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兽殇
    暂不理会外面的人是如何想法。

    此时,试炼中的人都在紧张的看着疾风谷内的众人。

    而谷内的人此时都在静静的站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机会仅有一次。

    众人静静的看着,鳞甲兽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全身都紧紧的绷着,随时准备暴起。

    “先杀麟甲兽,再定排名”平淡的话语突兀的响起,不带一丝波动,却透漏出不可违背的口吻。

    众人看向说话的少年,待看到面容时,个别眼中更是多多少少蕴涵一点畏惧。

    “是他”

    “帝逆,他发话了,估计没人敢反驳。”

    “是啊,那可是被称为少帝的存在啊”

    楚逸很是好奇,眼前这人,要知道,剩下的人全都是天骄中的天骄,都有自己的傲气。

    这种类似于发号施令的语气,竟没有人去反驳。

    而且楚逸还从少数人的手中看出了丝丝畏惧,楚逸很是好奇,静静的看着帝逆。

    而帝逆也察觉到众人的目光,不过并没有在意,毕竟他可是被称为少帝的,最接近帝子的人。

    不过令他好奇的还是杀神榜上,被称为刀疯子的楚逸。

    就连他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号人。

    不过,也仅仅是好奇而已。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还是他眼眸中的蓝衣女子。

    蓝衣女子的头发带着许些淡蓝色,呈现微微的波浪卷度,配上她那冷艳的鹅蛋脸,就像美丽的瓷娃娃,散发出冰雪般的气质,令人赞叹不已。

    帝逆可是知道她是谁,冷珑,在外被称为冰后,

    他是帝,帝当然要有皇后啊。少帝、冰后岂不是天作之合。

    更何况,冷这个姓,可是丝毫不比他的帝姓分量轻。

    冷珑察觉出帝逆眼眸的目光,神色却为发生任何变化,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对他那个少帝有兴趣。

    至于其他人,还没有进去她冰后眼中中的资格。

    “可否?”帝逆看着众人给出了提问,毕竟是他提出来的。

    众人听到询问,都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过最后麟甲兽的积分怎么办”突然,一名灰衣少年开口说到。

    听到灰衣少年的问题,众人又把目光投向了帝逆。

    “三、二、一、四”帝逆皱了皱眉,随后淡淡的开口说道,毕竟提议是他提出来的,当然要拿出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

    “前三名分给积分的六成,按三、二、一的比例,后七人平分四成。如何?”

    “好”你问这里可不只十人,不好意思,在他们眼中只有前十才有资格参与积分的分配。

    既然决定了,那就该行动了。

    “动手”

    “吼”一声怒吼,响彻整个谷中,原来还未等众人动手之时,麟甲兽隐隐察觉到巨大的危险。

    所以早就准备好,就在众人商议好留神之际,发起了猛烈攻击。

    而且一出手就是必杀“麟甲穿透” ,

    只见麟甲兽两只前足贯地,本来泛着波光粼粼的全身磷甲,瞬间扎起,“湫”“湫”,黑色的磷甲似闪电一般,破空而来,瞬息攻向了众人。

    “不好,快退”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急忙闪开。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轻松松躲开。

    十四人锐减到九人。

    而剩余九人中的一名白衣男子的身上此时插着一根黑光粼粼的长刺。

    片刻之间白衣便被鲜血浸染,还在众人未回过神来,白衣男子便已失去了气息,九人已变成八人。

    血色的眼眸静静的看着楚逸他们,麟甲兽知道剩下的几人才是危险所在。

    不过它并不知道当它出现在这里后,不,或者是当它被人类抓捕后就决定了它死亡的命运。

    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对于威胁到自身的存在,人类向来毫不留情。不仅仅是人类,任何一个种族都会这样做,你怎么可能指望人类在星兽口下存活。

    在它们眼中,人类仅仅是一种新发现的食物。

    画面回转,剩下的八人意识到再不动手可能就晚了,

    趁着麟甲兽神通使用后力竭的空隙,众人发起了攻击。

    ”哼”帝逆冷冷的看向麟甲兽,在他看来畜生就要有做畜生的觉悟。

    只见帝逆周身磅礴星力涌动,虽然只有三阶的气息,可是 星力的凝结程度丝毫不弱于五阶。

    “剑荡八方“

    一声暴喝,一道金色剑刃呈现在眼前,脚下步伐踩动。

    帝逆欺身而上,星力包裹的剑刃带着无比的锋利狠狠的撕裂了麟甲兽引以为傲的鳞甲。

    &039;嗷&039;通入骨髓的感觉,让麟甲兽彻底失去了理智,它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撕碎眼前的一切,不论什么。

    楚逸看着轻描淡写就撕裂麟甲兽鳞甲的帝逆,越发的对突破到星侍的念头愈加强烈。

    虽然他也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但是绝对不会如此轻松。

    毕竟他现在依靠的还是自身巨大的力量,只能和麟甲兽硬碰硬,这需要付出惨痛代价。

    而在帝逆的攻击结束后,其余人的攻击接踵而至,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属冷珑,她的攻击不同别人,被她攻击的地方便会透漏出丝丝寒意。

    仔细看去那里弥漫了细细的冰铄,这就是她被称为冰后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