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莫名的针对
    “哼”而另一边,剑荡八方,黄袍男子,手持长剑,随意挥动下就有数头凶兽死亡。

    丝毫看不到力竭的迹象,不过却从他的脸上透漏出一丝不耐烦的神情。

    毕竟无论换做谁做这种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事,都会感到厌烦。

    不过在别人看来可不是这样。

    “该死”邹平看着兽潮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感觉着体内的星力已经消耗殆尽。

    双手挥舞武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不到片刻,邹平再也没有力气挥动武器了,他的身影渐渐的被兽潮所淹没。

    随着邹平身影的消失,试炼人数也从二十一人变成了二十人。

    随着时间离结束还有两个小时时,试炼人数由原来的二十一人变成了十四人。

    就在这是,剩余的十四人的腕表上同时传来消息,他们知道他们已经通过了。

    而楚逸也深深的松了口气,毕竟兽潮不可能凭一人之力所阻挡。

    而试炼信息中的阻挡,仅仅是阻挡住自己身边的星兽,保证自己不被淘汰就行。

    而当消息传来时,众人身边的星兽也瞬间消失不见,除了身边凌乱的脚印,好像这里从未发生过什么事。

    不过,楚逸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好像就该是这种情形。

    不过试炼外的人却是感到无比惊讶,不过却没有人去和他们解释。

    当然,他们仅仅只是疑惑一下,不过他们其中有一部分人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对于那些埋葬在兽潮中的人,不提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承担失败的后果,哪怕是死亡,这也是你选择的路。

    他们虽然富家子弟,可是他们不是花,不仅仅是星兽,杀人的也不在少数。

    毕竟,这是了强者的世界,如果死亡是解脱,那弱小就是原罪。

    ………

    试炼还在继续。

    “试炼之决:麟甲之争

    试炼人数:一人

    试炼时间:一小时”

    看到最后的试炼,楚逸感觉到满满的恶意,竟然只允许一人留下,也就是说其余人都要被淘汰或是死亡。

    一小时,也就是说,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恢复和赶到决战之处。

    而其余人看到这个消息,有人欢喜有人忧,额,还有几个面无表情的。

    不过透过他们的眼神都对这个第一有这巨大的。

    ……

    “开始了啊,新的帝子”

    “是啊,期望这一届帝子快点成长起来,时间不多了。”

    ……

    这就是最后的决战之处啊,看着远处巨大的麟甲兽,剩余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赶到了。

    每一个身上都透漏出不可小觑的气息,感受到众人的星力,楚逸却一脸平静。

    周坚来到后,环顾四周,每一个身上都透漏出二阶或是三阶星侍的气息。

    不过,当他的眼神落到楚逸的身上时,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星力的波动。

    起初周坚以为是楚逸运用特殊的星决隐匿了自己的星力气息。

    可是再仔细看去,最后周坚却发现楚逸这家伙确确实实没有一丝星力,也就是说楚逸还处于炼体层次。

    毕竟在场的只有楚逸刀不离手,还是一把黑色刀刃,他的信息早就传开了并不难认。

    所以当周坚笃定眼前的人就是楚逸,心中涌起一阵怒火,他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炼体层次的人,从头到现在压了一头。

    耻辱啊,如果周坚的眼神能杀人的话,恐怕楚逸早就被碎尸万段了。

    当楚逸正在观察众人时,突然,感觉到一个方向传来浓浓的恶意。

    楚逸转头就看到,一名身着蓝色衣袍、手持断剑的男子正一脸恼怒的看着自己。

    楚逸很是疑惑,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为什么感觉他一副和自己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

    不过,转瞬间楚逸回过神来,因为腕表又传来消息。

    看着腕表的消息,众人都透漏出谨慎的目光。

    “决战规则:由积分榜低者挑战高者,失败者淘汰,每人一次机会。”

    败者淘汰,一次机会。

    规则的如此残忍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就在众人还在思索的时候,一声不和的声音却陡然响起。

    “在座的各位都是天骄,都是凭真是本事来到这里的,自然无话可说。”周坚一脸讥笑道“不过,还有一人不知凭着什么歪门邪道进入这里,是不是先处理一下。”

    说完话,周坚戏谑望向楚逸,这下子看你怎么收场,哼,听着周坚的话,楚逸算起明白怎么回事了。

    而众人的眼光也都落在了楚逸的身上,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而当他们目光看向楚逸,望着他手中的刀时,顿时明白楚逸就是刀疯子。

    不过,当他们感知楚逸身上却没有一丝星力时,都是一脸震惊,炼体,怎么可能。

    随即又看了看周坚,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裸的嫉妒啊。

    不过,众人可是知道楚逸在炼体期败过二阶的星侍,不过过去是过去。

    更何况境界越高,越阶越难,起初众人和周坚一样以为楚逸隐匿了星力,不过仔细感知,楚逸确实还是炼体。

    众人这才满怀好奇嗯看着楚逸,看看他怎么办。

    而楚逸却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战”

    毕竟楚逸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是在看不过他的,打一场就是了。

    随着楚逸冷冷的话语吐出,众人都笑着看着周坚,人家都说战了,该你了。

    不过,周坚看着众人看向他脸上的笑容,感觉那是无情的嘲笑。

    但周坚确实不想去挑战楚逸,因为他要的可是第一,顿时觉得楚逸是故意和他过不去的。

    冷冷的哼了一句,保持了沉默。

    “切”众人看着周坚的神情,不免感觉他人品的低贱,内心隐隐的鄙视起了他。

    而光罩外的人看到这幅场景,都对周坚的行为感到无尽的厌恶。

    ……

    “白痴,脑残”

    “难道家族让他进去是招惹仇家的吗?废物,要他何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