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万象阁
    风波即过,林雨斐一行带着孟楠回到了轩林阁。而轩林阁之主,林雨斐的父亲,林峰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

    父女相见,特别是看到爱女风尘仆仆的小脸,以及瞒着自己带着的那三十余人只剩下八人回归的景象,林雨斐的父亲撑起还有伤的身体,生生止住了即将拍下的巴掌,变为痛惜的溺爱放在林雨斐的头上。

    “轩林阁,谢谢大家了!“

    父女相顾无言,林雨斐倔强的小脸上尽是泪水,而看似坚强的林峰此刻也是双眼发红,深深的向吴用,林主簿以及几名护卫深深鞠了躬,表示莫大的感谢。

    “老爷,你待我们不薄,轩林阁就是咱们的家,何须客套话。”

    “吴用大哥说的对!”

    “我们这些兄弟,曾经落难多亏老爷的扶持才存活下来,如今轩林阁有难,我们当然不能置之不管!”

    吴用赶紧将林峰扶了起来,豪气十足的言道,几名护卫随声音附和,从他们脸上看到的全是真诚之色,没有半点做作。

    看到此景,孟楠不禁深深望了一眼这间看似不大的灵药阁上三个金黄大字的古朴招牌“轩林阁”,笔力如虬龙静卧,正气冲天,尽诛四方宵小。观字可知题字之人,定当属于一方义薄云天之辈。

    而这时林雨斐亲热的挽起孟楠的胳膊,对着林峰道:“父亲!这位是孟楠前辈,没有他,我们此次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话语间,竟显小女儿情态,看的林峰不禁有些发呆,待看清楚孟楠那气宇非凡,恍如天神之姿的盖世英杰的外表,还有那一旁如狼王出世威武而立,青蓝毛发相间的阿旺时,头脑顿时一片空白,心中震撼,用询问的眼神望向旁边的林主簿。

    此时只见林主簿,苍老的脸颊上两只精明的小眼睛笑的眯了起来,缓缓道:“老爷,这位孟楠前辈是我们于黑水林中认识的贵人!借予我们大量灵草,其中更有地级灵药赤心朱果!我们轩林阁此次必将涅槃重生!”

    “赤心朱果!”林峰当即震惊的眼睛瞪的滚圆

    还未等林峰惊讶过来,林主簿更是大喜过望的说道:“而且孟楠前辈已经获得了墨门令!”

    “墨门令!天……天魂期的前辈!”

    此话从林主簿嘴中一出,林峰只觉得脑中一阵轰然,此次自己唯一的女儿瞒着自己带领护卫前往黑水林,令他这段时间彻夜难眠,只盼一行人安全归来,只要女儿安全归来,几世传承的轩林阁不要也罢。却没想到女儿不仅完整无恙,并且还迎来贵人相助!先不说赤心朱果,一旦出手,定当迎来全城风波。就说贵人还是天魂期的一方高手,可独立一方宗门的天魂期高手!自己轩林阁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才能获得如此机缘?

    林峰毕竟也是经过大世面之人,参与过数次墨门送药,见过不少大能修士。立马镇静下来,赶紧将林雨斐拽了过来,厉声喝道:“雨斐!不得放肆!”

    说着,向着孟楠拱手,深施一礼:“小女唐突,往前辈海涵。”

    林雨斐俏脸绯红,对着孟楠吐了吐小舌头。

    而这时林峰却依旧没有抬起头来,轻声对着林雨斐喝骂道:“还不快行礼!”

    孟楠满头黑线,感叹这修真界果真按照实力说话,自己还未入得拓命期,就莫名其妙获得墨门令受到万众敬仰。无数在前世可以当自己祖父辈的老人,都对自己尊敬有加,前辈相称,这让孟楠大呼不适应。

    “如果知道我还未达到拓命期,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想到此处,孟楠猛地老脸一红,赶紧将林峰扶起:“伯父言重了!我与林雨斐乃同辈好友相称,你叫我一声小孟就好了!“

    听到孟楠如此说道,林峰更是脸上惊恐万分,连连后退,不敢抬起头来,大呼:“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这……”孟楠满头黑线。

    “孟前辈,您就答应吧。”林雨斐俏皮的看了一眼孟楠。心中不禁觉得好笑,起初自己也是和自己的父亲一样,但后来相处的日子里,孟楠完全没有架子,俨然一副兄长模样。渐渐地也才让自己适应过来,兄妹相称。可自己的父亲第一次见到孟楠,如此状态,在平时实属正常,但现在看起来就略显太隆重一些了。

    “起来说话!”孟楠无奈,详装严肃的说道,看着和自己父辈一般年龄的林峰,心中无比怪异。

    “是,孟前辈!”林峰听闻立马回应,站直了身体,一副就该如此的模样。

    “……”孟楠满头黑线。

    随后,孟楠受到了轩林阁前所未有的隆重招待,林峰更是邀请了诸多友人前来拜迎,奉孟楠为极上贵宾,位坐宾主之位。

    如此盛情,孟楠大呼受不了,但前世的礼仪让他也不得不强撑,一一应对。而孟楠礼貌的样子,更是被一群人围拢,纷纷赞叹不已,越加让人敬佩起来。

    其中,有人认出了孟楠就是今日全城轰动的天魂期高手时,更是变得顶礼膜拜,眼中尽是狂热之色。眼前的孟楠果真和传言上所说一样,慷慨济世,礼贤下士,并且观其外表俨然比小抄本上所画神人之像,还要英姿煞爽数倍!顿时,几杯酒下肚,十几名还是炼髓期,最多不过拓命期的林峰好友,竟然撞着酒胆,力荐起自己待字闺中的女儿,不求正妻之位,只途一个挂名妾室之名!这让孟楠面红耳赤,赶紧推脱!

    而这几名早已喝的晕头转向忘乎所以之人的护卫们,各个吓的面无人色,纷纷冷汗直流,心叹,这群老家伙莫非疯了不成!一群屁大一点的小修士,居然敢高攀天魂期修士,简直就是嫌命长!赶紧向孟楠告退,将自己的老爷纷纷拽走!生怕一时得罪了孟楠招来不快,引来杀身之祸!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一行人,孟楠这才长长舒一口气。而阿旺,才不管孟楠,正胡吃海喝的不亦乐乎。

    “哼!”这时,林雨斐小脸满含冰霜,狠狠瞪了一眼孟楠,香腮鼓了起来将头转到一边,看都不看孟楠一眼。

    此时的林雨斐早以换上盛装。

    只见她,身穿一袭藕荷色素面杭绸衣衫,外披赤云锦累珠薄烟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乌黑浓密的秀发被挽成一个简单的祥云髻,其上插上一支清雅珍珠碧玉花,秀雅至极。精致的俏脸上略施粉黛,整个人显得秋水伊人,琼姿花貌,一副大家闺秀打扮,竟然美得不可方物。

    孟楠不由有些发痴的看着林雨斐,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感受到一股火辣炽热的眼神,林雨斐转过头来,刚好和孟楠四目相对,顿时俏脸变得通红发烫,心中小鹿乱撞。不过却倔强的抬起小脸,粉红的小嘴翘了起来,不爽的道:”孟前辈!要不约个时日,去见见那几名小妾?“

    一股醋意,霎时间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可消散。

    孟楠一听,老脸一红,竟然不敢直视林雨斐灵气的双眼,尴尬的笑道:”大家只是开玩笑而已嘛,何必当真?“

    “是吗?”林雨斐目光灼灼。

    “咳咳!“孟楠被林雨斐瞪的全身不适,赶紧吼道:”吴用,何在?“

    只听的”咻“的一声,吴用闪身出现在孟楠身旁,拱手恭敬的回答道:”孟大哥,找我何事?“

    “今日夜色不错,灵气充裕!正是修炼功法好时刻,我们不如对练一番!”

    孟楠话语一出,吴用顿时狂喜起来:“求之不得!”

    “那便走!”说着,孟楠抓住吴用,一个闪身,空气中的灵气顿时震动,发出雷鸣之音,直接消失在林雨斐眼前。

    “孟!楠!”见孟楠居然直接消失在自己眼前,林雨斐怒不可揭,俏脸顿时气得满面通红,酥胸起伏不定!如此不解风情之人,林雨斐可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

    但只是一会儿,林雨斐又恢复了过来,无奈的将一双玉手托着香腮,有些失神的望着琉璃天窗之上的漫天星辰,暗自心叹:“他可是天魂期的前辈啊,我能配的他上吗?“

    而这时漫天星辰在林雨斐眼中幻化出孟楠英武如神人的形象,林雨斐在酒精的余力之下,眼中荡起秋水,俏脸越发明艳红润起来,美艳的不可方物。

    林峰在一旁看着林雨斐完全忽视自己,忍不住摇了摇头笑了起来,知女莫如父。孟楠不仅对林家拥有大恩,并且境界高超,礼贤下士,丝毫没有架子,当真是一方豪杰之辈。说真的,刚才要不是林雨斐在场,再借着几分酒胆,自己也非得把自己女儿推荐出去不可。

    但此刻,林峰也是心中了然,修真界一重境界一重山,轩林阁何德何能高攀的上天魂期高手。就算孟楠倾心于林雨斐,但如今林雨斐已经十六岁,不过开至神脊五髓,资质平凡,即使以后有孟楠的帮助,最多不过进入命魂期,寿命不会超过两百岁,对比天魂期已经可跃五百岁的悠久寿命,如果不能精进,只能落得红粉骷髅的下场。一个已经人老珠黄,一个依旧英姿煞爽,超然风采,这种场面是林峰断然不想看到的。

    “送小姐回房。”这时,林峰招呼身边的下人将已经醉醺醺的林雨斐扶回了闺房。

    林峰独自一人坐于客厅,端起桌上的酒杯深深抿了一口,不禁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