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雨斐出关
    小结巴年龄比林雨斐大个两岁,两女一见面,林雨斐就热情的拉着小结巴的手说个不停,而小结巴也认认真真的听完林雨斐的每一句话后,都报以温婉的微笑。

    这让轩林阁中年纪最小,又是女孩几乎没什么朋友的林雨斐顿时像是找到知心朋友一般,天天围在小结巴身边,还亲切的叫声姐姐,而小结巴也乐意有个妹妹。

    就这样,不过几日,林雨斐和小结巴就成为形影不离的闺蜜。

    林雨斐闺房之中,因为小结巴刺绣的功夫,深得众人夸赞,林雨斐生拉硬扯将小结巴拉到自己房中,硬要小结巴教自己。奈何,摸惯兵器的双手突然做起了细活,哪有那么容易。

    “哎哟。”只听得突然一声娇嗔,却是林雨斐又扎到了自己。

    ”哼!我不做了!”林雨斐小嘴一撅,将手帕扔到了一边。

    小结巴看到此幕,心中好笑,轩林阁大小姐林雨斐在外面,雷厉风行,上上下下打理轩林阁丝毫不亚于其父亲林峰的干练。但在私底下,完全就是黄毛小丫头。

    轻轻地拾起手帕,小结巴认真看向林雨斐,露出笑容:“加……油。”

    林雨斐自从跟小结巴学起刺绣以来,扎到手的次数不下几十次,难度甚至超过了她平日修行,这让林雨斐大受打击。

    不过正在气头上的林雨斐看到小结巴温柔的眼神后,最终还是只深深叹了口气,将手帕接了过来,随后放在膝盖上,将其反复折了起来,道:“小结巴姐姐,你说它真的能够传达心意吗?”

    而小结巴听到林雨斐的声音后,不禁停下了自己还在刺绣的双手,若有所思想了想后,乌黑的大眼睛看向林雨斐,认真的点了点头:”恩。“

    林雨斐看着小结巴,突然狡黠的一笑,看向小结巴针线盆里面反复秀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锦帕,冷不丁伸出小手,笑道:“那就让我看看姐姐心上人到底是谁!“

    一把就将小结巴的锦帕抢了过来。

    “啊!”小结巴一惊,脸顿时变得通红起来,赶紧站起身来去抢。

    “哈哈哈,果然是给心上人的!”林雨斐看到小结巴异常的表情,更是阴谋得逞,一个闪身一点都不费力的躲开了小结巴,坐在了床上。

    凡人如何能够和修士争抢,小结巴顿时被林雨斐弄得满面通红,但又无可奈何,只得憋红了小脸,看向坐在不远处床上的林雨斐:“给……我,打……你哦。”

    “哈哈哈。”这话引得林雨斐顿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看着此时满脸通红楚楚可怜的小结巴,笑道:“嘿嘿,放心好啦。我会保密的。”

    说着,不顾小结巴抗议的眼神,以及越来越红的小脸,林雨斐打开了锦帕,仔细观摩起来。

    只见锦帕之上,众人环绕一名翩翩白衣少侠,那名少侠背对而立,背负双兵,全身绽放光芒,不见其容,但尽显英雄之姿。而少侠目光所处,一片朦胧,却是突然阻断没有了景象。锦帕虽然看起来精美至极,但却又明显感觉到似乎并不完整。

    林雨斐看的黛眉微皱,看到这幅景象,陷入了沉思:“诶,这人好像在哪里看过呢?”

    这话一出,顿时小结巴脸又红了几分,似乎马上就要滴出水来。赶紧冲到林雨斐床前,就准备一把抢回来。

    “给我!“

    “不给,除非姐姐告诉我你心上人是谁?“林雨斐学习刺绣就是为了孟楠,但是却从未给任何人说起。见到小结巴有心上人就在锦帕之上,顿时林雨斐女孩子八卦心思涌起,誓要一探究竟。

    而小结巴哪里能随便说出口,听到林雨斐这么一说顿时脸红心跳个不停,奋力去抢林雨斐手中的锦帕。一不小心将林雨斐按到在床上,而林雨斐自然是不能服软,当即就将小结巴翻身按到在身下!

    “哼!不给我说,我就挠死你!”林雨斐小脸绯红全是恶趣味,两只小手不老实的摸到小结巴的细腰之上。

    “哈哈哈哈!”顿时小结巴只觉得一股奇痒袭来,忍不住笑出声来。

    随即小结巴也是反手抵抗,但一不小心直接抓住了林雨斐的酥胸。

    “啊!“这一抓敏感部位,顿时林雨斐满面通红,全身发软,发出一声呻吟,手中一软,锦帕掉了下来。

    小结巴赶紧去抢,林雨斐反应过来,美眸爆发出满满的不怀好意,坏坏的笑道:“哼!敢偷袭我,看我的!”

    说着,竟然直接双手齐用,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啊!啊!”小结巴顿时全身瘫软,小脸更是红似蜜桃,眼神中一片娇羞,趴在床上。

    “嘿嘿!”林雨斐顿时发出阴谋得逞的笑容,紧接着伸出小手就准备再次攻击小结巴。

    就要接近小结巴之时,小结巴突然坐立而起,双手发出奇秘之威,不甘示弱的袭上林雨斐的腰间。当即林雨斐就被痒的笑个不停,但伸出去的玉手也没停下,硬撑着也要让小结巴感受自己的挠痒神功。

    顿时,林雨斐香闺之中,两大美女香汗淋漓,银铃般的笑声环绕整个闺房,端的是一副活色生香之图。

    “砰砰!”就在两名闹得不可开交之时,门外传来了响声,两女这才停止了打闹。

    王妈的声音随即传来:”大小姐,老爷有事找你,请你快速到内堂。是关于送药之事。“

    “知道啦,王妈。”林雨斐回答道,随即将头转向小结巴:“姐姐,我们一起去吧。”

    “恩。”小结巴点点头。

    两女从床榻上起来,互相整理衣衫。

    小结巴将手帕珍之又重的放在针线盆里,随即打开了房门。

    这一开门,王妈背后不远处,吴用这时正看向这里。双目相对,顿时两人脸都红了起来,互相躲开视线。

    “咦?”当看到小结巴满面通红的样子,林雨斐当即好奇起来,看向门外。

    而吴用看到林雨斐后,在远处大声道:“大小姐,丹雷坊那边雷傲,雷浩都来了!我们赶快去吧。“

    林雨斐看到是吴用,又转头看了看小结巴,待看到小结巴一副娇羞的样子后,眼神中全是狡黠,更把小结巴看的满面通红,低下头不敢直视林雨斐的眼睛。

    “知道啦!”不过林雨斐却是没有多说什么,拉住小结巴的手,道:“姐姐,咱们走吧。”

    说着也不顾小结巴的反对,就将小结巴拉在自己身边走了出去。

    一路上,林雨斐和王妈不时聊上两句,而身后的吴用和小结巴,并肩而立,吴用东张西望,小结巴低头不语,两人心中却是心猿意马。

    不肖片刻一行人来到内堂之中,上座的两人正是林峰和雷傲,两人相谈甚欢,而雷浩站在雷傲身旁。

    “老爷,雷老板”

    “父亲,林伯父”

    吴用和林雨斐一同拜礼,语气波澜不惊。只是明显的眼神在雷傲身上闪现出一丝冷淡。

    当吴用出现后,雷傲身边的雷浩亲亲点头报以微笑算是打过招呼。而吴用也以相同的方式以示回应。

    两人之间的举动,看的林雨斐有些好奇,雷浩和吴用什么时候有过交际。

    而当雷浩将目光转到小结巴身上时,却明显一愣。那日那名衣衫褴褛的女孩如今打扮出落的楚楚动人,不禁让雷浩眼神中闪出一丝异彩。

    小结巴这时也看到雷浩,似曾相识最终记忆起了雷浩是当日借钱给予吴用的那个人,随即也是微微颔首表示打过了招呼。

    “雨斐侄女,已经是拓命期了?“此时,雷傲惊讶的看向林雨斐,心中暗道果然和当初情报的一样,立即表现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拱手向林峰道:”林大哥,真是可喜可贺啊。林家又多了一名了不得的修士。“

    “修仙之旅,其修远也。小女不过拓命,还早得很呢。“林峰展颜一笑,谦虚回应,同时不忘夸赞道:“满儿,自小天赋异禀,想必也是有大成就之人。好久未曾见他,不知如何了。”

    “哼!林大哥,莫要提那个孽障!我已经将他关起禁闭,好好反思悔过个一年半载。每日瞒着我在外面惹是生非,若非孟前辈大恩大德,几个雷满也抵不过此番罪过。”说到此处,雷傲脸上尽是恨铁不成钢之色,随即又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哎,还是怪我整日忙碌疏忽了教导,他才变成这样。雷满要是有雨斐半分懂事,我做梦都会笑醒。“

    ”雷贤弟不要自责,此事过后,雷满贤侄肯定也会大有改观。“林峰在一旁劝慰道。

    “但愿如此吧。”

    雷傲叹了口气,随即正色道:“如今大家都来齐了,在下也就不绕弯子了。”

    众人一听,赶紧聚精会神起来。林雨斐,吴用也暗自揣测这雷傲,今日又有何说法。

    林峰亦是正色道:“雷贤弟但说无妨,都是自己人。”

    “恩,林大哥。“雷傲点头回应:”此次送药之行,闻大哥人手困难,特来相助。希望以丹雷坊的力量,愿意保全此次通行。“

    说道此处,雷傲站了起来,走到林峰面前,稽首道:“还望林大哥给予小弟此次恕罪的机会。“

    语气之中尽是雷傲一片赤诚之心,悔过之意。先有赔偿灵石,后有携子登门赔礼道歉,又有如今主动来护卫送药之行。堂堂一名矩子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此摆低姿态,顿时让轩林阁一众人哑然呆滞,

    “这。“林峰亦是突然被雷傲弄得一愣,虽然人手不足的原因让林峰焦头烂额但他也并不愿意劳烦他人。

    “还望林大哥成全!”见林峰一脸为难,雷傲更是将头低下几分,语气中全是恕罪之意。

    林雨斐和吴用看到此幕虽然还是抱有以前的成见,但依旧是大吃一惊。送药之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雷傲如此低下姿态,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虽说上次被劫之事,林雨斐怀疑是雷傲安排的,但如今雷傲主动前来帮忙护卫,瞬间让林雨斐陷入茫然,怀疑是不是自己多想了而已。如果真是雷傲所做,他大可远离是非,以免被人抓住蛛丝马迹,握住把柄。

    正想到出神之时,只见林峰似乎下定决心,将雷傲扶起:”贤弟言重了,以前的事情已经作罢。贤弟厚义,当兄长的自然也不可辜负。“

    “多谢林大哥!”雷傲听闻,当即热泪盈眶答谢道。

    当众人看到雷傲眼中隐含热泪之时,顿时对雷傲大有改观。

    此番事了,林峰和雷傲拉起了家常,吃过晚饭之后才离开。席间谈笑风生,吴用,雷浩,林主簿坐在一起把酒言欢,雷浩作为命魂期修士主动为两人斟酒夹菜,让吴用和林主簿不禁感觉到诧异。

    修真界实力为尊,一个命魂期的修士如此放低姿态,先不说开髓期的吴用,雷浩居然对凡人的林主簿也是如此热情,顿时让林主簿受宠若惊。

    吴用和林主簿跟孟楠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自然也就忘记了尊卑之分,完全没有发现雷浩眼中偶然闪现出的不屑,顿时开心至极,也是多喝了几杯,哪里有半分仇家的影子。

    林雨斐坐落席间,隐隐然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年前,林雷两家最好的时段,那时眼前的两位撑起轩林阁成为矩子城灵药坊之首,可是她心目中的偶像。顿时觉得,所谓的恩怨不如像现在一笑泯恩仇,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不禁慢慢的放开了自己的心结。

    暗自看向孟楠的方向,如今两家和好如初,孟楠在其中功不可没。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

    待雷傲回到家中之后,脸上儒雅的神情立马改变模样:“姓林的,就让你多笑一会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