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顿开铁索走蛟龙
    “这是!”严盛,王远,以及刘伯看到此幕都被惊讶的目瞪口呆。

    严盛脸色大变,眼睛瞪的滚圆,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这……这……这是玄水王体,能够自由控制五行之水的神体!我本以为你是修炼长春心经的缘故,没想到你竟然是神体!这世间自从天地通道崩碎后,已经万年不曾有神体出现!没想到你竟然是神体!”

    而此时蒲阳笑意更浓,这个效果就是他所要的。自古以来,世间一共出现过二十七种神体,传说中每一尊神体都最终成为一方万古至尊,统领一方势力。但天地通道崩碎之后,灵能溃散,神体已经成为传说。此刻,一尊神体出现在众人眼前,如何不让严盛震惊的失态起来。

    “神…………神体!”王远彻底脸色惨白,回想起严盛所说天赋不如机遇,但在神体面前一切说法都显得苍白无力。神体是天地法则所赐,世间能有什么天地遗宝能和法则恩赐对比!自己和蒲阳的差别,只有天壤云泥来形容。

    “没想到天缘山庄出现了一尊神体!”严盛有些嫉妒的说道:“天缘山庄竟然将你拥有神体之秘,一直隐藏!神兵加上神体,天缘山庄难道想要统治人疆?”

    “我的两位师尊将神体广而告知于天下,必引来风波,我天缘山庄万年以来从来是化干戈为玉帛,亦没有统治霸权之心。何须自寻麻烦。”蒲阳缓缓解释道,紧接着话锋一转,带着略有威胁的语气盯着严盛:”神体乃天地法则所赐,一旦陨灭将降下天罚,我想,天魂期实力的严前辈又能抗下几道天罚?“

    严盛眉头皱了起来,传闻中神体陨灭之处,将降下天罚。玄水王体,五行属水,则天地间的水行之力将会将这方空间的所有生命抹杀,神魂俱灭,以惩此逆天行径。有古书记载,一尊神体被抹杀在一方国疆,那方国疆竟被天罚化作一片荒漠,从此从世间消失!

    “那你想怎样?”严盛此刻只觉得棘手至极。

    蒲阳将气息收回,笑了起来:“化干戈为玉帛,极品灵石,天地魂灵我都可不要!“

    说着,蒲阳将手指向此刻俏脸惨白,跪坐在地上的乐乐:“我要她。”

    “什么?”乐乐,刘伯,孟楠惊讶的大叫。一股前所未及的危机感顿时袭上孟楠心头!

    “一名拓命期的女子?”严盛顺着蒲阳的手指看向乐乐,不禁怪异的看向蒲阳。

    在严盛眼里,乐乐虽然长得乖巧漂亮,在凡人眼里确实属于天降之物之姿。但拓命期修为对于灵气的掌握还在入门之间,其容貌因为没有灵气的孕养对比那些高级女修的超然出尘的气质少了不止一分半点。蒲阳作为万古巨头的传人,如果想要高级女修作为双修伴侣,不知这人疆有多少女子投怀送抱,严盛实在想不通蒲阳为何会如此选择。

    “老狐狸!”暗骂一声,蒲阳见严盛满脸疑惑,拱手恭敬道:“之前对严前辈,王远道友多有得罪。蒲阳实乃无礼。此次秘境乃二位发现,如果我还威胁强行分一杯羹,就真正的说不过去了。即化干戈为玉帛,又何须再起争端。”

    “此行,我便只取一毫!观此女不过豆蔻碧玉之年已经拓命期,且姿色亦数上乘。我便起了爱美之心,想将其纳为侍女。”

    言语间竟然将乐乐当做物品一样。无论蒲阳还是严盛师徒,对待凡人均是像看待动物一般。

    “蒲阳公子,还真是好雅兴!”严盛释然笑了起来,心道这蒲阳果然心思缜密,没有拿自己的秘密威胁自己,亦没有自持神体再威胁夺宝。否则就算自己拼着神魂俱灭也会将其抹杀。

    想到这里,严盛眼珠一转,满脸竟是狡诈之色:“既然已经化敌为友,蒲阳公子如果能够表示一番真诚之意,便是最好。”

    “严前辈的意思是?”

    “远儿,将血狱鬼幡借给蒲阳公子一用!”严盛盯着蒲阳,嘱咐道。

    “是,师尊!”王远听闻,立马会意,阴冷的一笑,就将血狱鬼幡扔给了蒲阳。

    “…………“接过血狱鬼幡,蒲阳顿时变得脸色惨白。

    只听的严盛缓缓说道:“这些村民受极品灵石孕养,其魂灵比普通人精纯数倍之上。剩下的这些人,蒲阳公子就代劳王远收集一下吧。”

    “你!“蒲阳脸色大变,身体颤抖起来。

    严盛此番行为就是逼着蒲阳和自己绑在一条船上。

    修士视凡人为草芥,但修真界却也从来不耻于对凡人下手。更有墨门等名门正派,在各大凡人疆界设立据点进行管辖保护。修士如若随意对凡人动手,无异于在挑战修真界的道德底线。如果被人传出,天缘山庄的传人肆意屠杀凡人,蒲阳必将身败名裂。

    ”怎么?蒲阳公子,不愿意结交我这个朋友?“严盛面色一冷,沉吟道。

    “哼!”蒲阳瞪着严盛,冷哼一声。眉头皱起,似乎做了决定一般,眼睛立马闭了起来。

    只见蒲阳将灵气注入手中的血狱鬼幡,猛然一挥,数十只厉鬼从幡中扑出,向着四面八方飞去。瞬间整个桃源村,鬼哭狼嚎之音弥漫天际,厉鬼将村民们的生魂全部抽出,狠狠撕咬起来,村民们凄厉的叫声令人心惊胆寒。

    “啊!!!”

    “妈妈,我要妈妈!”

    “刘伯,乐乐姐!”

    “啊!!”

    惨绝人寰的哀嚎之声传遍整个桃源村,昔日桃源,片刻之间变为地狱,不到呼吸间,桃源村的所有村民死于非命。

    “汪!”阿旺见此一幕,发狂的狂吠,竟然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就扑向在一边的王远。

    “滚!”王远单脚狠狠踹出。

    阿旺当即被踢飞出去,狠狠甩在地上,嘴角眼睛渗出鲜血,抽搐哀鸣片刻后,便不再有任何反应。不知死活。

    “不要!”乐乐,刘伯眼角迸裂,双眼布满血丝,泪水从脸颊滑落,心如刀割。

    “啊!”孟楠更是心神剧颤,意识瞬间变得一片混乱,就要从天髓精中出来。

    “阿木,不要出来!不要出来!”此刻的乐乐,伤心欲绝,泪痕迷失了双眼,但依旧紧紧握住擀面杖,小声的抽泣道。

    “乐乐!刘伯!”孟楠几乎用哭着的语气喊道。

    但此刻乐乐,像似没有听到孟楠的话语一样,不停的抽泣着,美眸全是泪水,让人心痛无比。

    “你们这群畜生!!!“刘伯睚呲欲裂大叫起来。

    “哼!这下满意了吧!“蒲阳面色苍白,将血狱鬼幡扔给了王远。

    “呵呵,蒲阳公子果然英雄少年!做事果断!”严盛笑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下算是彻底将蒲阳和自己绑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