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两个妖孽
    “傻妞!你的方法错了!“孟楠漂浮在空中,看着乐乐笨拙的练习刘伯教导的运行周天的方法,不忍直视。

    “臭阿木!闭嘴,我都快运行十五个周天了!你要是再和我吵,我吃了你!“乐乐老神在在,但嘴里却丝毫不落下风。

    “喝!你行!那我出去了!”孟楠撇了撇嘴

    “汪!”阿旺叫了声,跟着孟楠就准备离开。

    “阿木,阿旺你们两个给我回来!”刘伯摸了把汗,大叹自己遇到妖孽。

    真髓期进入拓命期,三十六周天,运行四经八脉,一般修士一天才可全部运行完毕,通达天灵。

    但眼前的乐乐在自己的教导下进入拓命前期,才开始捕捉天地之间的灵气。却仅仅坐下去二个时辰就已经十五周天。

    至于阿木。

    “天地遗宝啊!”刘伯长叹。

    似乎就是本能,孟楠按照刘伯所指导运行周天的方法。虽然是魂灵状态,但亦有灵气脉络循环,仅仅二个时辰就将三十六周天全部运行完毕。

    “阿木要是化形为人,这资质可堪通天。”刘伯不可置否,继而又释然:“毕竟是天地遗宝。”

    却又不知,当刘伯知晓孟楠已经在魂灵状态下,开起十髓作何感想。

    至于乐乐,却将阿木这个天地遗宝当做了竞争对手,不服输的精神更是拼了命的练习刘伯教导的方法。

    “一个是亘古罕有的天才,一个是天地遗宝化身!”

    想起自己的这两个弟子的资质,刘伯即亢奋又心有余而力不足!

    自己浮萍半生,一介散修,没日没夜胆战心惊的修行。却在晚年,误入桃运村,进入命魂期,并收获两个妖孽!这人生际遇,怕是上辈子修了大福缘!

    但自己命魂期的实力是否能够教导他们呢?

    现在的刘伯却是这样想道。

    “小村子困不住这两人啊!”

    孟楠有够无聊,看着正专心运行周天的乐乐道:“傻妞,你如果能够在四个时辰内运行完毕!我就给你讲白雪宫主的故事!”

    “真的吗!”乐乐一心两用,俏脸上有些兴奋。

    这几日,孟楠不时的将自己在前世的故事混合这世界的世界观,改编讲出了不少精彩绝伦的故事。

    让乐乐和刘伯都成为了其忠实听众,大呼精彩连连。

    这也让平日只是灵魂状态的孟楠多了些可以娱乐的事情,也乐得其中。

    而刘伯每次听闻孟楠的故事后都会深思又将之改编,用灵力将故事书写进竹简,让阿旺传递给桃源村每家每户。

    也让整个村庄,不至于在这特别的时刻紧张消沉。

    五颗天外陨星皆掉落在艮方羡州黑水林附近的异像,果不其然和刘伯推论的一样。不过数日之内,桃源村就出现奇异的景象。

    天空不时出现各路修士。

    或坐乘灵兽飞空,或御剑飞行,或神鸾战舰,或踏空平步青云。

    皆为那,天外陨星落地而化的玄金而来,有散修,有宗门,亦有豪门!

    桃源村的村民按照刘伯的吩咐,这几日躲在屋子里不曾出来。但从家里看到不时飞过的修士,每个人都无比惊叹。

    原来所谓的修士,距离自己近在咫尺。

    而辛得有那极品灵石修筑的大阵,才将这桃源村幻做一片森林,不被任何修士发现。

    又过了五日,天空三道身影各自踏着一把飞剑御空飞行。

    一袭黑色浓袍加身的中年男子,双手背负,踏剑而行,但眉头紧皱,似乎现在非常的不耐烦。

    和中年男子并肩而行的是一位面容阴戾的青年。见中年男子表情后,亦是大感麻烦,对着其在背后牢牢跟随自己已经三日之久的白袍青年道:“蒲阳公子,这已到达黑水林境内,你是不是该离开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一直尾随我们又有何意?”

    那白袍青年面容英俊,气质出尘,但眉目间却是有些轻浮。

    他也不生气,踏飞剑而立,满是慵懒,打了个哈欠道:”飞天陨星降世,早就传遍了人疆境内。各大门派豪雄皆为寻宝,你我不过顺路,何来我尾随你们之说。“

    “哼,巧舌如簧。堂堂人疆天缘山庄弟子,怎得如此厚颜无耻!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不妨明说!”面容阴戾的青年显得更是不耐烦起来。

    “王远,虽然你云覆宗不及我天缘山庄的万年名声在外,但好歹同属巽黎昌州,贵宗也属于一流宗门,可否大气一些?你严盛师尊都没开口,你犬吠个屁!”蒲阳也不落下口风,当下讥讽道。

    “你!蒲阳!我”王远阴戾的表情更胜,脱口就想骂出来。

    “远儿,休得无礼。既然蒲阳公子愿意跟随我们一道而行,便一同作伴吧!也好有个照应。“严盛立马喝止自己的徒弟。

    “这,是,师尊。”王远闻言,想要再说什么,但看到中年男子对自己瞪眼,立马闭嘴,恭敬的拱手道。

    “对!还是严盛前辈懂得礼数!”

    此话一出,王远和严盛两个人都忍不住,眼角狂跳。

    这蒲阳实在是讨厌无礼至极,可奈何又是那万年巨头天缘山庄这些年风头正劲的天才,又不敢随意与之搏杀!

    蒲阳见两人表情,更是乐了,嚣张的叫道:“哟!生气啦?生气了,我们打一场吧!特别是严盛前辈,那日,我观你的那招魂灵之法,异乎寻常。小子我却想讨教一二!”

    严盛和王远闻言,表情冷酷起来,一股杀气慢慢蔓延开来,但瞬间又化为虚无,只见严盛平静的回答:“蒲阳公子怕是看错了!我自幼跟随师尊于云覆宗修行,只习得我宗的云覆九章剑法。何来什么魂灵之法?”

    “哦,是么?”蒲阳目光如电。

    严盛不理会蒲阳投过来的目光,道:“时候不早了!大寅帝国,墨门,御宝阁还有其他各大宗门,寻宝修士皆为寻玄金而来,我们莫要耽误了行程,贻误了时机!!”

    说着,和王远加快了御剑飞行的速度,意图甩开蒲阳。

    “哼!严盛老狐狸,你的功法本公子看上了!你休想逃!”

    思虑间,蒲阳加快速度就准备追上去。此时,却心中莫名一阵骚动,一股奇妙的联系,迎上心头。这怪异的感觉,让蒲阳停了下来,四下观望,神识扩散却只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奇怪。”蒲阳皱起眉头疑惑道。

    仔细看下周围确实没有任何奇怪的现象,这才转身加速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