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别离
    “妈的!拼了!”眼看着还剩下十息时间,两人焦急无比,不由得大骂一声!

    直接放弃抵御,突然暴涨起灵气,但瞬间两人脸上分别挨上雷光重拳,变成熊猫眼,十分滑稽。

    孟楠只觉灵压巨增,胸口如遭山岳所镇,万钧重压迫使孟楠停止了攻击。

    雷浩雷傲两人见有转机,大喜过望,齐头并进,赤手空拳,向孟楠打去。

    “当!当!当!”拳脚所过,顿时发出巨大的金铁交鸣之音,音波通过空气传递,让人耳膜生疼!

    不少低阶的修士,耳朵更震出鲜血。

    两人惊惧交加,心道天魂期的肉身竟然如此恐怖,如同金铁,但转瞬间更加疯狂搏命的打向孟楠。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孟楠整个人就是最坚硬的金刚神木和玄金组合而成。

    孟楠只觉得像似被无数个巨大的撞楼锤撞击,体内五脏一阵翻涌,头脑眩晕,鲜血一口一口吐出,在这一刻竟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这时,孟楠才真正意识到,面对天魂期,即使是吃禁药短暂成为天魂期的修士,自己也毫无胜算。那墨群墨一鸣长老,是真的在陪自己在演戏而已。

    天魂期以下,皆是蝼蚁!

    “我不能再这里死去!我还要找到乐乐!”孟楠晕眩的头脑中,只有这个信念一直在呼唤自己,苦苦支撑。

    雷浩雷傲合击孟楠,虽然震惊于孟楠强大的肉身防御力,但见孟楠正在渐渐萎靡,打得越发卖力,以期当场击杀孟楠。

    在他们的意识里,就算是现在还存在一丝贪念,眼前是天魂期的修士,击杀之后,夺取他的乾坤袋,足够让他们就算成为凡人也有保命张狂的资本。

    不知不觉中,陷入癫狂!

    突然,就在孟楠快要支撑不住,意识终将模糊之时,两人的攻击戛然而止。

    一股像似从天地法则中诞生的玄妙法纹凭空出现在两人身边,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几个呼吸内就被玄妙法纹抽离体内。随即玄妙法纹像似完成了任务,消失在空气中,仿佛从来就不存在一样。

    “糟了!”感受到体内的灵力转瞬之间荡然无存,两人当场脸色煞白。

    “时辰已到!”

    “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

    “贪婪啊!”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本来可以跑得!”

    一众围观的修士顿觉灵压解除,站了起来,皆指着两人笑骂讥讽,大出了一口恶气。

    “嗷呜!”阿旺从废墟中钻了出来,发出一道狼嚎,摄人心魂。

    雷浩雷傲目光呆滞,顿时反映过来后,没有半分犹豫,拔腿就跑!

    “咳咳。”孟楠捂住胸口,咳出几道鲜血,站起了挺拔的身姿,眼睛赤红的大喊:“哪位道友借剑一用!”

    “孟前辈!接剑!”

    孟楠接过一柄利剑,紧接着,雷影闪动。

    还在逃跑的两人,似乎突然被时间禁锢当场,紧接着两颗头颅飞天而起,喷洒出漫天血雾,随即头颅落地,尸体瘫软摔倒。

    雷浩雷傲被孟楠一剑枭首!恶业终结!真所谓天道好轮回!

    “多谢!”

    “噗!”

    孟楠将剑扔出归还,内腑翻涌之下又是吐出一口鲜血,顿感无边虚弱袭来,脚下一软,直接半跪于地上。

    天魂期的肉搏,以炼魄期的境界抵抗,若非孟楠是天地遗宝化身,早就死上一百遍何止了。

    阿旺见状,飞身而来,赶紧用身体将孟楠扶起。

    “大哥!”吴用全身是血,一瘸一拐的艰难走到孟楠身边,才只是开髓九重的吴用,能够接天魂期一击未死,已经是滔天气运!

    从开始到结束,三十息的时间说起来很长,但只是在转瞬之间发生。

    “孟大哥!”

    林雨斐这时才从轩林阁赶到,见到才离开不久的孟楠已经全身血污,顿时吓得尖叫,立马跑了过去。

    “我没事!”

    看到林雨斐红肿的双眼,孟楠本来阳刚英武的脸,虽然已经布满伤痕血污,但仍旧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一群围观群众看到这一幕,顿时肃然起敬,有些修士更不禁热泪盈眶。

    “先是独战两位天魂期长老,而后更带着重伤力斩服用禁药的两位亡命之徒!先后四位天魂期!”

    “只是为了一个开髓期的异性兄弟,一个萍水相逢的林雨斐,轩林阁。”

    “侠义之辈,义薄云天,浩气长空!”

    “佩服!”

    “敬仰!”

    不约而同的,在人群中一个人拍起掌来,紧接着掌声雷动,久久不息。

    “放肆!”

    就在众人皆发出敬佩之语赞叹时,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天空上飞来黑压压一片身影,手执法棍,黑锦衣袍,头戴面具,居然全部是墨门之人,领头之人正是狼狈的墨群以及墨一鸣长老。

    孟楠轻蔑的一笑:“哼,这是要收场了。”

    墨群墨一鸣看到孟楠重伤的样子,略微一吃惊,但随即,墨群恢复到装腔作势的官腔,利用灵气将声音扩散而出。

    “墨门经查证,其罪实乃丹雷坊所为。”

    “但行法之事,唯墨门可执行,私刑在艮方羡州均为无视墨门法纪!”

    “狂徒孟楠,无视墨门法纪,劫法场,动私刑,其罪当诛!”

    “但念属激情所为,并未伤及无辜,且斩除恶徒!墨门感念天道有好生之德,留你一条生路,此有神行符一张,你且离去,此生不得再入艮方羡州,违者,杀无赦!”

    顿时噼里啪啦,将墨门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把所有罪状全部归集于孟楠身上。

    竟然有理有据,让人一时无言以对。

    话音刚落,一名墨门弟子,走了过去,将一张神行符递给了还能站起来的吴用。

    “哼!”吴用脸上愤懑不平,但依旧接过了神行符,冷哼一声。

    阿旺锋利的狼牙从嘴中,发出呜呜沉闷之极的吼声,吓得那名墨门弟子,赶紧飞回到两位长老身边,这才松了一口气。

    “墨门?”孟楠现在虚弱无比,语气却轻蔑的大骂一声:“笑话!”

    “好!”孟楠话一出口,就有围观的修士大声叫好!但在墨门弟子冷冷的注视下,人群中顿时雅雀无声。

    孟楠心中愤恨憋屈至极,但大势已去,已无法扭转局面。

    深深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孟楠转过头,无比认真的看向了身边的两人,随后用平和的语气道:“雨斐,吴用!你们可愿随我离去?”

    “我的命,接连两次皆为孟大哥所救!吴用!誓死追随!”吴用听闻,丝毫未有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好兄弟!”孟楠拍了拍吴用的肩膀。

    “孟大哥,我”而此时,林雨斐却犹豫了起来,眼中顿时滚起了泪花。

    “雨斐,我尊重你的意思。”孟楠温柔的看着林雨斐,将手放在林雨斐的头上。

    林雨斐肩膀颤抖,孟楠的答复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但万万没想到的,却是在这个时刻发生,感受到温暖的大手,林雨斐哭的更加大声了。

    “父亲父亲需要我,轩林阁需要我,我我不能离开。”林雨斐鼓足勇气,泪眼已经模糊了视线,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回答道。

    孟楠没有立刻回话,只是微微一笑,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叫林雨斐的倔将少女,仿佛要将其刻印在自己的脑海中,顿了顿,依旧用不容置疑的温柔语气道:“我会回来看你的!”

    说完,便将放在林雨斐头上的大手轻轻移开,望向了旁边的吴用:“我们走吧!”

    “大小姐,再见了!”

    “等等!”

    就待吴用准备撕碎神行符时,林雨斐突然大叫道,焦急的从身上摸出一张锦帕递给吴用,抽泣道:“这是小结巴小结巴姐姐留给你的,对不起!”

    “小结巴”吴用接过手帕喃喃自语,使劲拽在手中,一时间情难自已,七尺男儿,不禁无声哽咽任由热泪滚落脸颊。

    但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林雨斐,吴用却是淡淡的安慰:“大小姐,我并没有怪你。我相信小结巴也不会怪你的,我们有缘再见!”

    说着,吴用撕碎了神行符。光影闪动,地上浮现出传送法阵,只是在瞬间!孟楠,阿旺,吴用就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林雨斐呆呆看着眼前的废墟,仿佛一瞬间力气被抽光,跪倒在地,突然扬天大嚎,哭的声嘶力竭,手中还有一张锦帕,那是他本来要送给孟楠的,却被她留在了手上。

    这一世不知还能否再见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