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青铜神碑
    ”果然是修士!“严盛看向刘伯的眼睛眯了起来,2级灵兽堪比拓命期的修士修为,一个命魂期修士,一个拓命期修士。稍微注意了下乐乐,严盛没来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但感觉转瞬即逝,让严盛大感疑惑,但此刻严盛没有多想,一心都在消失的孟楠身上。

    只见严盛查明了情况后,冷淡的目光看向刘伯,问道:“这方秘境,可是道友布下?“

    “汪汪!”明显感觉到了严盛身上的气息不对,阿旺全身炸毛对着严盛狂吠起来。

    一众村民吓了一跳,纷纷疑惑的望向刘伯。

    “这方秘境已经存在百年,前辈既然前来也是缘分,不妨二位稍作休息,我再向二位详细说来。”刘伯手中渗出冷汗,几月下来百密一疏,终于还是让这两人通过灵气空洞进入,没有直接回复严盛的话,刘伯赶紧转移话题。

    “前辈?”严盛眼中冷芒一闪而过,随即玩味的看向刘伯:“道友,何故叫我前辈?你我不过同一境界,理应同辈相称才是。”

    “这……“刘伯一惊,这时才发现此时严盛已经将气息通过不知名的功法收敛至命魂初期的实力,那一声前辈,完全是下意识的叫道。

    “境界?刘伯,莫非这两位是修士?”一个村民听到两人的对话,好奇的问道,看向严盛师徒越发好奇,但同时变得有些惧怕起来。在刘伯口中,这些修士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小老儿才疏学浅,如今实力不过偶遇。已经十余年未动用灵气,还不知道友实力又到什么境界。前辈之称,实乃对二位尊称,别无他意。“刘伯额头渗出冷汗,解释道。

    ”那……“严盛眼中玩味更浓,骤然间玩味之色变为一缕阴霾,灵气更是暴涨起来,大喝道:“你说我是什么境界!”

    “嗡!”

    “啊!!!“

    “啊!!”

    说话间,空中灵气震颤,带动四周的空气震动,一股强大的灵压爆发开来。四周还不明所以的村民瞬间全部被震的飞了出去。

    严盛将天魂期的实力全部暴露出来,灵压过境,整个桃源村被严盛的神识覆盖。不过,严盛依旧将灵压控制到一定的程度,让凡人各个跪伏在地上喘着粗气,不至于被镇毙当场。

    “刘伯!他们要干嘛!”

    “啊,呼吸不过来了!”

    突发变故,所有村民一个个被灵压狠狠压在地上,喘着粗气,惊恐莫名的看向刘伯。

    大虎,二虎两个小孩子,鼻子中流出鲜血,痛苦咽着口水,哀求的看向刘伯:“刘爷爷,我好难受。”

    “爷爷!”乐乐拓命期实力虽然比凡人要好一点,但依旧被那灵压,镇的胸口发闷,呼吸困难。

    “你要干什么!”刘伯愤怒的盯着严盛丝毫不躲闪。

    “刚才我神识已经查遍桃源村,先天魂灵不见踪影!说,你到底放在了何处?为何刚才还在,却突然消失不见!”严盛冷冷的看向刘伯。

    “什么先天魂灵体,这桃源村与世隔绝百年,不过石林的缘故。你们要夺宝,把那石林搬走即可,为何要伤害这些无辜的村民!”

    “那些极品灵石我们也要,但先天魂灵也不会放过!道友,不要执迷不悟,你若交出,你我几人共享巨宝,何乐而不为?”

    感受到严盛将一股灵压专门针对自己,刘伯额头渗出冷汗,喘着粗气道:”前辈,此处只有极品灵石!我无福消受,前辈自行取之即罢!“

    “哼!”严盛目光一寒,再度将灵压镇向刘伯。天魂期以下皆是蝼蚁,强大的灵压完全不是命魂期修士所能招架的,当即刘伯眼耳口鼻渗出鲜血,但刘伯依旧闭口不答。

    “爷爷!”乐乐见此情景,大声哭了起来,紧紧的握着手中擀面杖,保护天髓精中的孟楠。

    “刘伯!”孟楠藏在天髓精中,在金刚神木保护之下丝毫没有受伤,但看到刘伯此时惨不忍睹的样子,心如刀割,说着就准备从天髓精中蹦出来。

    似乎知道孟楠的想法,刘伯跪伏在地上,用眼睛狠狠的瞪了眼乐乐手中紧握的擀面杖,孟楠知道这是刘伯在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出来。

    见自己的灵压依旧不能让刘伯屈服,严盛眼睛眯了起来,瞬间将灵压从刘伯身上收回。刘伯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远儿。”严盛看向王远笑着道:“交给你了。”

    王远会意,单手翻转,一柄血红色的招魂幡就出现在手中,赫然是玄黄老鬼的地级兵器,血狱鬼幡!

    只见王远脸上阴戾之气暴涨,阴森的笑道:”老头儿,接下来,我师尊每问你一次,你若不回答,我就吸收一个凡人的魂灵可好?“

    “卑鄙!”刘伯愤怒的看向严盛师徒,大叫道:”你们不如直接对我搜魂,何必对凡人下此痛手?“

    严盛冷冷笑道:”你将先天魂体通过秘宝放走,我就算搜魂又如何?“

    接着严盛问道:”我问你,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你!”刘伯眼球中布满血丝,愤怒的看向严盛,但此刻被那一股灵压压制竟是丝毫不能挪动半步。

    ”收!“王远见状,手中血狱鬼幡一挥,数只厉鬼飞出,转瞬间就将几名凡人的生魂深深从体内抽出,撕咬起来,几名村民当即倒毙。

    “哇~”小孩子们被吓得全部哭了出来。

    “天杀的!我杀了你们!”

    “老杨!”

    “我的儿啊!”

    整个桃源村被哭声覆盖,凄厉至极。乐乐紧紧握着擀面杖,俏脸惨白,全身抖如筛糠,大眼睛里晶莹的泪水滚滚而落。

    “真不好意思,多吃了几个!”王远玩味的看向刘伯,眼中尽是不屑,

    “混蛋!”

    孟楠脑中一片空白,此时无能为力的他,狠不得蹦出来和严盛师徒拼个你死我活。但这世界,没有实力的他无异于送死。这让待在天髓精中的孟楠,憋屈到了极点。

    “呵呵,好热闹啊!严前辈。”蓦然,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一席白衣的青年出现,赫然正是蒲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