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只是改变命运
    “远儿,将那女孩赠送于蒲阳公子!“严盛满意的看向蒲阳,向一旁的王远嘱咐道。

    “是!师尊”

    说着,王远走了过去,一把将乐乐抓起,当看到乐乐的五官时,王远不由露出垂涎之色,但转瞬间想起乐乐拓命期的修为时,却变得不屑起来。

    “不要!”乐乐哭喊着大叫,慌乱挣扎。

    “乐乐!”刘伯被严盛灵压所困,极力运转起周身灵力,满脸通红,双眼蹦出血丝,额头青筋崩显。但境界上的差距,山岳般的沉重灵压让刘伯动弹半分都像使劲全身力气。

    “混蛋!“孟楠见此一幕,更是疯狂的大喊。

    与自己朝夕相处,视若亲人一样的乐乐即将被人抓走,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番痛楚,让孟楠心如刀割,身不如死。

    “扑通!”乐乐挣扎中,孟楠从身上掉落。

    但此番景象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乐乐此时面色苍白,本来倔强的俏脸上此刻尽显绝望,被王远强行拽了起来。

    “慢着!”当走过严盛旁边时,严盛突然说道。

    “前辈还有什么疑问吗?”蒲阳心中微颤,此番他已经做出此种可以让自己身败名裂,天缘山庄蒙尘之事,可不想再出什么差错。

    严盛笑了起来:”我们杀了她的家人,留下祸根。而她将成为公子侍女,必定时常服侍在公子身边。与其留下祸根,不如让老夫代劳,将她记忆抹去,以免你我后顾之忧。“

    “不要!”蒲阳面色一变,立马喝止。

    严盛奇怪的看向蒲阳:“公子什么意思?”

    “多谢前辈好意。”意料到自己失态,蒲阳恢复原状,看着严盛解释道:”此女子不过拓命期修为,严前辈已经达到天魂期,晚辈是怕她承受不住灵压,扰乱了她的神智,变得疯疯癫癫这就不好了。“

    嘴上虽这么一说,但此刻蒲阳心中却是大骂:“老奸巨猾之辈,连一个拓命期的修士都不放过,害怕日后生起祸端!”

    “公子多虑了。”严盛眼睛眯了起来:“论魂灵能力玄黄老鬼亦被我所抹杀,这点小事就让老夫代劳吧。”

    话语刚落,严盛眼中冷芒一闪而过。就将右手盖在乐乐头上。灵气翻动之间,一股肉眼可见的墨绿色灵气就透过手掌传入乐乐脑中。

    “啊!”墨绿色灵气刚入脑中,如遭重锤击打,头痛欲裂,让乐乐痛的惨叫起来。瞬间脑中一片模糊,脑中的记忆被打散成无数个碎片,飘散在脑海之中。乐乐眼瞳涣散,当即晕了过去。

    蒲阳紧紧盯着严盛手中的乐乐,心中嘀咕:“可千万别是……“

    “咦?这是怎么回事?”正在思虑之间,只见严盛眉头一皱,竟然发现自己在将乐乐的记忆打碎之后,想要再进一步抹除记忆碎片时,却发现自己的灵气难以寸进,不由得加大墨绿色灵气的渡入。

    蒲阳见此一幕,心中莫名一震,只听的大叫一声:“不好!”

    还未等严盛师徒反应过来,骤然间乐乐全身爆发出炫目白光。随即一身巨响,将所有人弹的飞了出去,墨绿色的灵气瞬间从身体中剥离而出,四散消逝于空气之中。乐乐此时身体躺在空气中漂浮而起,白光圣洁无匹,笼罩在乐乐身上,如受天地护佑,似一尊沉睡的仙女。

    所有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纷纷愣住。唯独蒲阳,快速反应过来,运转起全身灵气,双瞳透出白光,全身水雾灵气环绕,以迅雷之势,飞向乐乐身边,一把将晕迷的乐乐抱了起来,向村口石林飞遁而去。

    “不好!”这时,严盛才反应过来大叫:“那女孩是神体!无意识下竟受法则保护,自我排除异己,是水行中的圣莲仙体!”

    说罢,严盛也不管周遭王远以及刘伯,就飞遁追了上去。一尊神体培养起来,天地遗宝连屁都不算!

    想到蒲阳早就知晓此女是神体,故意隐瞒事实欺骗自己。这种被小辈狠狠摆了一道的屈辱感,让严盛暴怒异常!

    天魂期修士的遁速如何之快,眨眼间就将蒲阳追上。

    “碧光剑,出窍!”蒲阳大喝一声,腰间地级兵器飞遁而出就狠狠向严盛劈去。

    “哼!”只是一挥手之间,碧光剑就被严盛击飞。

    蒲阳眉头凝重,单手在空气中结印,两枚玄奥灵符凭空出现,围绕在蒲阳身边,吸收四周的灵气,瞬间飞遁之速加快数倍,留下一道残影,只是一个呼吸之间,蒲阳来到了石林,全身白光乍现,就向灵气空洞走去。

    “哪里跑!”

    正在此刻,严盛猛然而至,双手结印,一缕银芒从严盛腰间闪现,瞬间于空中化作数柄利剑,从天而降。铸成一座剑牢将蒲阳罩在其中,紧接剑牢锋芒之上墨绿色灵气滚滚环绕,竟将剑牢里面的所有灵气全部抽空!

    没有一丝灵气感应,白光瞬间从身上消失,蒲阳脸色巨变。而这时,唯独乐乐依旧被圣光环绕,不受丝毫侵害。

    见此一幕,严盛脸色变得更是阴冷无比,前所未有的屈辱感袭上心头,恶狠狠的盯着蒲阳,恍如恶鬼。

    强压怒气,严盛不禁怒极反笑:“果然是当今天下最受瞩目的天才,论修为功法,论心思缜密,普天之下有几人和你相比?”

    “竟然以小玄水王体成功欺骗老夫,让老夫误以为是神体!妄图带走真正的神体!”

    小神体和真神体虽然一字之差,却相差万里。小神体世间罕有,但也并非万年不遇!其有真神体十之三四的法则威能也受世间各大修仙宗门趋之若鹜,但其威能必须要拥有充足的灵气辅助才可以施展,灵气不足则和普通修士无二!而真神体已经脱离了灵气的束缚,由自身神髓产生灵气而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并且全力施展威能之下,可借天地法则,更有天罚降世,是小神体永远无法与之对比的!

    虽然小神体亦可进化成真神体,但庞大的资源消耗,以及微乎其微的成功率,并非每个门派所能承担!只有等待天大机缘降临,成为真神体威震一方!而这份机缘,于修真界传闻,便是寻找与小神体同属五行之一的真神体,共修神体威能,激活天地灵气重置小神体之神髓,最终变为真神体!其成功率十之五六,以堪比夺天地造化!

    想到这些,严盛脸色越发的不好看起来,蒲阳是小神体,如若将乐乐带回,不肖数十年,在天缘山庄强大的资源支持下,很有可能将出现两尊神体!震动天下,无可睥睨!而同属一州的云覆宗将永无宁日!

    “蒲阳!你可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严盛恶狠狠的盯着蒲阳说道。

    这下是彻底撕破脸皮,蒲阳无惧的看向严盛:“姓严的,你不妨一试!”。

    此刻蒲阳也在赌,严盛是否敢真的动手!虽然自己被灵气束缚但手中亦拥有墨门长老赠与的令牌,捏碎之后,将通知墨门长老前来!到时候将严盛抹杀,自己最多失去成为真神体的机会,但可逃过一劫!

    “哼!那老夫就送你上路!“而这时一听到蒲阳依旧嚣张的语气。严盛大怒,早已被蒲阳磨去了耐性,说着就掐动法诀,灵压似洪荒席卷而来,蒲阳当即脑袋变得炸裂般疼痛,跪在地上。

    强大的灵压让蒲阳额头渗出冷汗,万万没想到严盛竟然真的动起手来!随即单手摸向腰间,就准备捏碎墨门令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