

    “有什么嘛,这件事他迟早都要面对的?”

    李俊听着中年人的话语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口气,面容激奋,话语急促

    “有什么,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那么忍心让他去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怎么忍心?”

    当年他去面对的时候已经趋于成熟,但是一想到那件事,当时的自己全身就忍不住的打哆嗦,恐惧、不安的神情无处不在,躲都躲不掉,几次欲差点崩溃。哪怕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意思的后怕。

    而现在楚逸才刚刚当上准帝子,现在就把那件事告诉他,他怕楚逸会忍不住崩溃,哪怕是现在楚逸看起来很平静,可是随着时间的酝酿,那件事带来的压力就会愈加猛烈。

    沉默的中年人淡淡的瞥了一眼李俊

    “不是我怎么忍心,是现在这个局势,已经来不及在想你那一届了,不仅仅是楚逸,这次试炼过后,所有的帝子和准帝子都会知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