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化形之变惊天地
    “蒲阳?!“见到来人严盛师徒惊讶的叫道。

    随即,严盛目光一寒,冷冷的看向蒲阳:“蒲阳公子,你是在跟踪我师徒二人吗“

    蒲阳慢慢的走了过来,环视周围,村民们哭喊声漫天,除严盛师徒以外,唯一拥有灵气感应的只有一个拓命期,一个命魂期以及一只灵兽。

    “咦?”这时,当目光看向乐乐,蒲阳却突然愣住了。一抹强烈的同质感袭上心头,蒲阳还惊讶的发现自己目光中的乐乐身上竟然微微散发出莹莹白光。这一缕白光异常的熟悉,犹如自己天生就能感应得到一样。

    当乐乐身上的一缕莹莹白光越发与自己心中戚戚然时,蒲阳心中震撼,但极力稳住下来,平缓的将目光看向严盛。

    其他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此时蒲阳的异样。

    “蒲阳!”王远手握血狱鬼幡,看向蒲阳。前些日子被蒲阳屡番羞辱,今日又突然出现,必然是另有图谋。想到这里,王远眼神越发阴森可怖。

    “是血狱鬼幡!”当看清楚王远手中拿着的竟是玄黄老鬼的武器时,蒲阳不禁也在刹那间脸上肌肉微微颤动,心下暗骂。

    蒲阳万万没想到,墨门通缉榜上玄黄老鬼猎命锁的崩毁是严盛师徒所为。一想到这些,不由暗叹自己远远低估了这两师徒。刚才一进入秘境,就直接就上前质询,实在是失策!

    脑中思路千回,蒲阳立马恢复镇定,只见蒲阳态度恭敬的拱手解释道:“严盛前辈误会了,我只是碰巧路过此处,发现一灵气汇聚的空洞之处,好奇进来一探,没想到就碰到二位了。”

    这话讲的坦坦荡荡,似乎是真的一样。但仔细一听,很明显的逻辑不合,分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严盛眼睛眯了起来,笑着道:“那还真是巧合,那蒲阳公子现在想作何打算?”

    话语之下,就是让蒲阳说出个来由。虽然蒲阳为万古巨头天缘山庄当代最杰出的弟子,但只要蒲阳要是意欲和自己抢夺巨宝,严盛决定能在呼吸间将蒲阳抹杀当场,毁尸灭迹。

    天魂期以下皆是蝼蚁!

    话语即罢,严盛身上的灵压悄无声息的释放开来。

    感受到那强大无匹的灵压向自己袭来,蒲阳脸色巨变,但强烈自尊心不会让他因此而畏缩,只在呼吸间,蒲阳恢复平静,恭敬的回答道:“严前辈已经进入天魂期,天魂期以下皆是蝼蚁,何必向我一个晚辈出手?“

    严盛盯着蒲阳道:“这里一方秘境!蒲阳,抹杀你不过转瞬期间,你又有何能?”

    虽然自己已经是天魂期,但严盛此刻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对方可是万古巨头的传人,身上秘宝无数,稍微有所闪失,那阴沟里翻了船的事说不定就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王远早就和蒲阳有所过节,更是讥讽道:“天缘山庄传人又如何?蒲阳你屡次三番挑衅,此次又跟踪我们,来这方秘境插上一脚,你当真觉得自己无敌了吗?”

    蒲阳闻言,详装笑了起来,完全无视王远现在耀武扬威的样子,此刻蒲阳心中亦是没有底,虽然早已料想到云覆宗长老严盛不可能仅仅是地魂期初期,但却没想到严盛竟然已经达到了天魂境界,距离天魂中期也已经一步之遥。

    自己虽然身上有许多师门给予自己保命的法宝,先不说这方秘境蕴含那数万枚极品灵石,外加天地魂灵这个天地遗宝的巨宝。就从那王远手中拿的血狱鬼幡说起,那玄黄老鬼肯定是被此二人所杀,还有那堂堂名门正派云覆宗的长老却使用的是被正道痛恶至极的极道功法魂灵之术。

    如此一番思虑,蒲阳连想都不用想,不说夺宝之事,自己知道如此多严盛的秘密,严盛这个隐忍的老狐狸肯定会直接痛下杀手,将自己抹杀当场。

    看到严盛阴郁的表情,还有那股逐渐增大的灵压,命魂中期的蒲阳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额头不禁渗出冷汗。

    但蒲阳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这也让严盛警觉异常。

    “你在笑什么?”严盛阴冷的注释着蒲阳,犹如盯上猎物的毒蛇,暗自算计,蒲阳必须一举击杀,如果让他逃离将自己的事情告之天下,自己可就彻底无法再修真界立足了。

    只见蒲阳微微笑道:“严前辈,与其徒增一方仇家,为什么不愿意多交一个朋友?‘

    “你是什么意思?”严盛盯着蒲阳,似要看穿蒲阳的心思。

    “严前辈想要抹杀我,不过转瞬之间。但严前辈也要知道,我天缘山庄傲立巽黎昌州万年。我是两位双圣的爱徒,我一旦生死,他们怎又可不知?”

    “哼,你的两位师尊如何知道是我杀了你?“严盛冷冷笑道,接着看向蒲阳的眼神越发嗜血:“我倒也想尝尝蒲阳公子你四魄的魂灵能量。“

    天缘双圣,天缘山庄当代的两位庄主,圣人之境,傲立在这方苍穹之下的盖世大能,这天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得罪。但此刻严盛并没有什么顾忌,他修炼的魂灵之法,四方魔使出动,直接夺魄猎命,吸收进入自己的身体,从此从世间消失,寻无可寻。

    此刻严盛的样子完全和平时道貌岸然的样子截然相反,阴森嗜血,恍如一方魔头。

    “老狐狸!”蒲阳心中一颤,暗骂一声,但表面上却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既然如此,那前辈你看我这样,你又有几层把握,能安然身退?”

    话语即罢,蒲阳将身上所有的气息释放开来。双瞳在瞬间散发出光芒,全身被一抹淡淡的白色光芒覆盖。此刻周遭的灵气,悄然之间向蒲阳聚拢。蒲阳此刻头发在灵气的波动下如碧波扬起,四周空气中的水行之力竟然在幻化出一层薄薄的水雾将蒲阳包围,说不出的超神入化之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