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这里叫桃园村
    自古帝开天辟地,混沌初开,分世界八大神州,曰:震阳东州,兑羊西州,离火南州,坎越北州,艮方羡州,巽黎昌州,乾方羡州

    以己发肤生髓,幻万般变化,拟古帝之形,唤作人。

    再以有形唤物,化灵为本,分智,力双生即成妖。多智者唤精,猛力者谓怪,二者兼得可为魔,即分妖精,妖怪,妖魔,统为妖

    又有无形之物,立五行之本,搏灵慧夺气力,化魑,魅,魍,魉,是为鬼,既有鬼精,鬼怪,鬼魔,号为鬼

    自此人,妖,鬼,三足鼎立于天地。

    此时此刻,人疆,艮方羡州,墨门统辖之地,黑水林山脉外围。有一处小小村落,门户五十有余,男女老少不过百十来口。

    远离尘世的喧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凡而且惬意的生活。

    小村庄,名叫桃源村。虽然村庄距离八大禁地之一的黑水林仅仅百里,但这里依山傍水,物资丰富,得天独厚的地理造化,似一面阵法将危险隔绝在村庄之外。村民在这里也是活的悠哉自在。

    满足于天地给予这禁地比邻唯一不染血腥的方寸之处,桃源村人常言道:“仙人天地逍遥游,不及我红尘桃源半日闲。“

    对桃源村的热爱,无以言表。

    村里的智者坐在一颗百年老树之下,周围团团围坐着一群孩童,正仔细的听着智者口中讲的故事。

    “大道帝统帝罗霸疆,率领五族战将,横扫,力战八荒!破灭古代尸军,毁灭天地通道!灵气涣散于天地之间,天地遗宝,灵武神兵惊现天下,时代步入大一统,仙人就此与凡人一线之隔。”

    “村长,您说我能当仙人么?”一个还留着鼻涕的小孩儿愣愣的问道,小脑袋中尽是对仙人飞天遁地的幻想。

    虽然在这个大一统时代,仙人不在是传说,但有关于飞仙之说一直是凡人梦想之事。

    “呵呵。”溺爱的摸了下小孩儿的脑袋,村长笑颜道:“当然能,神脊十二髓,开得一髓便踏入炼髓期,修行之始,飞天之初咯。“

    “开髓?”一群小孩儿,吸着鼻涕,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村长您说的俺大虎都懂,但每天晚上看着漫天的星空冥想俺都直接睡着了,早上吸食朝露灵气俺还不如去乐乐姐那里要几个包子吃呢。“

    一个叫大虎的孩童,提出了质疑。

    神脊十二髓,从出生到十二岁,即分为十二髓,凡人可以在这十二年之间,通过感应天地灵气冲破桎梏打开脊髓。但这十二年一过,如果一髓未开启那不过终将是一世凡人。

    “大虎,你和二虎今年都八岁了吧!”村长亦不多说,直言问道。

    “到秋收,俺和二虎就要九岁了。村长,您说我们还能打开神髓么?”大虎有些希冀的看着村长。

    “仙道之途,可遇不可求,你只要按照我的方法去做就好了,说不定,刚好到了十二岁你和二虎都可以成为仙人。不可放弃哟,小娃娃“村长眼睛眯了起来,脸上岁月留下的沟壑似乎在讲述着眼前这位,已达垂暮之年的老人一生的故事。

    “屁啦!不如吃包子!嘿嘿!大家伙咱们走,我们去乐乐姐家蹭包子吃。“大虎鼻子一皱,淘气的叫了出来,一群小孩子闻言立马打闹起来一哄而散。

    古树下又重归宁静。村长杵着拐杖,缓慢的站了起来,望着四周安静祥和的村庄晨景。男耕女织,世外桃源,所谓的仙道之旅,飞天之术,倒不如这里的一世安宁。

    曾经误打误撞流落到桃源村之前,红尘杀伐,仙道更是白骨铺路。而自己带着捡来的女婴,被桃源村人收留,已有十五年。

    眼睛看向不远处,正被一群小孩团团围住,已然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十五岁少女乐乐,本来该是骄傲的村长,却流落出担心不已的神情:“不曾教导,不曾言传,不到五岁,自我神脊十二髓全开,亘古绝有的资质!“

    作为桃源村百年来,唯一两个从外界进入的人。村长自己又何曾想到,自己随意在路边捡到的女婴拥有如此惊才绝艳的资质。

    “是福还是祸?既然我这个老不死的能够在花甲之年走进桃源村安享晚年,那么天道自有安排。”说话间,村长紧握权杖,一道不可查见的灵气环绕在权杖上,而地上的花草竟是度过春夏秋冬。

    乐乐经过一大早的忙碌,终于将包子全部卖完。此时,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擀面杖,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孟楠欲哭无泪:“你说呢!”

    附身成为一根擀面杖,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

    “什么嘛!哼!”乐乐光洁的眉头一皱,却是娇嗔道:”又不会说话,又不是灵兵,什么都不是,爷爷还说这是捡到我时唯一陪在我身边的东西。是什么?传家宝?“

    “恩,眼前的这位可爱的小姐,看年纪估计是高中生的样子吧?十五岁左右,对吧!你又能告诉一下,为什么你能将你的传家宝当做擀面杖来用吗?“孟楠表示大大的不满,从来都是少言寡语的孟楠,在这一瞬间吐槽值全满。穿越亦有节操,好歹也有个特殊的身份,这里听到,也算没有太不靠谱,大概自己是传家宝的样子。

    “大概吧。”孟楠心理也一阵发虚:“这传家宝也太寒碜了一点。”

    “哼,不想了!我去给爷爷送包子去!”叫乐乐的可爱少女,直接将擀面杖扔到了案台,头也不回的拿起身边的竹盒,蹦蹦跳跳就向外走去。

    “尊严呢?”就算作为擀面杖,孟楠也不想如此被人挥之来呼之去。

    ”汪!“一声叫唤,一只狗突然跳上了案台。

    “好大。”孟楠看着眼前的庞然巨物,黑溜溜的眼睛,洁白的毛发,甚是可爱。俨然是一只通体洁白的田园犬。

    孟楠乐的无事,亦是苦闷,叫道:“大家伙!你好!”

    “汪汪!”似有回应般,小白狗盯着孟楠附身的擀面杖叫了起来。两只爪子趴伏在地上,尾巴不停的摇摆似乎发现了新玩具。但又不敢接近孟楠。

    “不会吧?你能感应到我?“孟楠大惊,眼前的小白狗似乎能够感应到自己的意识。

    “汪汪汪!”小白狗继续趴伏着,尾巴摇动的更快了。似乎在回应着孟楠。

    “是真的。”孟楠大喜,赶紧又用意识喊道:“大家伙,过来!”

    果不其然,小狗竟然试探性的向前,用肉肉的鼻子撞了下孟楠所附身的擀面杖。又立马退了回去,叫了两声“汪汪”,以示回应。

    发现自己能够眼前小狗沟通后,孟楠立马来了精神。

    ”上帝给你关上了一道门,必然会给你开启一扇窗的,天不亡我。“

    前后不过几个时辰,就又让孟楠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