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突发状况(求收藏)
    黑水林中古树窜天,茂密繁盛,异虫遍布吞噬生灵。

    古树巨大的树根从各种生灵尸骨化成的黑泥土里钻出,经过数万年滋养,早已蕴含灵气,变为无数不可察觉的树妖,不时变幻着本来的方位,让误入黑水林的生灵陷入迷阵,最终被引导进入异虫的巢穴成为其果腹之餐。

    黑水林方圆数万里,望眼而去一片黑色林海,无边无际。

    由黑水林中心向外,每隔数千里就被统治黑水林的各种强大生灵划下天地禁制,不可飞空而行。

    此时,黑水林外围千里,聚集数千修士。每个人脸上表情各异,但皆无比虎视眈眈的望着那枚飞天陨星坠落而下造成的巨大深坑。

    深坑内燃烧地火,滔天烈焰将周遭百里茂密的古树和肥沃的黑泥尽化作一片焦土。

    让人不敢靠近,似乎一旦沾染必将肉身白骨化作灰飞。

    “这地火燃烧了整整半月!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停休!”一名青年修士问道

    “五枚飞天陨星落在艮方羡州,异像传遍人疆!其中最大的两颗就落在这黑水林!其中一颗已经被墨门收入囊中!而这里的火一旦熄灭,这最大的一颗玄金必然出世!”人群中一名年龄稍大的老年修士缓缓而言

    “墨门!”所有人一听闻,脸上都露出惊诧的表情。

    青年修士赶紧好奇的问道:“不是说墨门,从来都是以法立宗,以兴天下之法,惩恶扬善为己任!从不参与修者夺宝之争!为何,这玄金他们却要分一杯羹?“

    ”大家均知,墨门有墨证这把天地神兵,才能有资格统领人疆四大部洲的艮方羡州!却又有几人知晓?墨证自成天地神兵之始,后经百年化形为人,常年行走于人间,探索天地奥秘?“

    “这又有何联系“青年依旧不明所以

    一名皂袍修士看向青年实在忍不住道:“道友可是才从山野师门出来历练?不曾听说这传闻?“

    “什么传闻?”青年好奇回应。

    “墨证已经百年未回宗门,即使长生五祖施展通天法力也未寻到其下落。这墨门要是还不在这修仙界展露一点实力,定然让一些不自量力的家伙以为墨门的兴天下之法已经过时了!”

    ”原来如此!“青年修士这才明了。

    众人皆是一笑,皂袍修士望向这才出来历练的雏儿,笑道:“不然,你以为就我们这些还在炼髓期,拓命期,炼魄期的小修士们敢在这里高谈阔论吗?甚至还妄想分得一杯羹吗?”

    “恩?”

    这时,老年修士继续接着解释道:“在艮方羡州,墨门统辖之内,不可滥杀无辜,违者当即抹杀!”

    众人会意,认真的点了点头,皂袍修士才耐心的继续说道:“自然是因为墨门的庇护,我们才可以潇洒的在这外围看着那最大的一枚玄金出世咯。说不定还会碰到大机缘!”

    “要不然,你看那天上只有命魂期才能御空飞行的一行人!一个念头就得要了我们的小命!黑水林外围命魂期以下禁空,中部天魂期以下禁空,内部则只有金身期以上的大能才可以御空飞行!”

    闻言,所有人忍不住将头抬了起来,目光所处竟然是一群命魂期以上的高手!

    “那是!”老年修士看到一袭白袍御剑而立的青年,突然一惊,待认真看清楚后才突然大叫道:”居然是蒲阳,天缘山庄天才蒲阳!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蒲阳又是谁?”

    “说你是雏儿,就是雏儿!”皂袍修士看向那白袍青年亦是吞了一把口水:“这蒲阳八岁开十二髓,人疆震动,被号称为天缘山庄近百年来的天才,十八岁以四魄之姿就入得命魂期,如今不过二十就已经命魂中期,人疆早有预言,蒲阳十有可以成为天缘双圣之后的第三尊圣人!”

    ”八岁开十二髓!十五岁炼四魄进入命魂期!二十岁达到命魂中期!“青年修士眼睛瞪的滚圆。自己到了十岁才险险开了一髓,入得仙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此时蒲阳,王远,严盛,三人在天空御剑而立,不过王远此刻驾驭着飞剑,略显摇晃,脸色却看起来并不是太好受。

    “王远!你才踏入命魂期不久,就强行在黑水林外围御剑飞行。定要好好靠着你师尊,莫要掉了下去,在一群小辈面前失了你云覆宗的脸面。“蒲阳面容慵懒,嘲笑道。

    王远面色难看,第一次来到这黑水林外围,感受到传说中的禁制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而旁边的蒲阳俨然也就是命魂期中期的实力,却老神在在一点反应也没有。

    但王远自认也不差,二十五岁就在师尊的帮助下以两魄进入命魂前期。也在云覆宗受万众敬仰!

    当下反驳道:“蒲阳,你不就是靠着你师门雄厚!靠天材地宝堆起来的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你也叫你云覆宗长辈给你一些天材地宝咯。”

    “哼!”

    王远哑然,天缘山庄傲立万年,天材地宝不计其数,而自己云覆宗虽然近千年来风头正劲,但与天缘山庄在巽黎昌州明争暗斗多年,依旧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

    蒲阳这句话明显的就是以大欺小,让王远阴戾的脸色更佳阴沉起来。

    严盛眉头紧皱,自己的徒弟和蒲阳就是天生对头,从一见面就不停斗嘴,也让他十分的恼火,不禁呵斥道:“远儿,你不说话便不就是了!”

    “师尊。”王远显得有些委屈。

    “闭嘴!“严盛怒目相对。

    “咦?这不是蒲阳大哥吗?”说话间,一个身着金龙鳞铠,全身被紫气升腾环绕,说不出的英武少年驾驭着一枚如意令牌飞身而来。

    “那是我人疆三大势力之一,大寅帝国的九皇子寅峰霜!”地上的许多来自于震阳东州的修士们看见那少年不免有些激动。

    一位大寅帝国的修士如数家珍的说道:“九皇子,十二岁神脊十二髓全开!如今不过十八岁就以三魄之姿进入命魂期!是我大寅帝国名副其实的天纵英才!”

    听言,众修士唏嘘不已!再度感叹,人比人气死人!

    三人见到那英武少年皆是一愣。

    ”怎么会是他?这下有些麻烦了!“看到那英武少年,蒲阳内心暗骂,但脸上却是挂着笑容:“原来是寅峰霜贤弟,你们大寅帝国也来了么!”

    “我大寅帝国儿郎,可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历练的机会。”寅峰霜豪气十足,这时看到身边的两人,确是突然拱手道:”没想到还有云覆宗严盛长老,王远先生也在此处。真是巧了。“

    “九皇子多礼了!”严盛和王远拱手回礼。

    严盛表情依旧不变,道:“九皇子恐怕此次前来,也并非只是历练吧!”

    “呵呵,严前辈果然慧眼如炬。”寅峰霜大笑:“五颗天外陨星,有一颗已经被我大寅帝国收下,这枚最大的当然不可例外。多多益善,我大寅以神枪,寅皇错峰立国,这锻造神兵利器的天材地宝,也不可给错过了!”

    “哟,九皇子,蒲阳公子!还有严盛前辈,王远先生!我御宝阁当然亦对这颗也不例外咯,多多益善嘛!“

    此时,一名身着华服的胖子,满面堆笑的坐着一颗宝葫芦一样的法器御空飞来。身边却是跟着四个驾驭着各式法器的命魂期高手护卫在其身边。

    “安福!”所有人都是一惊。

    “这下可真是热闹了!”地下的一众修士大叹今天好戏连连:“御宝阁,修仙界第一坊市,家族产业遍布人疆,鬼域,兽族!其公子爷安福居然也到这里来了!这御宝阁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家财万贯,你看那四个护卫竟全是命魂期的高手!说不定还有更强的高手在暗中保护!“

    “胖子,你御宝阁都已经收了两枚玄金!如今还想抢第三枚?”寅峰霜一脸不爽的看着安福。

    寅峰霜自小军旅出生,最看不惯的便是一身铜臭,市侩的商人。

    “九皇子何必动怒!你要是想要,我御宝阁坊市开门迎客,大家都可以一同前往竞买,何须您亲自劳神前来。全权交给小的帮你寻着便是!”安福眼睛笑的眯了起来,看向九皇子,却将话中的意思全部表明。

    大家一起来我家坊市竞拍!

    “奸商!”众人同时暗骂。

    ”快看!地火在渐渐的熄灭!“

    一声惊呼,引得所有人纷纷侧目,看向那不远处的巨坑。

    此时只见,深坑内的滔天烈焰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快速熄灭。几个呼吸间,烈焰全部熄灭。

    滚滚热气从深坑内的巨大陨星身上冒出,突然陨星周身坚硬的熔岩纷纷脱落,缕缕金光从裂缝中穿透而出,照耀四方。

    即使在白天,也闪出耀眼的光芒。一颗全身散发出璀璨金光,足有数万斤之中的巨大玄金出现在众修士面前。

    所有人惊呼:”是玄金!玄金出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