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白痴在骂谁?
    三人震惊非常,他们说了半天话,可是一点没有发现第四个人的气息存在,当下警惕的四下张望寻找起来。

    待看到只剩下一个头裸露在外的孟楠时,不禁心里一阵怪异。

    “你是个什么东西!”高个黄沙盗大骂。

    “好男不跟女斗!你死去的爸妈没有教过你?”孟楠仰起头,满脸嘲讽。

    其神色正经自若,天地遗宝铸就的身体,就算只留下一个头在外面,那五官上显示出的阳刚英武的气质也表露无遗。丝毫没有惧怕眼前臭名昭著杀人不眨眼的黄沙盗。

    只是这句话出现在灼热的生命禁区,一个被埋在黄沙之下连自身都难保的人身上,就略微显得滑稽了。

    两个强盗包括那名冰山美人,脑中都同时莫名浮现出这人肯定是傻子的信号。就光剩下一个头在外面,居然还那么的嚣张!

    “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下手尽量可以轻一些。你们可以选择先跑。”

    “白痴!”高个黄沙盗脾气不好,破口大骂。

    “白痴在骂谁?”

    “白痴在骂你!”

    “说的好!”

    “。。。”冰山美人听到孟楠和黄沙盗的斗嘴,突然扯起嘴角,不知想做出一个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妈的!找死!”见到自己被耍,高个黄沙盗彻底被激怒,举起手中大刀,从空中直坠而下,就往孟楠的头上砍去!

    “小心!”冰山美人见状,赶紧飞身阻挡!利剑刺出,险险挡住下落的大刀。

    “哼!”

    高个黄沙盗狰狞一笑,大刀顺着利剑刀刃而过,反手横削,力劈而下。

    “糟糕!”冰山美人一惊,大叫不好!

    “当!”

    就在三人下意识的认为,下一秒就是孟楠红白之物挥洒的时刻时,一声巨大的金属撞击之音响起。

    高个黄沙盗只觉得仿佛劈到一块极其坚硬的金属之上,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虎口顿时疼到发麻失去知觉。

    反应过来,所有人看向孟楠,待看清楚情况,顿时呆若木鸡,震惊的无以复加!

    “咕咚!”高个黄沙盗直接狠狠的吞咽的一口口水。

    只见那曾今杀人无数的极品大砍刀,竟然直接弯曲,锋利的刀刃处顺着孟楠的脑袋豁出一道缺口!眼前之人,竟然仅仅以头就将极品兵刃给震断!

    “白痴!”孟楠皱眉,摇着头感叹道!

    “起!”话音刚落,孟楠一声大喝。

    顿时尘土飞扬!

    孟楠直接从黄沙中跃起,身上闪烁着霹雳电光,轻而易举的将眼前的高个黄沙盗掐着脖子单手提了起来!高个黄沙盗不过一百八十公分的样子,但孟楠直接有着两百公分的伟岸之姿,且天地遗宝打造的身体,黄金比例分明,肌肉分离度完美,更显神武非常,恍若天神降世!那高个黄沙盗于孟楠两相一对比,孱弱的犹如一只弱鸡!

    冰山美人见到孟楠整个的出现,眼中瞳孔不由得一阵收缩!

    “前前辈饶命!”拓命期的黄沙盗没有半分还手之力,赶紧求饶道。

    “抱歉!晚了!”说着,孟楠左手稍微一用力,只听得“啪”的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高个黄沙盗还没有呜呼一声就两脚一蹬,死的不能再死了。

    经历过矩子城一役,孟楠已经彻底转变,昔日好好先生的姿态,一去不复返!杀伐果决!

    那胖子见高个黄沙盗还没挣扎就死在当场,肥硕的头上顿时流出冷汗,本来还感觉到沙漠今日别样灼热的身体,顿时如坠冰窟,寒入脊髓!

    不做丝毫考虑,就运起全身灵气,发了狂的催动,飞速遁空逃离!

    “想跑?”孟楠咧起嘴角,随着一身雷行之力暴动,发出“轰”的一声雷鸣震动之音。

    本来还在原地的孟楠,已经消失不见,下一刻已经浮空于胖子头顶。

    “饶~”

    还未等胖子将话说出口,孟楠一脚踢出,胖子全身当场骨骼爆裂,紧接着撞向几十米开外,如小山般的风岩之上!顿时,本来无比坚硬的风岩如同豆腐般,全部脆裂,将胖子整个人掩埋!

    “呼。”孟楠吐出一口浊气,还未活动手脚,战斗已经结束。这让让他落在地上,又施展起拳脚起来。

    “噼里啪啦!”

    随着孟楠动作的施展,全身关节处爆发出清脆的响声,其关节处周遭的雷行灵气产生出暴躁能量,于空气中发出滋滋电音脆响。

    此时,冰山美人飞了过来,看着孟楠天神一样的威武之姿,感受那雄浑单纯的阳刚气息,让这个冰山美人心跳都加快了几分,本来白皙胜雪的脸上,挂上一抹酡红,更显明艳动人。

    “王双,感谢前辈救命之恩!”冰山美人恭敬对着孟楠,抱手作揖,深施一礼。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姑娘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孟楠豪情万丈的一笑,用双手轻轻将王双扶起。

    王双一阵惊讶,见孟楠正盯着自己,赶紧将眼睛别了过去,不敢直视孟楠,脸上红晕更胜了。

    “王姑娘,你这是何故?我有什么不妥吗?”孟楠纳闷,好奇的问道。

    只见王双,别过头依旧不敢直视孟楠,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道:“前辈,衣衣服!”

    而孟楠这时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只有关键处还挂着一抹残布,身上其他衣服早就在空间裂缝中撕了个粉碎!当即只觉得脸颊一阵燥热,赶紧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套衣服。

    待衣服全部换上,两人才从尴尬的氛围中走了出来。

    王双端正的站在孟楠身前,一言不发,只是眼波流转下,竟是对孟楠的好奇。但同时敬畏非常,眼前之人,可是一招就将拓命期的两个黄沙盗击杀,不费吹灰之力,实力非凡!

    孟楠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自我介绍道:“我叫孟楠,请问王姑娘,此处是何处?”

    听闻孟楠的问话,王双脑中思索,而后恭敬的回答:“回前辈,此处为天工山毗邻,天工大漠。”

    孟楠点头,又问:“此处为何州?”

    “坎越北州!”

    孟楠听闻,立马心中一沉,继续问道:“距离艮方羡州,几何距离?”

    “三十万里之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