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慷慨行侠惊世人!
    此次出行,均是食禄受命于他人的散修门客,生死之际还能如此有义气,在尔虞我诈的修真界,实属少见。这让其他已经准备飞散逃走的护卫,不禁有些面红耳赤,心中大骂吴用蠢蛋。神脊开启八髓,如今不过二十出头,最多三十就可以进入拓命境界,如此天赋夭折,简直就是浪费。

    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吴用运转起灵气,盯着幽影螳螂,丝毫不敢放松。这时,吴用发现幽影螳螂散发出绿光的虫目之中,竟然透露出一种神彩,突然一股冰寒的感觉席卷而来,吴用一怔,立马会意那一抹神彩叫做不屑。

    只见幽影螳螂飞羽一张,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残影,就向着人群中扑来。

    “畜生!纳命来!”胡领队骤然全身爆发出灵气,虎目圆睁,肌肉暴起巨斧迎面而上。

    幽影螳螂完全无视胡领队的攻击,左手镰刀挥出,幽寒气息一扫,那柄巨斧直接被斩断斧柄,余力之下斧头狠狠扎进了旁边的古木之中,震的古木一阵晃动。

    “什么!”胡领队睁大双眼,难以置信,面对一双极品之称的镰刀凶兵,自己珍品极的开山斧简直不堪一击。

    “小心!“见胡领队居然分神,吴用挺身而出,长剑带动灵气猛然刺出。

    剑还未靠近幽影螳螂,只见幽影螳螂飞羽猛的一闪,竟然凭空消失不见。

    所有人大惊,极目望去却再也没有幽影螳螂的身影。

    “在上面!胡领队小心!”正待所有人震惊之时,人群中的那名女孩惊骇的大叫起来,眼中尽是恐惧。

    “噗嗤!”话音未落,胡领队正有所反应,只觉得天地猛地旋转起来,随即眼前一黑,意识瞬间消失。

    那幽影螳螂,竟然出现在胡领队头顶,镰刀挥出直接将胡领队的头颅削落,脖颈狂喷出鲜血,头颅在空中打出飞旋数米后才掉落在地上,而胡领队虎目圆睁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依旧挂在脸上,死不瞑目。

    鲜血四溅,直接将身旁的吴用,全身染满鲜红。吴用脑袋一片空白,感受到脸上略带微热腥臭的鲜血,回过神来,飞身而退。此时不禁双脚开始发软,胡领队竟然一合之下被幽影螳螂斩杀,那之前数个回合的交锋,完全就是幽影螳螂在和死前猎物的戏耍。

    “撤!”骤然间,几名护卫脸色苍白,转身就逃。

    但刚一转身,只见幽影螳螂身影闪动,没有捕捉到一丝灵气波动,竟然出现在逃走的几名护卫面前,死亡镰刀挥下,几颗头颅当即飞天而起,尸体瘫软的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完了!完了!”老者脸上写满绝望,那幽影螳螂完全就是在戏耍自己一行人,而自己还妄图搏上一搏。

    “父亲!”女孩满面泪痕,一介炼髓期的修士就敢进入被称为八大禁地之一的黑水林寻灵药,坚持如此之久的她,内心终于在这一刻完全崩碎,瘫软坐在地上,伤心欲绝。

    “嚓!”幽影螳螂很是享受这群人类的绝望,似乎就是一道色香味美俱全的菜肴,竟开心的发出一道刺耳至极的鸣叫。

    猛然间,飞羽再度张开,直接冲向了人群。

    “小姐小心!”吴用踏步向前,直接挡在了女孩身前。

    呼吸间,那幽影螳螂的头出现在吴用面前。四目相对,吴用头皮炸裂。随即幽影螳螂镰刀挥出,所有人反应过来,下一刻必将是吴用身死当场的结果!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只听得轰隆巨响传来。料想中的巨痛并未传来,吴用赶紧睁开双眼,只见不远处那幽影螳螂狠狠撞在古木之上,从嘴里吐出一口绿色的血液。

    所有人震惊,只见幽影螳螂和吴用之间,站着一人一犬,全身缠绕起滚滚青雷,恍若天神降临。

    正是孟楠和阿旺。

    “高阶修士!”所有人大惊,随即大喜过望。

    “…………”看到一地的头颅,残肢和鲜血,孟楠极力稳住自己的心神,但这种血腥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身临其境的接触,闻到那空气中浓烈的血腥之味,作势欲呕。

    “呕~~~“丝毫不顾形象的,孟楠直接吐出来,但这么久来身体里没有吸收一丁点食物,却只是发出干呕,吐出酸水。

    “………………”所有人一阵无语,不明所以。

    而幽影螳螂回过神,感受到孟楠和阿旺身上毫不掩饰的中部王虫食金雷蚁的气息,顿时大骇,立马撤身,张开飞羽,就准备逃离。

    “阿木哥,那家伙要逃!”阿旺警觉赶紧叫了一声,但还未等孟楠做出反应,自己就直接冲向幽影螳螂。

    青雷身影闪动,带着灵气爆破,散发出雷鸣之音,幽影螳螂还未完全展开飞羽,阿旺獠牙伸出,凶相毕露就将幽影螳螂扑倒,疯狂撕咬。

    “嚓!”幽影螳螂痛苦嚎叫,竟然生生被阿旺撕掉一只触手。赶紧挥出镰刀,砍在阿旺身上,却只发出金铁交鸣之音,溅起火星,丝毫没有对阿旺造成一丝伤害。

    “这是什么灵兽!如此威猛!”老者目瞪口呆的看着阿旺,震惊的无以复加。

    “阿旺!你给老子留一点!”连续数日奔跑,没有遇到一个生灵,让孟楠大呼无趣,他现在是非常渴望知道自己的力量底线,熟练这幅身躯。看到阿旺丝毫不给自己机会,当下不满意,直接冲了过去。

    “轰!”空气中带动雷鸣之音,孟楠见阿旺正无比亢奋的撕咬幽影螳螂,完全没有听到自己的喊话,忍不住直接将阿旺撞开。

    “死阿木!”阿旺狠狠被撞在古木之上,当即咒骂起孟楠。

    所有人又是一愣,这是在演何出?

    而幽影螳螂见阿旺被撞开,抓住空隙张开飞羽就飞了起来。飞羽疯狂的煽动,直接凭空不见,消失在了所有人眼中。

    “哪里跑!”孟楠大惊,双拳立马运用起崩雷拳功法,周遭灵气全部被吸引,爆发出雷鸣之音,全身缠满暴躁的青雷,拳头向着四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挥出。

    拳劲挥出,所过之处,爆发出雷暴之音,竟然将四周的古木全部生生打开裂口,而雷行毁灭之力更是在树木中肆意冲撞,散发出烧灼臭味。猛然间,周遭窜天古木全部崩塌倒在地上。

    所有人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恍若做梦。

    而满身血污的吴用眼中更是透露出无比崇拜之色。

    “嚓!”狂暴的崩雷拳劲直接将隐身欲逃窜的幽影螳螂打中,让其发出一身哀鸣。无数狂暴的雷电拳劲继而钻进幽影螳螂身体,肆意破坏。瞬间将幽影螳螂直接烧焦,从空中坠落。

    看着全身烧的黑漆漆的幽影螳螂,孟楠意犹未尽,这才不好意思的对着阿旺说道:”不好意思啊,阿旺!剩下的就交给你吧。“

    阿旺投来一个哀怨的神情,也不管周围还有其他人,走向幽影螳螂的尸体,疯狂的啃噬起来,犹如嗜血饿狼。

    “…………“此时周遭无比寂静,采集灵药的一行人,由衷的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直呼:”哪里来的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