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须弥戒指
    跟随林雨斐一行人,几日后从黑水林外围走出来,又经过半月的马车劳途,来到了一个由墨门管辖的驿站。

    在路途中,一行人也遇到不长眼的劫匪,但均被孟楠当作沙包,让这些劫匪不仅没有落得半点好处,反而被搜刮一空,哭爹喊妈。

    孟楠无穷的战意和霸道凌冽的战斗方式,无时无刻的让林雨斐一行人震惊的无以复加。而其中要数吴用,回来的路程中,屡次的和孟楠交流战斗心德,亦和孟楠一样徒步而行,不乘坐骑,一路修行精进不少。林雨斐也因为有孟楠的陪伴,脸色好了许多,每日红晕挂在脸上,浅笑连连让旁边的林主簿也高兴不已。三十人的小队因为意外只剩八人的阴霾,也渐渐消散。仙道坎坷,朝生暮死,最为正常不过。唯独实力,才是修真界生命延续的保证。

    站在驿站门口,孟楠犹如天神的身姿和阿旺威武的形象搭配,吸引了所有修士的眼光,纷纷指指点点。亦有不长眼的修士,用神识探测孟楠的实力,但金刚神木铸造的体质,刚一触碰就被反弹让所有修士吓的满面苍白。赶紧低下头颅躲得远远的,生怕得罪了一尊盖世大能。

    而孟楠于队伍之后,周围方圆数米之内无人敢靠近,倒也给这拥挤的驿站传送阵平添了一道风景线。

    仙道大一统时代,八部神州之主设立驿站,依靠传送阵交通往来,也是十分便利。收取灵石作为使用费用,倒也互利互让,相安无事。

    “下一位。”这时,墨门传送使于阵前呼唤,正式到了孟楠一行人。

    ”孟大哥,我们走吧。“见孟楠依旧好奇宝宝的模样,林雨斐微微浅笑,当即提醒道。

    孟楠听闻呼声这才反应过来,随着队伍走了过去。

    墨门传送阵前,岗位环绕。墨门之人,着黑袍锦衣,带半截面具,各执法棍立于门前,均有拓命境界实力,威严肃穆,让人不敢靠近。其中,更有命魂期以上的高手隐没坐镇驿站传送阵。这不仅是维持秩序,更多的是捉拿墨门榜上有名的恶徒而来。

    每日传送成千数万人,作为以法立宗之门,在八部神州之中,于此项管理最为严苛。正因如此,只要是在墨门统辖之内的艮方羡州,无不卖墨门面子。别人有理有据,主持公道,虽然看起来顽固不化,但总归生活在艮方羡州的修士最为自在。

    传送门之前是一座符文拱门,其上覆盖奇异玄奥的晶石,每一名修士走入都会实时显示其修为以及记录长相,用以被墨门记录在案。

    林雨斐于墨门传送使前缴纳灵石,随后几人走了进去。

    一进入符文拱门,只见其上的晶石顿时亮起,呼吸间几人的信息于传送使手中的玉简亮起。

    “矩子城,炼髓期,林雨斐”

    “矩子城,炼髓期,吴用”

    “矩子城,凡人,林景山“

    “………………”

    见此一幕,孟楠顿时瞪大了眼睛,直呼,这仙道异世竟然也有如此先进的人口登记系统。

    这时,只剩下孟楠和阿旺还未有进入。所有人在这时,都盯着孟楠,各自攒侧这长得如此威武气质不凡之人到底何等境界。

    而林雨斐一行更是期待,一路行来,孟楠对自己的境界修为一字未提,一行人也不好唐突询问,只好忍着好奇心等待着这一天。

    “道友,还请进入。”墨门传送使,轻声呼唤了一句,语气不含一丝感情,恍若一尊傀儡。

    “哦。”孟楠木纳回应,便和阿旺一同走入。

    但当孟楠一脚刚踏入符文拱门之时,异变发生。只见符文拱门其上奇异玄奥的晶石,骤然爆发出奇异的光明。

    在场的所有人眼睛瞪的滚圆,这晶石是以储存灵气之用,越发光亮代表蕴含灵气越多,实力也就越强。这里也有不少修士,常年通行各大传送阵之前,亦见过不少大能修士使用过传送阵,引得周围之人尖叫连连,但此番情景的出现,让那些修士都不禁冷汗涔涔直流。这恍若耀日的光芒,得有多高的境界。

    吴用,林雨斐看到此幕近乎不可思议起来,虽然看过孟楠的实力,但这传送门之下,也表现的太夸张了一些。

    “命魂期?”

    “地魂期?”

    “天魂期?”

    光芒还在闪烁,这时几名立于传送门之前的执法使都不禁动容起来。这黑水林传送阵,常年不少修士进入寻获灵草,但一般都在地魂期以下,那些名声在外的高手均是不屑用这传送阵的。要是出现一尊天魂期的高手,就必须请出传送阵护阵长老前来迎接。

    所有人在这一刻均盯着那璀璨的晶石,看向孟楠越发敬畏。

    待那晶石还未停止,只见传送使额头渗出冷汗,拱手对着孟楠道:”还望前辈稍等片刻,我这就叫长老前来。“

    “天魂期,大高手!”在场所有人无比震惊,因为只有到了天魂期的实力,墨门才会请来护阵长老前来迎接。

    林雨斐一行人,顿时只觉得被幸福环绕,激动无比,自己黑水林之行,居然遇到一个天魂期贵人相助。修真界自古有言,天魂期以下皆蝼蚁。可见此境界可谓修真界分水岭一样的存在,而天魂期的实力足以堪当大宗门长老之位,更可以建立一方宗门。

    此时,吴用眼中爆发出精光,对孟楠简直就要顶礼膜拜。林雨斐俏脸红晕,看着孟楠整个人,眼睛都是充满小星星。天魂期高手,居然如此平易近人,是他们想都不敢想之事。

    只见,还未等到数个呼吸之间。传送使领着一名黑袍金甲面具的老者风风火火赶来,那老者不怒自威,身上可见灵气环绕,走动之间更有呼呼破空之音。未有释放磅礴灵压,但在场所有人无不噤若寒蝉,不敢妄动。传送阵长老之姿,至少也是命魂期巅峰,距离天魂期也是一步之遥。

    那老者如影似幻几步走来,待看清楚孟楠那天神之姿的模样稍微愣神,又见那晶石到了天魂期还未停歇的样子,不禁瞪大了双眼,一把拿过传送使手中玉简,随即深深呼了一口气。

    对着还是一脸莫名其妙的孟楠,亲声笑道:“呵呵,道友,还是收了神通吧。”

    ”哦“孟楠不明所以,自己什么都为做,那晶石就一直发出璀璨光芒,让他也十分感到诡异。

    从拱门之下和阿旺一同踏出,这晶石才慢慢停转。

    此时,只见那老者走了过来,对着孟楠上下打量一番后,随即拱手道:“老朽是墨门黑水林传送长老,墨一鸣。道友可是第一次使用传送阵?”

    “确实如此。”孟楠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多话,直言回答道。

    墨一鸣微微一愣,见孟楠有所怀疑,立马会意。将手中玉简展开,解释道:“道友莫怪。此玉简八部神州传送阵前,来往之人均有所记载。只是未有道友信息,老朽才多问一句。这亦无妨,只要道友略作登记,我墨门自然不会为难道友。且赠与墨门令,道友他日于艮方羡州使用传送阵法,皆可免费畅行无阻。”

    “这……“孟楠一时有些惊喜,这免费送上门的好处不要白不要,但转念一想,自己就是一黑户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似乎一下子看透了孟楠的心思,只见墨一鸣用手缕了缕颌下的胡须,笑着说道:“呵呵,道友莫要担心。世间散修无数,大能修士也皆在其中,亦不是都需要传送阵。我墨门只是按照章法形事,只需记录道友一丝气息即可。其他之事,只要道友不做那不义之事,道友的自由,我墨门亦不阻拦。”

    话语间将墨门的规矩摆在面前,完全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但也以墨门之威震慑不可乱做坏事。

    孟楠见墨一鸣从头至尾都没有表现出高高在上的样子,温和的让人如沐春风,倒也觉得这也没什么。虽然有些担忧自己黑户的身份,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当即应允道:“那就按照你们的规矩来吧。”

    “多谢道友配合。“说着,墨一鸣单手一翻转变出一块黑色令牌交于给孟楠,随后将玉简递给孟楠道:”道友只需灌注一丝灵气,留下一道称谓即可。“

    孟楠依样画葫芦将灵气和名字纳入玉简其中,待全部流程做完,孟楠还有些惊诧如此之快,忍不住惊奇的味道:“就这样好了吗?”

    ”这便好了。“墨一鸣收起玉简,随即笑道:”我这就传送道友一行离去。”

    “哦,那就有劳了。”

    说着,孟楠和林雨斐一行人踏入传送阵之中。墨一鸣单手一挥,那传送阵开始运行起阵眼,待目送孟楠一行人完全消失之后,墨一鸣才转过身来。

    只见墨一鸣,低声向传送使说了几句之后,便身影一闪凭空消失在原地。

    墨一鸣刚一离去,传送使踏步而出,运用灵气高声喊道:“今日传送阵需要维护,还望众道友次日再来。”

    还未等一众修士开始说上两句,瞬间从传送阵周围涌出数十名执法使护卫其左右。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一众修士莫名其妙,悻悻然只得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