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老子看不起你
    孟楠的三个弟子,皆是凡人的体质,亦从未练过肌体肉身,吞食地级灵药,庞大的灵力运转在弱小身躯血脉之内,犹如汪洋下的巨浪拍击一叶扁舟,稍不留神就会一命呜呼。

    淬炼身体的巨大痛感,并没有击破三名孩子的意志力,纵使小脸因为疼痛扭曲一团,但没有一个坑声,全部咬牙切齿死命坚持,即使最小的胖丫也毫不例外。因为他们知道这将是改变他们命运的时刻,熬过去就是新的一片天地!孟楠和王双两人,看到此幕,心中皆是赞叹,小小年纪能够有如此心性,前途不可限量。

    孟楠心中喜悦,人生第一次收徒弟,就捡到意志力超凡的苗子!当下更是丝毫不敢马虎,利用天地遗宝超绝的灵气控制能力,将自己精纯的灵力,渡入三小体内,减轻疼痛。王双眼睁睁看着孟楠将世间最具有破坏力的雷行灵力,生生柔化,美眸之下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脑中刹那间竟然有些恍惚,孟楠还真是无时无刻的给她刷新世界观!

    终于,三小成功渡过最艰难的淬体阶段,进入孕养血脉的时刻,此后每过一天将开启一髓,待得成功开启十二髓只需要十二天时间!三小就会从凡人一跃入仙道,从此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另一边,按照孟楠的计划,给予黄沙盗的最后通牒只有三天时间!

    在这三日的时间之内,孟楠除了帮助三小吸收赤心朱果,闲下来的时间也丝毫没有耽误,十骨法印终于在最后一日全部融会贯通!

    “王双妹妹,帮我好好照顾三小!”

    孟楠离开时特意对王双嘱咐,随即大笑一声,眼里运筹帷幄,尽藏乾坤。

    “是该算账的时候了!”

    而后化作一道闪电消失在天际尽头!

    此时此刻,站在黄沙盗匪寨之前的男孩,正是孟楠收的三个徒弟的其中之一,大徒弟房超。

    不过,此房超非彼房超,其身形之下,赫然就是使用了无相帛和十骨法印的孟楠本人!

    孟楠将极品灵石,插入黄沙之中,双手抱胸,颔首低垂,任凭灼热烈风吹起残破衣袍,毫不动摇,犹如一尊不动明王,气势非凡!

    孟楠变身下的房超,眼睛微眯,看向在墙头上跃跃欲试的黄沙盗,嘲讽道:“尔等,不敢了么?”

    上天下地第一霸气的气质,彰显无遗!

    此话一处,整个看热闹的黄沙盗都被激怒了!

    “太嚣张了!哪个兄弟去收拾一下!”

    “才开了七髓,就如此嚣张!”

    “现在的小孩真特么虎比,想找死还这么带感。”

    众黄沙盗骂骂咧咧,挤在一团,互相怂恿,却没有一个人出马。

    这群人虽然是盗匪不假,但能从坎越北州各地逃亡至天工大漠一线天,活命至今,没有一个是善茬,自然都不是脑袋迷糊之人。虽然以极品灵石引诱,众盗匪也不敢相信仅仅和一个炼髓中期的小孩单挑,这么简单。

    肯定有诈!

    虽然对极品灵石垂涎三尺,但一众强盗不约而同的观点达成一致。

    “大当家的来了!”

    就在此时,听到骚动的牛冲天,来到了城寨之上。众黄沙盗,纷纷让开,给牛冲天一个观看的位置。

    牛冲天看到城寨之下居然是一名男孩,不由神识一扫,只开了七髓!虽然不知道这小孩儿到底遇到了什么滔天机缘,但依旧让牛冲天心中恼怒!

    敢情闹了半天,一个小孩儿就将自己的一众手下,吓得不敢应战了!真尼玛的怂!

    正准备发怒之际,孟楠变身的房超,在牛冲天查探自己的瞬间,将头抬起,和牛冲天正好四目相对!孟楠神识一扫,三颗神魂,第二枚地魂光泽亮起,俨然是地魂中期!正是寨主牛冲天!

    而牛冲天从孟楠的眼睛中只看出了一个信息!

    老子瞧不起你们!

    这一眼,直接就让牛冲天炸了!

    “一个小孩就把你们吓傻了,真是一群废物!”牛冲天破口大骂:“谁前去单挑,赢了极品灵石归他,我另奖励他一个堂主之位,月饷翻倍!”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果不其然,一个长得高壮的大汉挺身而出!

    “我吴老三,前去会会这个小屁孩。”

    说罢,拿起一柄巨斧,从城寨墙头翻身而下!几个起落来到了孟楠身前!

    虽然说房超的体型就像一个小牛犊,但吴老三的体型是房超两倍有余!一双巨大有力的手掌,仿佛能够将眼前的房超脑袋,一掌捏爆。

    “小屁孩!你吴爷爷前来会会你!我练髓七层,和你一样!但你别说我以大欺小!”吴老三残忍的咧开嘴角,晃了晃手中的巨斧。

    巨斧寒芒四射,隐隐散发出血光,摄人心魄,不知其上有多少斧下亡魂。

    看到这阵仗,高下立判,吴老三和那男孩一对比,一种狮子搏兔的场景,在所有人脑中出现!吴老三是狮子!那男孩就是一只孱弱的小白兔!

    在墙头看热闹的黄沙盗看到眼前的一幕,心中懊悔!各自暗叹,早知道自己就该去了!浪费了天大的好机会!

    而此时,和所有人的反应截然相悖的是,那小男孩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小子,你可别是吓傻了!”吴老三带着刀疤的脸颊,因为有些亢奋,一片血色,更显狰狞。

    孟楠睁开了一只眼睛,猫了一眼吴老三,懒洋洋道:“就你一个吗?”

    这话一出口,一堆黄沙盗顿时又骂开了!

    “拜托您了,别特么吹牛了!”

    “这小子,怕是热傻了吧!”

    “别拦着我,我要剁了这小子!太嚣张了!”

    黄沙盗以残忍著称,历来只有别人跪地求饶的份,这种被人找到老窝,当众被挑衅的经历,还是史上第一遭!而且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儿!

    瞬间,一群黄沙盗爆炸了,也不管什么阴谋诡计了!

    又是两个黄沙盗城墙上翻身而落,手中拿着各式兵器,骂骂咧咧:“哥几个今天就以大欺小怎么了,剁了你喂狗!”

    吴老三见状,有人和自己抢功,也不再扭扭捏捏!

    转过头对孟楠变身下的房超,道:“小子,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记得把嘴臭的毛病给改了!”

    说话间,吴老三全身灵力闪动,肌肉暴涨,抡起一柄巨斧,狠狠向孟楠拦腰砍去!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想到,下一秒,这小孩肯定会血浆崩撒,直接变成两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