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结巴的北辰寒泽
    “呼呼”

    突然一阵风吹过三人的身旁,一个身影紧接着出现在你三人的视线中

    “王叔”

    “你怎么在这?”

    疑惑的声音在三人的耳边响起,王通转过身看着眼前的来人,满脸笑嘻嘻的说道

    “小寒子,刚才竟然敢拆我的台,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来人正是北辰寒泽,听着王通的话,北辰寒泽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满脸微笑的说着

    “王叔,我,我那不是有急事吗?”

    “你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放过我这一次吧”

    此时北辰寒泽满脸猥琐的笑容,哪里还有平常高冷的模样,其实北辰寒泽也不想啊

    实在是王通是陪伴他成长的阴影啊,他最喜欢拿那一句“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来作为理由

    ,给自己一顿尖椒炒肉,那叫一个酸爽啊

    当然那酸爽是王通的感受,不是北辰寒泽的

    “哼”

    “别给我扯着这些没用的,话说,你那么着急来这干啥?”

    王通很奇怪,疑惑的问道

    “我,我”

    北辰寒泽根本没想到王通会在这,这下子该怎么解释,完了,完了

    “结巴什么?”

    语气此时略微有些冰冷,王通皱着眉看着此时眼神中有些慌乱的北辰寒泽

    更重要的是,王通感觉北辰寒泽此时眼中的慌乱不是因为见到他而产生的,而是因为别的事情。

    “难道你”

    “没有,没有”

    急忙摇头说道,可是说完北辰寒泽就后悔了

    “你知道其要问什么吗?,你那么着急回答干啥”

    此时王通知道北辰寒泽来着一定是有着什么事情的,所以才来到这里

    北辰寒泽看着王通此时已经改变的神色,这下子可是真的玩完了,恐怕今天不说清楚,自己是逃不过了

    如果王通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父亲,到时候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王叔,我是有事在瞒着你”

    “但是,那件事在这里不能说,等我办完一件事,我再详细的和你说”

    王通皱着眉,冷冷的看着北辰寒泽,这家伙到底有什么事瞒着自己,竟然不惜北辰传音术来告诉自己

    要知道北辰家的这种秘术是很消耗精神力的,因为此时的北辰寒泽神色瞬间萎靡了下来

    而一旁的楚逸和钱多多两人不解的看着此时大眼瞪小眼的北辰寒泽和王通

    楚逸是真的疑惑

    而钱多多则是眼神微眯的看着两人静静的对视,哼,北辰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连他们家的北辰传音术都用出来了

    而这时两人也回过神来,王通冷冷的看着北辰寒泽一言不发

    而北辰寒泽则是尴尬的望着楚逸和钱多多,看着钱多多的眼神意味,北辰寒泽出奇的没有像以前瞪回去

    而是双眼看着楚逸,尽量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开口说道

    “楚逸,好久不见”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楚逸还是笑着开口说道

    “你好,北辰寒泽”

    “是吧,幸会”

    本来还有点不适的北辰寒泽,被楚逸这一回应,直接

    搞得无语

    合着这家伙差点都差点忘记自己叫啥了

    北辰寒泽嘴角微扯,算了

    楚逸则是则是不明白为什么北辰寒泽会是那种表情,自己没记错啊,眼前这家伙不是叫北辰寒泽吗?

    “那个,我没记错吧”

    北辰寒泽这下子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这家伙竟然还问出来了

    而一旁本来绷着脸的王通也是被两人的对话搞得实在憋不住了,他喵的总共他俩就说了两句话

    竟然会搞成这个样子,也没谁了,眼神看着楚逸,这家伙该不会是话题终结者吧

    北辰寒泽在这一代的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能说的,不过,这也难怪,谁让他姓北辰那,基因遗传的好

    这可是头一次见小寒子在说话上吃瘪的

    北辰寒泽还打算用这句话来打个开口,让事情好说那,得,这下彻底不知道说啥了

    从袖子中逃出一把折扇递给了楚逸,并开口说道

    “扇子等你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看”

    “看完之后,扇子留下,如果以后需要我帮忙,烧掉扇子”

    说完,还没等楚逸反应过来,北辰寒泽就转身离开了,而王通则是看了看楚逸和钱多多,转身跟在北辰寒泽的身后离去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楚逸和满脸疑惑的钱多多,两人相视一眼,what?

    不过钱多多则是看着楚逸手中的那把扇子,北辰那家伙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给楚逸这个东西

    要知道这个东西的价值可是有时候比一艘星舰都要值钱

    当初钱多多还想着从北辰寒泽那弄一把,拿出去卖,肯定大赚一笔

    可惜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即实现,就被狠狠的掐死在了萌芽之中,那一桶混合双打,钱多多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至于为什么钱多多和北辰寒泽会那么熟悉,因为他的母亲姓北辰

    …………

    “你不去阻止一下?”

    爱说话的中年人看着从医院走出的王通和北辰寒泽开口说道

    “你不怕,王通那家伙”

    “那是他侄,家务事,咱们掺和干嘛”

    “还有就是你不是走了吗?”

    身后一个身影慢慢的现出来,沉默的中年人玩味的说着

    “有什么好事,竟然开起来玩笑了”

    爱说话的中年人转过身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老友

    “你猜”

    “哈哈”

    沉默的中年人笑着说了一句话,天空之中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这个老家伙”

    笑着骂了一句,幽幽的说了一句‘

    “该回去了,要不然,还有就是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

    …………

    “说吧”

    树林中,王通冷冷的看着北辰寒泽,语气微冷

    北辰寒泽看着王通的的神色,知道躲不过去了

    “我……我”

    “我和那些家伙做了个交易”

    “噗”

    “咳咳”

    鲜血缓缓的从北辰寒泽的口中里流出,脖子上一只大手死死的掐着他,脸上因缺氧变得赤红

    “王叔,你……你听我 ……听我说”

    “咳咳”

    北辰寒

    泽心有余悸的看着脸色阴沉的,眼中充满怒火的王通

    而王通看着北辰寒泽,如果不是他是自己的侄子,那一瞬间他就直接把北辰寒泽大卸八块了

    “你知不知道,你们北辰家有多少子弟的生命都是死在他们的手中?”

    “你知不知道,你们北辰家有多少次差点被他们灭族,这等深仇大恨,你竟然,你竟然还和他们做交易”

    “你们北辰家的祖训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啊”

    “回答我”

    声音响彻天地,如果不是因为处于森林中,再加上此时所有人都呆在自己的宿舍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被吸引过来围观

    “我,我也不想啊”

    北辰寒泽低着头不甘的说道

    “可是他们用爷爷的消息来交换,还有我只是告诉了那个人原来的住处”

    “更何况他(她)的身边还有那个人”

    “我不能不管爷爷啊”

    最后一句是北辰寒泽用尽全力吼出来的

    王通滞滞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北辰寒泽,似乎觉得他这个小侄子已经不再是那个只知道问问题的小家伙了

    他已经长大啦,未来是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他们都已经老了,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全在他们手中啊

    “起来”

    王通冷冷的话语把北辰寒泽从失神中拉了回来,用尽力气双手支撑着站了起来

    王通看着眼前仅仅只比自己矮半头的北辰寒泽

    “对不起,寒儿,刚才叔叔有点激动”

    北辰寒泽摇了摇头

    “没事”

    他知道,这是叔叔那一代人沉痛的记忆,又或者称为仇恨更合适

    如果要是换做他的父亲,恐怕

    北辰寒泽没有在想下去,而王通看着北辰寒泽的眼神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

    “寒儿,你要时刻知道,没有哪一个父亲 或是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的”

    “你知道吗?”

    北辰寒泽看着王通的眼神,迟疑了一下,随即有点了点头

    王通看着缓缓点头的北辰寒泽,这小家伙真的长大了,不过,随即眼神有冷冽的看着北辰寒泽

    “寒儿,你要记住,以后不论如何,都不可以在和他们做交易”

    “知道吗?”

    北辰寒泽缓缓的点了点头轻身说道“嗯”

    王通上前扶着北辰寒泽肩膀

    “这是第一次,也必须是最后一次”

    话语虽然平淡,但是传出来的意蕴却是不可更改

    “总有一天,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如同地府勾魂使者死亡的宣判,这股坚决之意徘徊在森林的上空,久久不能消散

    只是不知道是王通说的,北辰寒泽说的亦或者他们两个都说了

    …………

    “胖子,你知道这把扇子,还有就是……”

    “老楚,你不用和我说”

    钱多多摇了摇头打断了楚逸的话

    “既然北辰那家伙用传音术和你说的,很显然只想让你一个人知道”

    “至于他给你的这把扇子,好好保存着,也许关键时候能帮你一把”

    “好吧”

    楚逸无奈的点了点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