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不速之客
    世间分为八大神州。

    人疆占据其四大神州,兽族统领三大部州,鬼域独居一方神州。

    人疆三大势力,各自占领一方。

    天缘山庄,位居大陆东南,为巽黎昌州豪门巨头!

    大寅帝国,位居大陆正东,曰震阳东州,统领数亿子民!

    墨门,位居大陆东北,是艮方羡州当之无愧的第一把手!

    且人疆有一州,于北之地,号坎越北州,游牧蛮族异旅横生,嗜血残忍恶人偏地,数万年战事不断,被人唾弃之,为是非之地。

    人疆三大势力,各居一部州,统领万年,不曾起太大争端。其底蕴强劲自可不说,主要来自于三大势力各拥天地神兵!

    且兽族,鬼域亦各自执其三,天地间共九把天地神兵,三族相互权衡制约,这才有万年来相安无事。

    天地神兵自有传说起源。

    传说,世间第一帝统帝罗霸疆,自崩毁天地通道,灵能溃散。那灵能便逢机缘附身奇物,当属兵器近实化虚!开启灵智,成就一方天地神兵!

    一把兵器等阶共分凡品,珍品,极品,玄级,地级,天级,真器,灵武,天武,天地神兵!

    自灵武开启灵智,化身天武后意识全然觉醒,最终可变化为天地神兵,再遇机缘即可化形为人,畅游太虚!

    每把天地神兵皆有天地威能,无可匹敌!

    人疆当世执三神兵,分棍,剑,枪三神兵,名曰墨证,浣溪曲殇,寅皇错峰。

    每把神兵的诞生均被世间传诵。

    墨证,起名家墨门,初掌门墨言山间迷途,巧机缘,忽闻蝉鸣咲至,一惊冬日夏蝉,二奇百里不绝。觅音源,踏雪踪,行七日,千丈峭壁寻奇宝,得神材曜日乌木,非金可锻,非火可伤,坚固无匹,柔韧无双。遂以墨者之法,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化为棍宗,又以其冬日蝉鸣之寓,墨家行事之本,号取名墨证。其长五尺三寸,初化形便得以灵,择人而侍,睹人行赏罚,心善者化春风雨露除疾愈伤,白骨生肉。恶行者变金铁利器除魔卫道,摧心夺命。后过百年蕴养,化形为人,护法立于墨门宗祠庙堂。

    浣溪曲殇,长溪有奇女,曰秦氏,豆蔻年华,芳华茂,婀娜窈窕,舞姿骚,可叹卑微身世弱,浣衣长溪御手操。邻里有儿郎,巧阿牛,两小无猜生情愫,女舞曲,儿弄剑,情深意长不羡仙。奈何恶霸横刀阻,夺秦氏,杀儿郎,灭门刹血染剑芒。秦氏贞烈夺佩剑,自刎殉情立名节。悲天恸地天神怨,众怒难平不敢言。一曲殇绝铮鸣起,天地色变刹那时。佩剑化灵弹指刻,浩然之气荡宇间。一剑封喉斩恶霸,二剑灭敌方寸间。灵剑哀鸣朝天啸,飞身奕剑遁苍穹。天下,为之大惊。三转千回路,缘自道然回。后由天缘庄庄主苏秦偶遇,以圆天下有情人庇护,感化收复,取名浣溪曲殇,剑长三尺六分,质地轻薄如蝉翼,化灵智择以御兵,飞剑千里可伤人。

    寅皇错峰,北地多征战,疆土战事繁,割据诸侯林立。边疆有族寅,有子曰煌。心性刚正纯良,天生拥神力,手执一丈金钢枪,静立时如苍龙沉暝,挥舞时若风雷共震,长枪渴饮蛮夷血,拓疆卫族展锋芒。战无败绩,骄奢而始。罔父辈劝谓,纵兵三千敌万数,围绝峰谷底。将士身死护忠君,断臂之惩警平生,煌仰天长啸,战兮!祸兮!神枪随主独鸣呛然,血光大震,烈风呼啸,似万军踏马而来,大风曰:“末将请战!”银龙定出窍,直透破苍穹,天雷降神罚,万丈绝壁刹那一分为二,划通天之路,煌终得九死一生。痛定思痛,煌召天命平乱世,定天下,建寅军,又以厚德载民,不祸良田,尽得民心,屈几年连夺数城,立大寅帝国,以神枪作图腾,号寅皇错峰。

    三把神兵威名在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世之人无不盼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兵器能够突然化身灵武,最终成为一把天地神兵!

    这也就有了后来,世间人们对锻造神兵利器的趋之若鹜!

    天外陨星落地化为玄金,经神火锻造可直接打造出玄级兵器,加固提升兵器威力数倍以上!如何不让人为之雀跃!

    但此时,想要夺玄金的人却没有了想法。所有人,均直直盯着天空中的两男一女!

    天缘山庄,大寅帝国,墨门当代最杰出的弟子正在此刻,剑拔弩张!即将上演一幕夺宝大战!

    “墨颜姑娘,这枚玄金我大寅帝国可是要定了!待会儿如果多有得罪,以后我定当,登门赔礼道歉。”寅峰霜英气的脸上满是自信。

    墨颜听闻,脸上表情不变,道:“九皇子,话可别说太早。”

    “墨颜姑娘依旧快人快语!我的碧光剑可等这枚玄金已久!“蒲阳从中插话,眼神中亦是对玄金势在必得。

    三人话语间,各自灵气周身波动,碰撞在一起,在空中荡起风波,却已经交锋数个回合,让人暗自咋舌!

    顿时,寅峰霜首先发难,眼中霸气凌冽一闪,大喊道:“儿郎们,拿下!”

    “喏!”

    说罢,数百黑甲龙马精骑,应允,响声震天,就冲向天坑中的玄金。矛头直接对上那两名墨门护卫。

    铁蹄震天,那两名护卫面色不改,手卧法棍,用力向前挥出。九龙棍宗之法,墨龙定现!

    两名命魂期高手,灵气骤然爆发,搅动四周空气,两条墨龙自风穴中,就撞向那数百铁甲精骑。

    “刺!”号令之下,所有骑兵整齐划一,将灵气集中于矛头,一同刺向墨龙。

    “轰!”响声震天,百名拓命期骑士发出灵气矛刺,竟将两条墨龙生生打散。

    继而继续冲向两名护卫,连锁交叉,将两名墨门修士围的水泄不通。

    那两名墨门修士,丝毫不以为意。快速挥动手中法棍!每招每式都带动着呼呼风声,伴随灵气跳动,墨龙游走,行云流水穿梭其中,竟让那百名骑士不可近身半分。

    间歇间,还有骑士措不及防下,被法棍击落下马。但位置马上又被另一名骑士弥补,不留丝毫空隙。

    双方各自无法在短时间内拿下对方,缠斗起来。

    在一旁围观的修士们眼角跳动,这拓命期和命魂期修士,只间隔一层炼魄的差距。但实力千差万别。命魂期想捏死拓命期修士跟碾死蚂蚁般容易。如今观此一战,大大开阔了众修士的眼界。

    话道另一边,寅峰霜命令之下,首先发难,银蟒枪伴随滚滚炸裂之音,骤然刺出。

    墨颜冷哼,飞身闪过,倒飞数丈,拉开距离。

    黑鸦法棍在手,随即两手掐诀,单手覆于其上,周遭灵气瞬间如水般注入法棍之中。

    刹那间,法棍黑体通透,蝉鸣声再度响起。墨颜灵动身形闪现,于空中留下一道墨影,瞬间出现在寅峰霜面前,随之法棍骤然抽下。

    寅峰霜大惊,将银蟒枪护立身前。

    “嘭!~~嗡!”法棍巨力抽下与银蟒枪撞在一起,金铁交鸣。

    紧接,一声蝉鸣响起,撞击下的银蟒枪巨震起来,将寅峰霜右手直震的发麻,虎口酸胀,似银枪就要脱手!

    赶紧顺手一抛,将银蟒枪传递自左手。见有空隙,寅峰霜双眼金芒乍现!一股霸道无匹的灵气自左手传递自银蟒枪!

    如影似幻,刺向墨颜!空气中化作银蛇,千万银蛇吐信,骇人心魄,让人避之不及!

    “碧光剑!上!”蒲阳见两人打斗,观此乃最佳时机,召令其飞剑,就飞向那玄金。

    “九龙棍宗!幻影!”面向寅峰霜的攻击,墨颜一惊,立马又镇静下来。法诀一挥,法棍幕的变作漫天黑鸦,飞向寅峰霜和蒲阳。

    数不清的黑鸦被寅峰霜刺落,黑羽飞撒天地之间。而此时墨颜隐没黑鸦群中,不见踪影。

    “卷云剑法!”蒲阳此时出手,舞动飞剑,幻动身法,卷起天空云层,似有无数飞剑从蒲阳身上飞出,尽数将围攻自己的黑鸦击碎。

    “哼!雕虫小技!”蒲阳全身灵气暴涨,双手结印,法诀之下,天空云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堆积,化作无数柄由云作成的宝剑,于空中出现。

    ”破!“瞬间,无数柄云剑自天际落下!

    寅峰霜和隐藏在黑鸦中的墨颜同时大骇!

    刹那之间,无数黑鸦被云剑击碎,黑羽漫天飞舞,墨颜法棍挥舞,周遭墨龙再现,环绕身边挡住漫天云剑。

    寅峰霜亦是舞动银蟒长枪,卷起枪火莲花竟数将云剑打散。

    但无穷尽的云剑自云层落下,卷云不散,云剑不尽!

    “啊!“一男一女传来一身惨叫,身上插满数柄云剑从天空坠落!砸出深坑!

    云剑落地后化作水雾消散在空气中,寅峰霜,墨颜身上却并没有出现血迹,但云剑带来的撞击,却让两人内腑血脉翻涌,当即各自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两位,承认了!”蒲阳拱手笑道,随即飞向玄金。

    看到蒲阳片刻间将两名天才人物击落,众人一惊,直言道:”真尼玛妖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