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穷凶极恶
    黄沙盗匪寨之内,牛冲天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堂内的太师椅上,左手撑着下巴,右手五指敲动桌子,发出哒哒的声响,音调急速,显示出牛冲天此刻心中的不耐烦。

    黑煞已经离开有三天之久,最后一刻传送的位置在风岩之处便没了反应,这一等就又是一天之久,至今没有黑煞传来的消息。莫非,真的遭遇了不测?莫非是哪个对手?黑煞闪过几个人的影子,皆暗暗摇头。贩卖人口之事,也并非只有自己一家所为。每个在一线天的盗匪,都或多或少有过沾染!没必要烦着风险,和黄沙盗作对,连自己的财路都给断绝。

    天工山脉丛山峻岭,山民有十万之众,飞禽走兽不知几何之多,丢失几个小孩,稀疏平常!但要是小孩的丢失牵连到了外界的修士,那么这些像蝼蚁般存在的凡人山民,为了自保,肯定会退居山林,与世隔绝!断绝与坎越北州的山货交易,那损失之惨重,足以将这群被逼迫到天工大漠的盗匪再次逼入绝路!

    牛冲天面露寒霜,心中盘算,为了长久之计,无论对方是谁,自己搭上整个黄沙盗也要将那群货物给处理掉,不留把柄!

    “何况这还关系到那位”牛冲天眉头紧锁成一个川字,思虑到此间,身上戾气散发而出,如有实质!

    坐下十几名面相凶恶的黄沙盗,感受到牛冲天身上传来的戾气,各个正襟危坐,背上汗毛直立。大当家这是要暴走了,能够将一群亡命之徒收入麾下,除了地魂中期的境界以外,牛冲天以凶残著称。

    曾今一名黄沙盗想要脱离匪寨,被人抓回来后,牛冲天将其全身脱光,埋入黄沙中,将头发剃光,然后在其天灵盖双脚处,各自割一道小口,紧接用灵力将烧热的水银全部倒进去。牛冲天用灵气抓住脑袋上的豁口一提,只听得呲溜一声,那黄沙盗顿时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惨叫,整张皮就被完整的剥了出来!那黄沙盗还因为水银的保护下并未立刻死去,而是深陷在黄沙中挣扎叫喊了一晚上才咽气。

    那名黄沙盗惨绝人寰的模样,至今还在众人心里残留阴影,挥之不去。

    “报!”正在大堂上的空气都似乎将要凝固起来的时候,一名黄沙盗斥候,满脸兴奋的跑了进来大声喊道。

    “三当家的回来了!”

    众人听闻,转头回望。

    只见黑煞,从城寨山门中,闪身走来。体态轻盈,一张苍白的脸上,竟然显示出几分喜色。

    “寨主!”黑煞进入大厅,看到牛冲天在大堂之内,略微惊讶,紧接着拱手向牛冲天施了一礼。

    牛冲天眼睛微眯,心中不知是喜是怒,只是淡淡的看着异乎寻常的黑煞,问道:“黑煞,可有收获?”

    如果要是平时,黑煞定然对着牛冲天的问话,毕恭毕敬的如实回答。但此时此刻,黑煞竟然抬起身来,环视周围之后,才缓缓开口:“不知我师姐,去往何处了?”

    黑煞的师姐,白煞!二人逃难至天工大漠,因为机缘获得毒功,自此建立名声,有无常双煞之称!

    黑煞,摄阴掌,取女宫之血沐浴,阳寒之毒无人可解,死于其掌之人,皆身体发肤溃烂而亡!而白煞,绝阳剑,则以男子龙阳之血为引,可将男人精血抽离剥尽,成为镐灰干尸!

    二者因毒功名扬天工大漠许久,不曾有过敌手,掠夺大量修炼资源,不过十年时间,黑煞成功晋级至命魂中器,而白煞更是一举突破至地魂期!只要有两人的存在,所有人无不避之而后快!

    就在所有人以为无常双煞将会继续逍遥在天工大漠之时,却突然被异军突起的黄沙盗牛冲天所收服,震惊了整个天工大漠的强盗圈子。

    局外之人,皆以为二人是被牛冲天庞大的财力所收买,却不知这无常双煞在外人面前以师姐弟相称,实则早已有夫妻之实,更诞下一名子嗣!而那牛冲天正是发现该秘密,才将两人的孩子劫持,逼迫二人为自己效力!

    此等秘闻,要是放出去,整个天工大漠都将被震动!谁人料想到,残忍嗜血的无常双煞,居然是夫妇,并且育有一名孩子?

    “白煞已经去收另一批货物了,暂时未归。”见黑煞如此,牛冲天眼神一沉,语气中包含着一丝愠怒。

    “尔等先下去吧,三当家有话和我说。”紧接着,牛冲天将所有人从大堂之内赶了出去。

    此刻大门紧闭,大堂之内,只剩下牛冲天和黑煞两人,安静的互相对望。

    两人都是嗜血之人,一时之间,空气都不禁变得冰冷。

    牛冲天脸上的一颗肉痔颤动,做出一个阴冷的微笑,首先开了口:“想必,三当家的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

    黑煞苍白的脸上,脸颊浮上一抹冰寒,将孟楠给予的极品灵石直接摸了出来。

    暗淡的大堂之内,瞬间被极品灵石的光辉所照亮。

    “我与白煞为你干活多年,加上这枚极品灵石!今日是该算总账的时候!”

    “极品灵石!”牛冲天一双牛眼瞪得滚圆,冒着极大的风险拐卖,一名凡人孩童也就只能换取一枚中品灵石!一枚极品灵石换取一百枚中品灵石,足够他卖上上百个小孩!而且这还是完整的一整枚,价值还要更贵些!

    不知道黑煞哪里来的极品灵石,牛冲天震惊的表情仅仅维持了一瞬,就恢复了正常!而是紧紧盯着黑煞道:“我不知你哪里搞来的极品灵石,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光这些还远远不够,换不回你的筹码。”

    意思很明显,老子要的更多!

    “老子早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不过没关系!你潇洒的日子也到头了!”黑煞冷然的看向牛冲天,继续道。

    “有人告诉我,三天之内,我每让十个黄沙盗离开你这匪窝,就给我一枚极品灵石!你要知道这百多号人,当初可是我帮招纳进来的,我可有的是办法,让他们跟着我走。”

    还未等到牛冲天开口,黑煞继续补充道:“那人你得罪不起!”

    言语之下,威胁甚浓!

    牛冲天听到此话,心中滚起恶焰,怒不可揭,被气的直接发出了笑声:“好好好!你有本事,居然找到了靠山!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牛冲天大手放在桌子之上,轻拍三声,只听得“卡啦”一声,那实心桌子居然打开了一个暗格。

    黑煞略微有些出乎意料,心想这牛冲天何等凶残之人,竟然就这么妥协了本来自己还做好了准备,撕破脸皮,和牛冲天大大出手,虽然命魂中期的实力远不及地魂中期!但相比那女孩口中很可能是天魂期的师父,还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离开匪寨,与其划清界线,全身而退。

    黑煞心中也自有思虑,这牛冲天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出手,否则筹码失效,自己联合白煞拼个你死我活的局面,也要将其击杀!这牛冲天抱守匪寨,不可能做出如此伤兵一万,自损三千的事来!

    随着暗格响声越大,黑煞的目光整个被吸引了过去!

    渐渐地一个被锦布包裹着的圆柱体东西慢慢浮了起来,一股淡淡的药酒香味传来,黑煞作为命魂中期的修士隐隐有一种不妙之感!

    “那就让你们团聚吧!”牛冲天残忍舔了舔嘴唇,用手一把扯下了锦布。

    一个巨大的水晶骤然出现在眼前,而那水晶内一名白白胖胖的婴儿正浸泡其中!

    黑煞看到如此一惊,瞬间脑袋一片轰然!那婴儿无它,正是他和白煞诞下的子嗣,被劫走之时不过才满周岁!

    “本来还打算留下他!只是这小崽子哭闹的厉害!不过,利用修士的小孩儿当做灵童凝聚灵气,可真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用!”牛冲天残忍的笑道,仿佛在叙说一件稀疏平常之事!

    “啊!!!”黑煞直接撕心裂肺出声,苍白的脸上两只眼睛瞬间赤红一片!

    “我要杀了你!”说着,就向牛冲天冲了过去!

    还未等迈开脚步,一柄散发着烈焰的长剑,从黑煞胸中穿透穿过!牛冲天境界高于黑煞,趁着黑煞失神的瞬间,偷袭成功!没有发起一点响动,就将黑煞击杀当场!

    “玄兵!”黑煞感觉周身的灵气被吸走,脑中想起曾今那白白胖胖的婴儿哭啼的声音,不由得发出苦笑,而后眼神瞬间陷落,倒地气绝声望!

    “哼!”拔出玄兵,牛冲天啐了一口唾沫:“不自量力!我倒要看看哪位高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