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王虫
    被网笼罩住的两人,一老一少,着黑色长袍,面色阴郁,正是严盛师徒。

    堂堂天魂期以及命魂期修士,居然被这种粗制的捕猎网连同动物一起给笼罩住,且四周的村民投来看怪物的神情,王远全身不适,待感应到在场的所有人均是凡人时,王远目光一寒就准备暴跳而起。

    “远儿!”严盛立马喝止,用灵气传音,只能让王远听到:“你看这四周的石柱是什么?”

    王远闻声,好奇的环视四周各大石柱,晶莹剔透,奇妙的法则纹路附着在石体之上,还有那四周浓烈的翠绿色灵气散布四周。

    感受到那灵气的充盈,王远大惊失色,眼睛顿时瞪的滚圆,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些石柱,一股前所未有的惊喜浮上心头,极度亢奋激动的感觉差点让他双腿发软摔在地上。极力稳住自己的心神,王远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用颤颤巍巍的语气道:“师……师尊,这……是用极品灵石,……堆砌起来的石阵!”

    话语即罢,王远依旧有些头晕目眩,如此之巨的极品灵石,少说也有成千上万枚。想想自己云覆宗也是隶属天缘山庄统御下巽黎昌州的一流宗门,独占五座灵脉,一年的产量累加也不过险险上万枚极品灵石。而且这些灵石用于宗门的经营,以及上千弟子的修炼,最终每个人拿到手的灵石资源少之又少。自己的师尊作为长老,一月俸禄不过区区两枚而已!而这已经让无数人艳羡不已的俸禄!

    和师尊在此处隐匿气息,无论施展如何功法,法宝,符咒都无法进入这方秘境。若非师尊融合玄黄老鬼的全部灵魂能量感应到了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精纯魂灵气息的游荡,早就放弃离开了。如今,守株待兔,徘徊数月有余,终于被师尊找到入口,发现这秘境,成功进入。功夫不负有心人!竟有如此之巨的巨宝在这里!

    但转念间,王远也并非头脑简单之辈,想想这方秘境里面居然存在凡人,而保护这些凡人的居然是如此之巨极品灵石堆砌的石阵,顿时镇静下来,望向严盛,传音道:“师尊,先有那至纯的魂灵能量,又有这些石阵,这方秘境想必不一般!”

    严盛看向王远,满是欣慰之色,继续传音道:”收敛气息,尽观其变。这些不过是凡人,但也不要掉以轻心。待调查清楚,一举拿下巨宝。“

    “是,师尊!”王远恭敬回应,身体却有些微微颤抖,这可是云覆宗五座灵脉一年的产量!拥有这些灵石足够助自己突破至天魂期!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严盛首先开口,语气轻柔,不含一丝阴戾的气息。

    “诶,他说话了!我们听得懂!”大虎二虎吸了吸鼻涕好奇的说道。

    ”不得无礼!“一名村汉瞪了大虎二虎一眼,赶紧将罩在严盛师徒身上的捕猎网拿开,拱手道:”两位可是来自外界,这里是桃源村。”

    随即一群村民热情的招呼道:“哈哈,我们这里已经十多年没有进来新人了,今天正逢秋收节,又迎两位客人,真是喜庆。”

    ”两位客人,欢迎来到桃源村!‘

    “欢迎,欢迎,今日秋收我们一起庆贺!”

    “走,我带你们去见村长刘伯!他和你们一样是从外面进来的!”

    “刘伯?”严盛眼角一跳。

    “恩!刘伯可是我们村里的智者!什么都懂呢!”一名村汉骄傲的介绍道。

    ”那就麻烦几位了。“严盛笑着回应,眼中阴霾一闪而过。

    几名村汉热情的拍着严盛师徒的肩膀,高兴的就带着两人往村里走去。

    当拍到王远肩膀时,王远面色一冷,修士与凡人天壤云泥,从小就生活在云覆宗长老严盛身边的王远,自懂事起就被一群人阿谀奉承,成为修士后更视凡人如同蝼蚁。如今,却被凡人接近身体,王远当即就要发作,一掌拍死那名村汉!

    “远儿,勿动!”严盛传音喝止,但并没有责骂王远,而是缓缓道:“这些村民与世隔绝,灵魂能量受极品灵石孕养非常精纯,待查明环境,这些凡人的魂灵就交于你吧!”

    极其淳朴的村民,热情至极,完全不知这两人之间的传音。而是将其当做和刘伯一样,却是引狼入室!

    严盛师徒在村民们簇拥之下,来到了村子中。

    “是先天魂灵体,独具三魂七魄!”

    刚来到村中,那一股精纯至极的魂灵能量便被严盛感应到,已经吞噬不知多少魂灵的严盛感受到那一抹精纯越发实质,不由得心底一颤,心里震惊远远比那石林的极品灵石还要多上万分!

    王远听闻不禁惊讶的眼睛瞪的滚圆,传说中的先天魂灵体只由天地遗宝天髓精诞生!一枚天髓精足以引起腥风血雨,更何况其诞生出的魂灵!入道期前直接提升一个境界!

    眼神随着严盛的目光寻去,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刘伯,乐乐,孟楠,阿旺正在村头古树之下。

    而孟楠魂灵体的身影尤其显眼,这让经历过不少大场面的严盛师徒面色不禁有些激动的发红起来,心中震撼至极。

    “天地遗宝!”

    而此时,村民们的嘈杂也引起刘伯一行人的主意。虽然严盛师徒隐匿了气息,但刘伯,乐乐,孟楠看清楚来人之后,都不禁大惊失色。

    “他们怎么来了!”乐乐俏脸变得惊恐起来,那日玄黄老鬼陨落的恐怖场景,给她留下了不少阴影。

    “阿木,回去!”刘伯厉声嘱咐。

    孟楠闻言赶紧回到天髓精,警惕的看着严盛师徒。

    待孟楠的灵体一消失,严盛师徒一惊,随即面色不善起来的看着刘伯,乐乐。

    “想要藏起来?”严盛目光一寒,狠狠的自语道。

    “刘伯,这是今天从外面进来的两位客人。话说我们已经有十多年没有来客人。又逢喜庆之日,真是喜上添喜,哈哈!”

    完全不知道已经将危险带进家中的村民们个个脸上均还是露出喜气洋洋的表情,热情的向刘伯介绍着严盛师徒。

    “哦,还真是稀奇。“刘伯极力稳固自己的心神,缓缓说道,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常心。

    但刘伯丝毫不会隐匿气息的功法,那命魂前期的实力瞬间即被暴露在严盛师徒眼中。

    而此时乐乐看到严盛师徒,紧张的躲到刘伯身后,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擀面杖。

    “一个命魂期,一个拓命期?”王远有些轻蔑的看向刘伯和乐乐,而当目光转移到阿旺身上时,不禁有些惊讶:”居然是2级灵兽!“

    第20章砧板鱼肉

    ”果然是修士!“严盛看向刘伯的眼睛眯了起来,2级灵兽堪比拓命期的修士修为,一个命魂期修士,一个拓命期修士。稍微注意了下乐乐,严盛没来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但感觉转瞬即逝,让严盛大感疑惑,但此刻严盛没有多想,一心都在消失的孟楠身上。

    只见严盛查明了情况后,冷淡的目光看向刘伯,问道:“这方秘境,可是道友布下?“

    “汪汪!”明显感觉到了严盛身上的气息不对,阿旺全身炸毛对着严盛狂吠起来。

    一众村民吓了一跳,纷纷疑惑的望向刘伯。

    “这方秘境已经存在百年,前辈既然前来也是缘分,不妨二位稍作休息,我再向二位详细说来。”刘伯手中渗出冷汗,几月下来百密一疏,终于还是让这两人通过灵气空洞进入,没有直接回复严盛的话,刘伯赶紧转移话题。

    “前辈?”严盛眼中冷芒一闪而过,随即玩味的看向刘伯:“道友,何故叫我前辈?你我不过同一境界,理应同辈相称才是。”

    “这……“刘伯一惊,这时才发现此时严盛已经将气息通过不知名的功法收敛至命魂初期的实力,那一声前辈,完全是下意识的叫道。

    “境界?刘伯,莫非这两位是修士?”一个村民听到两人的对话,好奇的问道,看向严盛师徒越发好奇,但同时变得有些惧怕起来。在刘伯口中,这些修士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小老儿才疏学浅,如今实力不过偶遇。已经十余年未动用灵气,还不知道友实力又到什么境界。前辈之称,实乃对二位尊称,别无他意。“刘伯额头渗出冷汗,解释道。

    ”那……“严盛眼中玩味更浓,骤然间玩味之色变为一缕阴霾,灵气更是暴涨起来,大喝道:“你说我是什么境界!”

    “嗡!”

    “啊!!!“

    “啊!!”

    说话间,空中灵气震颤,带动四周的空气震动,一股强大的灵压爆发开来。四周还不明所以的村民瞬间全部被震的飞了出去。

    严盛将天魂期的实力全部暴露出来,灵压过境,整个桃源村被严盛的神识覆盖。不过,严盛依旧将灵压控制到一定的程度,让凡人各个跪伏在地上喘着粗气,不至于被镇毙当场。

    “刘伯!他们要干嘛!”

    “啊,呼吸不过来了!”

    突发变故,所有村民一个个被灵压狠狠压在地上,喘着粗气,惊恐莫名的看向刘伯。

    大虎,二虎两个小孩子,鼻子中流出鲜血,痛苦咽着口水,哀求的看向刘伯:“刘爷爷,我好难受。”

    “爷爷!”乐乐拓命期实力虽然比凡人要好一点,但依旧被那灵压,镇的胸口发闷,呼吸困难。

    “你要干什么!”刘伯愤怒的盯着严盛丝毫不躲闪。

    “刚才我神识已经查遍桃源村,先天魂灵不见踪影!说,你到底放在了何处?为何刚才还在,却突然消失不见!”严盛冷冷的看向刘伯。

    “什么先天魂灵体,这桃源村与世隔绝百年,不过石林的缘故。你们要夺宝,把那石林搬走即可,为何要伤害这些无辜的村民!”

    “那些极品灵石我们也要,但先天魂灵也不会放过!道友,不要执迷不悟,你若交出,你我几人共享巨宝,何乐而不为?”

    感受到严盛将一股灵压专门针对自己,刘伯额头渗出冷汗,喘着粗气道:”前辈,此处只有极品灵石!我无福消受,前辈自行取之即罢!“

    “哼!”严盛目光一寒,再度将灵压镇向刘伯。天魂期以下皆是蝼蚁,强大的灵压完全不是命魂期修士所能招架的,当即刘伯眼耳口鼻渗出鲜血,但刘伯依旧闭口不答。

    “爷爷!”乐乐见此情景,大声哭了起来,紧紧的握着手中擀面杖,保护天髓精中的孟楠。

    “刘伯!”孟楠藏在天髓精中,在金刚神木保护之下丝毫没有受伤,但看到刘伯此时惨不忍睹的样子,心如刀割,说着就准备从天髓精中蹦出来。

    似乎知道孟楠的想法,刘伯跪伏在地上,用眼睛狠狠的瞪了眼乐乐手中紧握的擀面杖,孟楠知道这是刘伯在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出来。

    见自己的灵压依旧不能让刘伯屈服,严盛眼睛眯了起来,瞬间将灵压从刘伯身上收回。刘伯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远儿。”严盛看向王远笑着道:“交给你了。”

    王远会意,单手翻转,一柄血红色的招魂幡就出现在手中,赫然是玄黄老鬼的地级兵器,血狱鬼幡!

    只见王远脸上阴戾之气暴涨,阴森的笑道:”老头儿,接下来,我师尊每问你一次,你若不回答,我就吸收一个凡人的魂灵可好?“

    “卑鄙!”刘伯愤怒的看向严盛师徒,大叫道:”你们不如直接对我搜魂,何必对凡人下此痛手?“

    严盛冷冷笑道:”你将先天魂体通过秘宝放走,我就算搜魂又如何?“

    接着严盛问道:”我问你,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你!”刘伯眼球中布满血丝,愤怒的看向严盛,但此刻被那一股灵压压制竟是丝毫不能挪动半步。

    ”收!“王远见状,手中血狱鬼幡一挥,数只厉鬼飞出,转瞬间就将几名凡人的生魂深深从体内抽出,撕咬起来,几名村民当即倒毙。

    “哇~”小孩子们被吓得全部哭了出来。

    “天杀的!我杀了你们!”

    “老杨!”

    “我的儿啊!”

    整个桃源村被哭声覆盖,凄厉至极。乐乐紧紧握着擀面杖,俏脸惨白,全身抖如筛糠,大眼睛里晶莹的泪水滚滚而落。

    “真不好意思,多吃了几个!”王远玩味的看向刘伯,眼中尽是不屑,

    “混蛋!”

    孟楠脑中一片空白,此时无能为力的他,狠不得蹦出来和严盛师徒拼个你死我活。但这世界,没有实力的他无异于送死。这让待在天髓精中的孟楠,憋屈到了极点。

    “呵呵,好热闹啊!严前辈。”蓦然,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一席白衣的青年出现,赫然正是蒲阳。

    第21章谈判锋芒

    “蒲阳?!“见到来人严盛师徒惊讶的叫道。

    随即,严盛目光一寒,冷冷的看向蒲阳:“蒲阳公子,你是在跟踪我师徒二人吗“

    蒲阳慢慢的走了过来,环视周围,村民们哭喊声漫天,除严盛师徒以外,唯一拥有灵气感应的只有一个拓命期,一个命魂期以及一只灵兽。

    “咦?”这时,当目光看向乐乐,蒲阳却突然愣住了。一抹强烈的同质感袭上心头,蒲阳还惊讶的发现自己目光中的乐乐身上竟然微微散发出莹莹白光。这一缕白光异常的熟悉,犹如自己天生就能感应得到一样。

    当乐乐身上的一缕莹莹白光越发与自己心中戚戚然时,蒲阳心中震撼,但极力稳住下来,平缓的将目光看向严盛。

    其他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此时蒲阳的异样。

    “蒲阳!”王远手握血狱鬼幡,看向蒲阳。前些日子被蒲阳屡番羞辱,今日又突然出现,必然是另有图谋。想到这里,王远眼神越发阴森可怖。

    “是血狱鬼幡!”当看清楚王远手中拿着的竟是玄黄老鬼的武器时,蒲阳不禁也在刹那间脸上肌肉微微颤动,心下暗骂。

    蒲阳万万没想到,墨门通缉榜上玄黄老鬼猎命锁的崩毁是严盛师徒所为。一想到这些,不由暗叹自己远远低估了这两师徒。刚才一进入秘境,就直接就上前质询,实在是失策!

    脑中思路千回,蒲阳立马恢复镇定,只见蒲阳态度恭敬的拱手解释道:“严盛前辈误会了,我只是碰巧路过此处,发现一灵气汇聚的空洞之处,好奇进来一探,没想到就碰到二位了。”

    这话讲的坦坦荡荡,似乎是真的一样。但仔细一听,很明显的逻辑不合,分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严盛眼睛眯了起来,笑着道:“那还真是巧合,那蒲阳公子现在想作何打算?”

    话语之下,就是让蒲阳说出个来由。虽然蒲阳为万古巨头天缘山庄当代最杰出的弟子,但只要蒲阳要是意欲和自己抢夺巨宝,严盛决定能在呼吸间将蒲阳抹杀当场,毁尸灭迹。

    天魂期以下皆是蝼蚁!

    话语即罢,严盛身上的灵压悄无声息的释放开来。

    感受到那强大无匹的灵压向自己袭来,蒲阳脸色巨变,但强烈自尊心不会让他因此而畏缩,只在呼吸间,蒲阳恢复平静,恭敬的回答道:“严前辈已经进入天魂期,天魂期以下皆是蝼蚁,何必向我一个晚辈出手?“

    严盛盯着蒲阳道:“这里一方秘境!蒲阳,抹杀你不过转瞬期间,你又有何能?”

    虽然自己已经是天魂期,但严盛此刻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对方可是万古巨头的传人,身上秘宝无数,稍微有所闪失,那阴沟里翻了船的事说不定就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王远早就和蒲阳有所过节,更是讥讽道:“天缘山庄传人又如何?蒲阳你屡次三番挑衅,此次又跟踪我们,来这方秘境插上一脚,你当真觉得自己无敌了吗?”

    蒲阳闻言,详装笑了起来,完全无视王远现在耀武扬威的样子,此刻蒲阳心中亦是没有底,虽然早已料想到云覆宗长老严盛不可能仅仅是地魂期初期,但却没想到严盛竟然已经达到了天魂境界,距离天魂中期也已经一步之遥。

    自己虽然身上有许多师门给予自己保命的法宝,先不说这方秘境蕴含那数万枚极品灵石,外加天地魂灵这个天地遗宝的巨宝。就从那王远手中拿的血狱鬼幡说起,那玄黄老鬼肯定是被此二人所杀,还有那堂堂名门正派云覆宗的长老却使用的是被正道痛恶至极的极道功法魂灵之术。

    如此一番思虑,蒲阳连想都不用想,不说夺宝之事,自己知道如此多严盛的秘密,严盛这个隐忍的老狐狸肯定会直接痛下杀手,将自己抹杀当场。

    看到严盛阴郁的表情,还有那股逐渐增大的灵压,命魂中期的蒲阳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额头不禁渗出冷汗。

    但蒲阳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这也让严盛警觉异常。

    “你在笑什么?”严盛阴冷的注释着蒲阳,犹如盯上猎物的毒蛇,暗自算计,蒲阳必须一举击杀,如果让他逃离将自己的事情告之天下,自己可就彻底无法再修真界立足了。

    只见蒲阳微微笑道:“严前辈,与其徒增一方仇家,为什么不愿意多交一个朋友?‘

    “你是什么意思?”严盛盯着蒲阳,似要看穿蒲阳的心思。

    “严前辈想要抹杀我,不过转瞬之间。但严前辈也要知道,我天缘山庄傲立巽黎昌州万年。我是两位双圣的爱徒,我一旦生死,他们怎又可不知?”

    “哼,你的两位师尊如何知道是我杀了你?“严盛冷冷笑道,接着看向蒲阳的眼神越发嗜血:“我倒也想尝尝蒲阳公子你四魄的魂灵能量。“

    天缘双圣,天缘山庄当代的两位庄主,圣人之境,傲立在这方苍穹之下的盖世大能,这天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得罪。但此刻严盛并没有什么顾忌,他修炼的魂灵之法,四方魔使出动,直接夺魄猎命,吸收进入自己的身体,从此从世间消失,寻无可寻。

    此刻严盛的样子完全和平时道貌岸然的样子截然相反,阴森嗜血,恍如一方魔头。

    “老狐狸!”蒲阳心中一颤,暗骂一声,但表面上却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既然如此,那前辈你看我这样,你又有几层把握,能安然身退?”

    话语即罢,蒲阳将身上所有的气息释放开来。双瞳在瞬间散发出光芒,全身被一抹淡淡的白色光芒覆盖。此刻周遭的灵气,悄然之间向蒲阳聚拢。蒲阳此刻头发在灵气的波动下如碧波扬起,四周空气中的水行之力竟然在幻化出一层薄薄的水雾将蒲阳包围,说不出的超神入化之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