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第二位挑战者
    在一线天的众盗匪在知道黄沙盗被别人找上门来打架后,甭提有多兴奋了,皆翘首以盼,延颈鹤望。纷纷猜测,这传说中男孩的师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是师弟,那么很有可能也是小孩子。

    黄沙盗居然连续被两个小孩找上门来打架,虽说有点难以相信,但仍旧让众人无比期待,兴奋异常。同时感慨,是哪方大能居然能够教导出如此强力的徒弟!

    念道此间,对背后的神秘高手,亦是充满无限好奇。

    时至,第三天晌午时间!

    黄沙盗黑铁大门紧闭,其上的手印醒目又震慑人心。

    此时的黄沙盗们,站在墙头之上,神情专注的看向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漠。三天前的那个小孩硬抗金铁,赤手空拳击杀三位同样境界的黄沙盗的画面,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撼。让这群在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也不得不顿感紧张。

    不过,自那枚极品灵石放在地上后,虽然被牛冲天安排了好几个拓命期的堂主保护,这几天未被其他人拿走。但今日无人值守,裸的放在黄沙中,也让这群黄沙盗的眼神时不时的往那个方向瞄去,各自脑中飞速运转,眼神闪烁其中,暗含鬼胎。

    黄沙盗大堂之内,牛冲天坐在太师椅上,对外面嘈杂的声音,聪耳不闻,不耐烦的磕动手指,那一颗肉痔因为这三天时间的焦虑变得有些隐隐发黑。他是真的有些的憋屈了,现在白煞未归,自己地魂中期的实力又不能随便出手,被人嘲笑,如今硬是拿自己的脸给别人扇耳光!

    自己以前共有四个堂口,八名拓命期小弟,如今死了两个,三个跟着白煞走了,如今只剩下三个在身边!也是自己唯一的希望。牛冲天这几日,安排下去,炼髓期什么的果然只是修仙界里面如同炮灰的存在,既然不敌,那么就让自己拓命期的手下出手,一击必杀!

    如果,还不敌?

    牛冲天想到此处,脸色一沉,阴鹫的脸上全是阴险:“老子这张脸豁出去!就不信三个人一起上,还灭不掉你一个小娃娃!”

    完全不顾及黄沙盗的感受,也没有必要顾及。此时山头上也都站满各色盗匪,满脸兴奋的等待着好戏上演,时不时对黄沙盗众嘲讽两句,看到昔日对手憋屈的神情,引得众人开怀大笑,心中畅爽不已。

    一年四季的天工大漠从未有过雨季一说,此时正值一天中两轮巨日最热烈的时候,此时等待的众人,无不口干舌燥,汗流浃背。

    一名黄沙盗斥候在瞭望台上,望向远处的目光,因为灼热的温度都不禁有些模糊,感觉那温度似乎都扭曲了空间方位。仿佛看到那无边无际的黄沙大漠上,出现一道舞动的黑影,以一念百米的距离,变换移动,乾坤挪移。

    “什么东西!”黄沙盗斥候发出一声奇怪的叫声,紧接着用双手手掌抹了一把眼睛,待发现依旧有黑影时,赶紧集中精神定睛那么一看,不禁恍然大悟,大喊一声:“人来了!”

    黄沙盗斥候,声音尖锐,此声一吼,犹如午夜屠猪,惊悸全场!

    顿时,引得所有人侧目!

    果不其然,正待所有人都因为等待,变得昏昏欲睡之际时,一个身形瘦弱的男孩已经出现在黄沙盗的黑铁大门之前!脸上还带着微微笑意!正是孟楠变身之后的,二徒弟,解苗!

    “他怎么出现的!完全没有察觉到!”

    “跟幽浮一样,太特么诡异了。”

    围观的盗匪们直接议论开了,不乏有修士参与其中,依旧震惊于那小孩的身法。紧接着数道神识查探到男孩身上,所有人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炼髓四层?”

    众黄沙盗却是心中一阵狂喜,不过炼髓四层境界,而且体格很明显对比之前那男孩,简直瘦弱了不止一分半点!虐他如虐菜!

    还未等待众人开口,来个下马威,孟楠首先用稚嫩的少年郎语气开了口:“我师兄说,你们太弱,让我来会会你们。”

    而后猫了一眼安静躺在地上的极品灵石后,道:“看在你们还算听话的样子上,顺便给你们加加筹码。”

    话音刚落,两枚极品灵石,插在黄沙之上。加上之前的那一枚,一共三枚极品灵石。

    众人一看,全部目瞪口呆,眼角狂跳。

    坎越北州比较其他神州,最为缺乏的就是修炼资源。除去闻名的大世家不说,往往一个上百人的匪寨,一年到尾憋到头能储备的极品灵石屈指可数!

    这眼前的小孩,随随便便的就拿出两颗,其背后的神秘人得有多么豪!

    想到这里所有人不禁有些羡慕起来,看向三个在烈日下散发出浓郁灵气的极品灵石,狠狠咽了口唾沫,甚至在这时有种想要加入黄沙盗的冲动。

    “那么今天谁人来应战?”孟楠扮演的解苗,瘦弱的脸颊略显病恹恹,却依旧笑盈盈的看着墙头之上的黄沙盗。

    黄沙盗们互相观望,跃跃欲试!

    病秧子一个,才炼髓四期,赢了就可以有三枚极品灵石,走向人生巅峰,离开这破地方,何乐而不为?但又想起三天前,近乎被虐杀的情景,众黄沙盗又有点怂了,从坎越北州被追杀,艰辛逃难至一线天的亡命之徒们,比任何人其实更要胆小。

    有命才叫机缘,没命那叫作死!

    “咳咳咳。”孟楠假意咳嗽三声,更显弱不禁风,随后不满的盯着众人,轻蔑的嘲讽道:“弱鸡还当强盗?”

    此话一出,简直会心一击!被一个一看上去就能被风吹倒的小屁孩骂弱鸡,是个什么感想?还更别说整日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

    “太特么嚣张了!”

    “黄沙盗,你们是男人就上!”

    “你们不上!老子可就上了!”

    一时间孟楠的一句嘲讽竟然升级成了群嘲,将看热闹的盗匪们都一同激怒!

    话道此间!

    从黄沙盗众人中,瞬间飞出三道人影,落在孟楠面前几米处停下!

    众人一呆,飞天者皆有拓命期实力!

    还是三人,这是要三人群殴别人炼髓期四层的小孩?

    “。。。。。”虽说愤怒于小屁孩的嘲讽!但这你一出手,就三个大人欺负别人一个小孩,也未免太下作了点!

    猛然间,被孟楠嘲讽的盗匪们都不禁露出一个尴尬的表情,竟然开始对孟楠产生了同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