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哪里来的凶人?
    “嘭!轰!”

    就在此刻,只听的两声巨响,一道身影狠狠砸在石林的石柱之上。待灰尘散尽,显现出人影真身,待看清楚来人,不禁让严盛眼睛瞪了起来:“远儿!”

    “师……师尊!救……救我!”

    只见此刻王远口吐鲜血,身上扎满一柄柄锐利的小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血狱鬼幡无力的躺在手上,王远此刻竟然已经无法站起来,哀求的看向严盛。

    ”咻!咻!咻!“还未等严盛起身救人,九柄带着风声呼啸而至的飞剑就猛刺而来。

    严盛眉头皱起,衣袖狠狠一挥,一道诡异的墨绿色灵气气团飞出,将飞剑全数击散。

    但飞剑在转瞬间又集结起来,转移目标向倒在地上的王远刺去。严盛大惊,双手掐诀,几只飞头蛮凭空而出,撞向王远,将其击的飞了出去。

    “叮铃!”金铁交鸣之音响起,九柄飞剑撞击在石柱之上,散落一地。

    “纳命来!”一声厉喝传来,刘伯悄然出现在严盛背后,一柄利剑猛然刺出。

    瞬间刺穿严盛的灵气护罩,余劲之下,就要扎进严盛的身体!

    严盛大骇,束缚蒲阳的剑牢瞬间解开,化作一道银芒将刺进自己灵气护罩的利剑当场斩断,严盛周遭灵气骤然间暴涨,随之一震,巨大的灵气震荡波扩散,将刘伯震的倒飞出去。

    “噗~”刘伯狠狠撞在石柱之上,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将石柱染成血红一片。

    “好机会!”

    没有了束缚,蒲阳眼中精光闪烁,抱起乐乐,没有丝毫犹豫,全身白色灵气环绕,就冲进了灵气空洞!

    “哪里跑!”严盛眉毛一挑。

    电光火石之间,刘伯强压身体的痛楚,飞身至灵气空洞前,将严盛挡了下来。

    “找死!”

    严盛大怒,先是被蒲阳当猴子一样戏耍,现在差点被一个命魂初期的修士暗算。平日里自己一直小心行事,从未被暗算,只有自己暗算别人,没想到今日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想到这些,严盛恼羞成怒,什么天地遗宝已经不再重要。只要将眼前这老者击杀,自己搜魂便是。此刻最重要的是将蒲阳击杀,夺回神体!否则,永无安宁之日!

    正待严盛准备出招之时,刘伯突然露出决绝的表情。

    刘伯比任何人都知道,天魂期不仅从境界上完全秒杀自己,其战斗经验也绝非像刘远这般几乎为零,即使王远手拿地级兵器也丝毫没有施展出其威能。

    而每一位天魂期修士可都是经历无数生死大战,才有如今的成就。天魂期修士想要杀自己易如反掌。刚才不过是趁着严盛分神,偷袭成功!现在,直接面对毫无胜算!

    思虑间,刘伯眼中精光一闪,还未等严盛反应过来,双手紧随口中繁复的法诀在空气中点指画印。不到一息之间,只见石阵所有极品灵石上的玄奥法则纹路顿时爆发出湛蓝色光芒,如有实质的翠绿色灵气波纹化作无数股水脉注入刘伯的体内。

    骤然间,刘伯身上的衣衫全部被震飞,原本瘦弱的身体猛然间肌肉如炸裂般鼓起,身上的血脉从皮肤上蹦出,似乎下一刻,将从身体中爆炸!而刘伯的气息此刻暴涨,一股灵压铺天盖地而下,竟然直接从命魂期跃至天魂期!

    “你这是什么功法!”严盛大惊,立马飞遁远离,警惕的看着刘伯

    刘伯现在眼中布满血丝,七窍之中亦有鲜血流出,此时环视四周,自己所爱的桃源村,那些昔日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孩童,热情淳朴的村民已然化作冤魂,惨死于非命之中,而自己所珍爱的孙女被人强行带走生死不明。

    而这所有的一切正是眼前之人,一手造成,只见刘伯抬起头怒视严盛,声嘶力竭的叫道:“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话音未落,刘伯全身肌肉开始龟裂,从皮肤中透露出璀璨的翠绿光芒!七窍之中的灵气疯狂外泄!刘伯的气息猛然又增大数倍之上,达到天魂中期!而周遭的石柱受强大灵气的干扰,充盈的灵气将石柱上本来的裂痕纷纷冲破,数不清的极品灵石散落而下!

    “天魂中期!他要自爆!”严盛面色惨白,赶紧将灵气释放至极致,手中释放出墨绿色灵气将王远包裹,飞至自己身旁。

    王远亦是惊惧异常的看向严盛:“师尊怎么办?”

    师徒二人绝对没有想到,眼前只是命魂初期实力的老者,竟然能够强行吸收如此庞大的极品灵石石阵。一旦自爆,再引起一万零八百枚极品灵石的连锁爆炸,方圆数百里,尽化作一片火海!

    ”刘伯!不要!“此刻一道白影冲进石林,赫然是全身鲜血的阿旺正叼着孟楠跑了进来。

    而此刻孟楠已经从天髓精中跃出,冲到身边,对着刘伯大喊。

    “是天地魂灵!”当看到孟楠的身影,严盛师徒眼睛瞪的滚圆,但此刻他们束手无策,在刘伯天魂中期的灵压冲击下,严盛正艰难的抵挡,分身乏术!

    而此刻五大主石柱,七十二小石柱在充盈灵气之下,散发出极其璀璨的光芒。赫然间竟释放出九色之光,在夜空之下,绚丽至极。

    突然,空间一下震颤,四周环境变得模糊,石林四周的环境幕地像万花筒一样开始转变。

    古木丛林,深渊海域,熔岩地火,荒漠平原;片刻间竟然变换了数个景象,但依旧没有停下!

    “石林在传送方位!现在必须离开!”严盛大惊,这石林竟然在灵气重压之下,激活了阵眼,改变了阵型,开始转变方位。如果还不趁此出去不知会被传到何处!这下严盛才真正意识到这方秘境的不一般!其中奥秘,可不仅仅只有这石阵这么简单!

    “阿木。”就在此时,一道慈祥的声音传向孟楠。

    只见刘伯此刻皮肤斑斑龟裂,璀璨的灵气光芒从皮肤中透出,似乎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微笑着对孟楠说道:“一定要找回乐乐。”

    “不要!”孟楠意识震颤。

    突然孟楠和阿旺,被灵气托了起来,飞向了灵气空洞。一进入空洞,周遭翻滚起奇异的空间之景,缤纷色彩,绚烂至极!突然一道庞大的灵压向孟楠以及阿旺袭去,如遭雷击,孟楠阿旺当即晕了过去,不知所以。

    “四方魔使!”而这一刻,严盛法诀施展完毕,脸上出现玄奥诡异的蛇形符咒。

    猛然,四名魔使从虚空最黑暗处走出,手拿四把死亡寂灭凶兵,就冲向刘伯!

    “就是现在!”严盛带着王远就冲向灵气空洞!

    “去死吧!”刘伯猛然大喝,所有灵气爆炸开来!瞬间卷起狂暴的灵气震荡波向四周扩散。

    四名魔使手中凶兵,实时挥下!

    “轰!”黑夜下,一声巨响响彻天际!强大的灵压带起摧枯拉朽的灵气风暴,片刻之间,席卷方圆百里,无数参天古木被拦腰折断。

    可是突然间,还未达到最远处,狂暴的灵气风暴竟然又快速的收缩了回去。

    两枚明月高挂于夜空之中,月光皎洁,静夜安详,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此刻,距离黑水林百里之处,一个人迹罕至的树林,却是出现一片村庄。而那村庄的南面,赫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