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不是任何人都能惹的
    此刻,轩林阁,店门紧闭,被巨大的阴霾所覆盖。林峰头发散乱,旁若无人的拨弄着算盘,不时吆喝两声,招呼下属迎接客人,口中喃喃呓语,目光呆滞涣散,早已没了往常的神彩。那一晚的变故,让这个义薄云天的仗义老板,生生的变成了疯癫之人。

    “老爷,孟前辈一定会给我们讨回公道的。”王妈以泪洗面,一刻不离的守在林峰身旁。即使轩林阁发生这一变故,但下人们没有一个离开,对于他们来说轩林阁就是家,是共存亡的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林雨斐这几日变得无比憔悴,独自在后院中,一遍一遍的质问着自己为什么。

    自幼丧母,从懂事以来,记忆中就只有父亲忙碌的身影。为了证明自己,主动承担起轩林阁的经营,整日只和生意打交道。努力修行也是为了和父亲保护整个轩林阁,所有的一切都是以轩林阁为主进行着。

    这让她和同龄人远离,没有朋友,所有女孩家的秘密只能一个人揣着。小结巴的出现,让她有了挚友。而自己第一次杀人,却是杀了自己唯一的朋友。

    无边的自责萦绕在林雨斐的心上,让她几乎窒息,花季的年龄遭逢残酷的雷雨,于风中摇摇欲坠,直至凋零。这时,一轮太阳从少女的世界升起,那是少女心中的天神。孟楠出关,询问憔悴的少女,留下一句“哥哥,替你做主!”,就消失不见。

    “轰隆!”

    “啊!”

    正当林雨斐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时,突然,一声巨响传来,一个人从天上被砸进了院中,摔得七荤八素,吐出一口鲜血,狼狈不堪。

    “雷满?”林雨斐待看清楚来人后,惊讶的叫出了声。

    “哼!”全身缠绕着青雷的孟楠单手扶着吴用,飞身而落,阿旺狼啸于天,紧随其后。

    “孟大哥,吴用!”

    “大大小姐”吴用见到林雨斐脸上呈现出复杂的表情,让他有心无力。

    林雨斐看到吴用,出奇的冷静,并没有说什么。

    “孟大哥!你受伤了!”

    当林雨斐转头看到孟楠衣服破损,嘴角渗出血渍,随即关切的问道。

    孟楠居然去劫了法场,还真将吴用带回来当面对质!那法场之上可是有两位长老级别的天魂期高手坐阵,眼前的孟楠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横?想到这里林雨斐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不碍事的。”孟楠对着林雨斐春风化雨露的一笑,看着本来花季青春的少女变成此般憔悴的模样,心中一疼。

    金刚虎目顿时一瞪,看向雷满,声音中爆发出雷鸣:“雷满!给你两个选择!死!或!答!”

    阿旺感受到孟楠的愤怒,全身毛发炸裂,气息爆发,带来死亡低吼。

    “孟前辈!饶命!”

    雷满吓得一哆嗦,此时大势已去,眼前之人,可是硬抗两位墨门天魂期执法长老!这还是在矩子城内,作为十三座仙城之首,还特别安排的两位天魂期长老。现在这种情况,墨门千里之内已经没有第三位天魂期高手了,生死全在对方掌握之中。

    这一时刻,雷满引以为傲的头脑,在这一刻无比懊悔!大骂自己就是个蠢材!

    雷满直接吓得尿了裤子,发出一阵腥臊之味,让林雨斐暗暗皱眉。

    “都不关我事,全部是我爹计划的,从您一进城开始就是。没有我半点关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一个屁把我放了吧。”

    被吓破胆的雷满,一咕噜将所有事情,一点不落,全部推在自己老爹雷傲身上。

    此等嘴脸,孟楠厌恶的直皱眉头!吴用和林雨斐听到又是丹雷坊搞得鬼,当场眼角炸裂,喷出火来。

    吴用怒火攻心,全身颤抖,咬牙切齿,一脚狠狠揣在雷满胸口,这一脚蕴含了吴用的所有怒气,雷满直接被踢飞,狠狠撞在假山之上,假山当即四分五裂!

    雷满脸上全是鲜血,跪地求饶:“吴大哥!饶命!是我爹那老东西干的,不管我的事。”

    “冤有头债有主,我全是被我爹逼的。各位饶命啊!”

    这时,一众下人冲了出来,当阿旺发出了第一声狼啸他们就来到了后院之中,迟迟不敢出面。

    当听到雷满的招供,全部都愤怒了!王妈手当其冲,肥硕的身子一屁股就坐在雷满肚子上,紧接着无数耳光招呼之下,雷满若非早已开了髓,成为修士,否则当场就被打成猪头!凡人打修士,史上第一遭,就是王妈的大耳刮子!

    王妈点了火,几个下人,紧接着拳打脚踢,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雷满班头鼠窜,丝毫不敢还手!

    “我杀了你!”而这时,林雨斐牙呲欲裂,拔出手中配剑,就刺向雷满。

    “啊!”雷满蹲在地上,赶紧后退,但佩剑已经带着灵气出手,插进其左脚踝,雷满吃痛,惨嚎一声,左脚脚筋当即被切断,血污的五官痛的扭曲起来。

    林雨斐不消气,正是面前之人将自己闭上绝路,将父亲逼疯,导致自己误杀小结巴的帮凶,就算千刀万剐了都不为过错!

    雷满左脚已废,看到林雨斐的第二剑过来,退无可退,屎尿肆无忌惮洒了一地。

    “雨斐!且慢!”孟楠一惊,闪身到林雨斐身前将刺向雷满的第二剑抓住。

    林雨斐眼中全是泪水,质问道:“孟大哥!你干什么!让我杀了他!”

    “雷满死不足惜,但其父雷傲,还有雷浩还逍遥法外!他死了,如何去找这两人?”孟楠无比心疼的将一只大手放在林雨斐的头上:“我说过,孟大哥会为你做主的。”

    林雨斐感受到温暖的大手,收起了佩剑,抱着孟楠肆无忌惮的哭出了声。十六岁的年龄,林雨斐终还是个小女孩而已。

    王妈抹泪,想要去拉林雨斐,却被孟楠轻轻摆了摆手,制止了。

    待得林雨斐抽泣渐停,孟楠看着林雨斐,用手刮了下林雨斐的瑶鼻,道:“再哭鼻子就歪了,就没人要了!”

    听到这曾今和父亲一样的说辞,林雨斐破涕一笑,抬起了满是泪痕的精致脸颊,用手擦去泪水,抽了抽鼻子,骂道:“要你管!”

    本来凝重的后院瞬间因为林雨斐的笑骂变的稍微轻松一些。

    孟楠瞪着雷满:“若不想死,就带我们去丹雷坊!抓住雷傲,雷浩,你自可活命!”

    “是是是!”雷满忙不迭的点头应允:“我知道那老家伙藏在哪里!”

    “走!”孟楠抓住雷满,就准备飞往丹雷坊!

    “孟大哥!我也要去!”

    孟楠看着眼前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的林雨斐,心里面一阵心疼,头也不转霸气的回应:“这些事就让男人们来做吧!”

    话音未落,雷光一闪,化作一道青雷。携着雷满,和吴用阿旺就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