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对不起 原谅这一次任性的我
    看着两个人的模样,钱多多神色也不是很好看

    因为到现在为止钱多多自己也是不太愿意相信这件事,更何况他们

    本来高高在上的位置,突然之间变成了通往死亡的大门,换做谁都会是这幅表情,更何况夏浅沫做梦都想得到这个称号

    其实有一件事钱多多一直在瞒着夏浅沫

    钱多多此刻看向夏浅沫的神情充满愧疚,不过转瞬间,又被一抹坚定所取代

    随即卡看着两人说道

    “是不是很是震惊?”

    夏浅沫望了望钱多多,何止是震惊,夏浅沫瞬间感觉一切都崩塌了,那心中原本闪烁的希望之光顿时熄灭,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

    不

    不

    这不是真的

    “其实一直追寻的是死亡的道路”

    “哈哈”

    “不不”

    夏浅沫疯狂的再喊叫着,双手紧紧的捂着双耳,口中失神的喃喃自语“这不是真的,不知真的”

    可是却有一个无处不在的声音在不停的告诉着她,这才是现实啊,这才是真相啊

    无尽的黑暗中,夏浅沫孤单的身影在不停的颤抖

    …………

    无尽的月光在星空中,柔和的绽放着它的光辉

    突然,那深邃辽远的宝石蓝的天空上,绽出了一团炽烈耀眼的火光。

    一条弧形的漂亮的轨道陡然划过,拖曳着一条极灿烂的光束,恰似一条美丽的长翎,向着无穷的广袤里悠然而逝,恢恢天宇上的无数星斗为之喧哗……、

    可惜这绚丽的美景,此时却没人为之驻足

    幽暗的树林

    “嗖嗖”

    几道黑影在急速的前行中,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等到他们离开

    树下一个不起眼的草丛里“希希鲁鲁”的发出来声音

    透过稀疏的月光,能依稀的辨认出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妈妈,我怕”

    “沫沫乖,爸爸马上来救我们了”

    年轻的女子低声的安慰着怀中的小女孩

    不过眼眸中却充满着担忧,不仅仅是对自己的担忧,还有对他的担忧

    到现在年轻女子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暗杀他们一家,本来他们一家在开心的在庙会上游玩,可是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他们越往里走,人越来越少,就在他们感到疑惑的时候,一群黑衣人直接带着刀冲了出来,直奔他们而来

    他的丈夫看情况不对,一把推开,让自己带着女儿逃跑,他独自一人抵挡着突如其来的袭杀

    “嗖嗖”

    不好,年轻女子暗惊,他们又回来了

    “沫沫,你呆在这,要乖,爸爸马上就会来”

    “不要出声,知道吗?”

    “妈妈”

    怯怯的声音响起

    “沫沫乖”

    年轻女子抹了抹小女孩的头,闪身离去

    “在哪”

    “追”

    阴森的声音响起

    妈妈,小女孩看着妈妈离去的身影,爸爸,你快来啊

    …………

    “妈妈”

    “你醒醒啊”

    “妈妈,沫沫以后一定会听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妈妈,你醒醒啊”

    “你不要沫沫了吗?”

    鲜血四溅,周围的参天巨树也早已被破坏的不敢去认

    “琳儿

    远处一个全身是血的男子滞滞的看着这一幕,不敢相信

    “琳儿”

    小女孩转过头

    “为什么?你不早点来,妈妈说,爸爸马上就来的”

    “都是因为你”

    “如果你早点来,妈妈就会没事”

    “我恨你”

    ……

    “我恨你”

    “妈妈”

    “妈妈”

    “不”

    “我还要弄清楚真相,我还要救妈妈”

    “死亡又能怎么样,妈妈”

    “还有那个那人,这一切,她都要亲手弄清楚”

    这是,刺眼的光芒照亮了她的眼前,入眼看到的是一脸担心的钱多多,和很是诧异的楚逸

    夏浅沫回过神来,刚刚那个是,夏浅沫摇了摇头,丝毫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就在夏浅沫想张口时

    她被脑海中一道突然浮现的信息所惊到

    这,这

    而一旁的钱多多和楚逸都是一脸奇怪的看着夏浅沫,当钱多多说完帝子和准帝子的事时,夏浅沫就一直滞滞的呆在那里,眼神空洞

    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却很是奇怪,再加上她现在的神情,不奇怪才邪门那

    因为此时的夏浅沫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中传来的喜悦却是丝毫不加隐藏

    又或者说是隐藏不住

    楚逸和钱多多相视一看,眼神中都是很疑惑

    “小沫沫”

    “你怎么了”

    “嗯”

    夏浅沫听到钱多多的话,猛地回过神来

    急忙抬起头,看着两个人,笑着说道

    “我,没怎么”

    “没怎么”

    夏浅沫的反应倒是让钱多多更加的怀疑,至于楚逸,这个好像不关他的事吧

    这个事属于家事,楚逸为什么要掺和?

    所以还是静静的看着就好

    看着夏浅沫的反应,钱多多更加的确信这其中一定有事

    他知道,自己的表妹一直想拿到准帝子的称号,这样她就有了资格去做她做梦都想做的事

    其实那件事不只只是对于夏浅沫是给坎,对于任何一个有关系的人都是永远无法过去的坎

    他也想,但是此时的他也不够资格去接触这件事,哪怕是楚逸也仅仅只是具备知道一点讯息的资格,根本不过资格去解决它

    虽然楚逸是准帝子,但那是代表的未来,而不是现在

    所以看到夏浅沫刚才的样子,钱多多很是伤心,生怕她因为自己刚才说的这件事有什么想不开的

    那样的话,钱多多怎么也无法原谅自己的

    深深的看着夏浅沫,钱多多眼中缓缓的透漏出一丝无奈,不过随即变成了释然,毕竟人都有长大的时候,有着自己的秘密不是很正常吗?

    在亲密的人,哪怕是夫妻之间,同样有一些对方都有不知道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钱多多缓缓地收起了自己的神色

    夏浅沫看着钱多多,他的变化,夏浅沫都看在眼里,几次,夏浅沫都想出口说出来

    但是一想到

    对不起,表哥

    我不能一直都在你翅膀下躲着,这样我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强大起来

    所以,表哥,就让我任性一回好吗?

    对不起

    这一次的事情就让我独自面对可好

    夏浅沫默默的想着

    …………

    雏鹰不可能永远躲在母亲的翅膀下,总有一天它要自己飞翔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