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我妈是牛冲天
    “结束了!”

    完全不知道,围观群众已经把自己幻想成万古难得一遇神体的孟楠,见脚下三人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乘势从其头上跳落,三人一阵恍然,口吐白沫,翻起白眼摇摇欲坠就要摔倒在黄沙之上!

    孟楠眼中露出戏谑的神色,伴随青雷阵阵,霹雳闪动,一道残影出现,孟楠将三人头靠在一起!让他们勉强支撑!然后划过黑脸大汉腰间,摘下一把冷冽的匕首!

    只见刀光一闪,三人的裤子脱落!白嫩的屁股瞬间展现在所有人眼前!更是直接对准了黄沙盗的黑铁大门之前!

    紧接着,又是刀光一闪,三人的屁股瞬间被刻出明朗朗血红的六个大字。

    “我妈是牛冲天!”

    “”

    突然看到此幕,全场刹那间出其的安静,随即爆发出响彻天地爆笑之声,整个一线天为之惊动!

    “哈哈哈哈!”

    “我受不了!老子肚子要笑暴了!”

    “人生难得几回见,哈哈哈哈!牛冲天居然是女的!”

    “哈哈哈,这么丑的女人,老子宁愿子宫,也不碰!”

    “哈哈哈,正是正是!”

    “我突然觉得隔壁的阿黄,都比牛冲天眉清目秀!”

    “阿黄是谁?”

    “是一条母狗啊!”

    “哈哈哈哈哈!”

    孟楠正经自若,嘴角露出弧度,微微摇了摇头,闲庭信步,走到黑铁大门之前!

    “哐当!”又是一阵巨大的金铁交鸣之音,震颤之音再次传遍一线天!

    第二个孩童的手印,已经深入三寸,印在其上!

    所有人笑容戛然而止,木然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孟楠头也不回的转身而走,道:“三颗极品灵石留在这了,三天后!就让我小师妹来会会你们吧。”

    对于异军突起的牛冲天,在一线天的盗匪可是对他的身份一直保持着各种猜测,如今被孟楠这么玩味的一弄,不是真的都要被说成是真的了。

    牛冲天现在的脸算是彻底丢尽,并且还加上了一个可能是女人的消息。

    什么收服无常双煞,却只把黑煞留在身边,让身为女人的白煞出去,是想将黑煞当做禁脔。什么从来不光着膀子,什么从来不见牛冲天抓过女人云云。

    各种稀奇古怪的谣言,说的恰如其实,真假难辨。

    其消息不胫而走,瞬间传遍一线天,内容全部都直指牛冲天是个女人!

    牛冲天此时满脸铁青,心中怒火滔天,难道自己非得脱得精光,摇摆,告诉众人自己是个男人才行?

    看着跪在地上,三个屁股上被刻上“我妈是牛冲天”的拓命期手下,是越看越生气,一时间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给我去死!”

    怒火之下的牛冲天,一掌拍在其中一名拓命期的堂主头顶,顿时后者七窍流血,被击毙当场。

    “寨主,饶命!”另外一个拓命期黄沙盗,全身打颤,对着牛冲天猛嗑响头,发出碰碰,清脆之响。

    但这依旧阻止不了牛冲天的怒火,紧接着第二掌拍向其天灵盖,这名求饶的黄沙盗堂主当即殒命!

    仅剩的那名黑脸大汉,全身冷汗直流,见事不对,赶紧起身,飞身逃离。

    却是一道阴冷至极的声音在背后,慢悠悠响起。

    “想跑?”

    牛冲天拥有地魂中期的实力,跨越一个境界,击杀拓命期的修士,杀他们如屠猪狗!还未等到黑脸大汉迈开半个步子,牛冲天残忍又丑陋的脸颊已经挤在了黑脸大汉的眼前。

    四目相对!

    牛冲天一颗肉痔因为愤怒变得通红,脸上横肉翻飞,涨红的发紫,眼睛赤红,恍若地狱恶鬼!

    光这么一看,就吓得黑脸大汉差点尿了裤子,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还未等到黑脸大汉发言,牛冲天就运起手掌,一掌拍下!

    “二当家回来了!”

    眼看着手掌越来越近,即将到达脑门,黑脸大汉已经悄然闭上眼睛等待死亡一击的时候,门外传来喊声。

    这一声还是那名有着公鸭嗓的斥候,此刻在黑脸大汉的耳中犹如天籁!

    牛冲天即将拍下的手掌于空中骤然停下。

    “滚!”

    牛冲天恶狠狠的反掌为手,一耳光煽在黑脸大汉的脸上。

    这一掌蕴含地魂期的灵气,煽在拓命期的人脸上,后者直接被煽的摔倒在地,肿成猪头。

    逃过一劫的黑脸大汉,脸上绽放出劫后余生,感激涕零的神情,拜头就磕,因为脸肿的原因,吐词含糊不清。

    “歇歇,宅举姚鸣,歇歇,宅举姚鸣。”

    “给我滚!”

    牛冲天火气未消,大声喝骂。

    黑脸大汉一惊,忙不迭连滚带爬,从另一个出口跑了出去。

    在大堂之内的其他黄沙盗战战兢兢,皆冷汗直流,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在这么瞬间,他们甚至觉得自己的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在整个黄沙盗,牛冲天就是主宰,他们这些人,真的就是牲畜一般。

    “把这两具尸体的屁股割掉,烧了!别再让我看见他们!”

    牛冲天烦闷的挥了挥手,旁边的手下马上会意,动作迅速,就将两具尸体从黑脸大汉跑出的地方抬走。

    之所以不从大门离开,究其原因,只是因为同属地魂期的白煞,有个怪癖,不喜见尸体。

    牛冲天稍微缓和了下情绪,重新坐回了太师椅上。

    而这时,白煞和三名拓命期的小弟,急步走进了大堂。

    白煞人如其名,身着白色长衣,身体发肤皆为渗白之色,其面容冰冷,对比起王双那种冰山美人的气质。白煞的冰冷,已经深入骨髓,如同夜半怨鬼,令人不寒而栗。

    而白煞身后的三名拓命期小弟,各自背着一个麻袋。

    “二当家的辛苦了。”牛冲天眼睛微眯,颔首示意。

    白煞一个眼神,小弟将麻袋打开,钻出了三个小孩的头,但此刻小孩并未发出哭声,似乎是已经晕迷,瘫软倒在地上。

    显然,小孩就是白煞从天工山脉抓来的货物。

    随后,白煞用丝毫没有感情的语调说道:“还差三十六个。”

    “你们都退出去吧。”

    但此刻,牛冲天并未将心思放在小孩身上,一声吩咐,所有人退出了大堂,只剩下牛冲天和白煞两人。

    牛冲天看着一动不动仿佛一尊没有生命,如同雕塑般的白煞,问道:“想必你回来的路上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

    孟楠两战黄沙盗的事迹已经传遍一线天,白煞被牛冲天派出去的人找回,一路急归,自然不可不闻。

    白煞却面无表情,不答反问道:“黑煞死了?”

    语气平缓毫无感情,似乎只是在询问一个稀疏平常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