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致命花斑蛛
    王初一因为我迟迟没有戴上防毒面具而犹豫不决,不敢开枪,我只好转身朝她挥手,一方面是示意她赶紧开枪,另一方面, 则是让七爷看到我的手。

    如果我们之中真要是还有谁能解开这种毒,那也肯定是七爷。

    果然,七爷看到我的双手之后脸上的表情明显一变,然后就大声喊道“王初一,快开枪!快!老白已经中毒了!”

    经过七爷这么一喊,王初一连续的扣动了手枪的扳机,那弃养尸被王初一打的胸口全是窟窿,那种暗灰色,有点像霉菌一样的灰尘,瞬间就如同灭火器一样喷射出来。

    我心想反正我也中毒了,干脆也不跑了,见到那弃养尸从我头顶跳下来,想要朝着七爷他们冲过去,我就一把抱住了弃养尸的腰,然后使劲的向后拽。

    弃养尸这玩意是没有自己的意识的,它只要锁定了一个目标,那就算是遇到天大的威胁也不会被干扰,也就是说现在在它眼里,根本就看不到我,任凭我抱着它的腰往后拖,它也没有丝毫要攻击我的意思。

    我见状大喊一声,快速的从背包里抽出苗刀,二话不说,手起刀落,就朝着那弃养尸的腰部砍去。

    这弃养尸本来就瘦的跟麻杆一样,我这一刀势大力沉,一刀劈砍下去,竟然直接将这弃养尸给砍成了两半。

    这弃养尸瞬间失去了支撑力,整个就摔倒在地面上,我怕它再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又抡圆了苗刀在它身上砍了不下十几刀,直到这家伙被我砍的面目全非,地上只剩下一摊烂灰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身体不适,开始头晕目眩,就像是喝醉酒了的感觉。

    我心里暗叫不妙,这肯定是尸毒发作了,虽然我知道这尸毒厉害,可没想到这尸毒竟然会发作的如此快,只能赶紧朝着七爷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然后整个人就开始抽搐。

    我感觉自己的胃部开始痉挛,然后一阵阵的反酸,我躺在地上四肢蜷缩着,双手交叉捂住胸口,全身都在颤抖,总感觉冷。

    我模糊的视线看到虎子正在快步朝我跑过来,可还没等他跑到我身边,我就哇的一下吐了出来,这时候我低头一看,我吐出来的竟然是一些活着的蛆虫,各个都绿油油的,还在地上蠕动。

    本来我的胃就感觉极度的不舒服,看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开始疯狂的向外吐,越吐地上的虫子就越多,正在朝我跑过来的虎子连忙也止住了脚步。

    “都小心!这虫子不一般,会引来……”

    七爷话没说完,我就看见在我西北侧,出现了一群黑压压虫子,正在快速的朝我的方向靠近,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些虫子距离我已经不到一米远了。

    此时我也看的清楚,这些成群的虫子不是别的,就是蜘蛛!而且跟我们平常见到的蜘蛛很不一样,这种蜘蛛是金黄色的,身上还带着红色的斑点,乍一看十分的漂亮,如果有一个昆虫爱好者在这里的话,我敢打赌,他一定会捉几只带回去。

    可我不是昆虫爱好者,应该说是昆虫恐惧者,因为我心里很清楚,越是颜色艳丽的昆虫,它的毒性就越强,甚至小如蚂蚁一般的虫子,就能毒死人。

    而我眼前这一大群蜘蛛很显然就是奔着我过来的,此时我看着就站在距离我五米开外的七爷他们,想要伸手去求救,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没法张嘴,只要嘴巴一张开,马上就有虫子吐出来。

    不过我这个朝着他们伸手的动作倒是已经做了出来,相信他们应该能够理解。

    这时候,我就听见虎子着急的大喊“七爷,快,快想想办法救救老白啊。”

    “是啊,赶紧救救他。”王初一也着急。

    可此时的七爷却无动于衷,我就这么盯着他看,他也盯着我看。

    “他娘的,你不救,我救!”虎子着急的声音之中已经带着点哭腔。

    说完,虎子就朝着我冲过来,却被七爷一把拉住,阴沉的声音几乎就在我耳边响起一般“不要过去,他身上的毒会传染,而且那些蜘蛛都有剧毒,只要被咬上一小口,就得去见阎王。”

    虎子努力的摇动着胳膊,想要挣脱七爷的手,可七爷就是死死的抓着虎子不放,开口道“不要莽撞,现在不是救他的时候!”

    王初一幽怨的声音响起“当年,四哥也是这个情况,你也不让救,结果四哥死了,我已经没了四哥,不能再没有老白了,这次说什么我都要救他!”话音一落,王初一一个健步

    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七爷连忙伸手去拉,可谁知道手还没碰到王初一,就见王初一猛地一个转身,丝毫没有犹豫,朝着七爷砰的就是一枪。

    幸亏七爷反应足够快,当王初一猛然间转身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不对劲,忙回身躲闪,这才堪堪躲过了王初一的子弹。

    “初一,不要莽撞,你去了就是害了老白!”七爷着急的大喊。

    王初一听到这里,才停下身子,转过头问道“为什么?”

    七爷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白中的尸毒,其实就是一种虫蛊,那弃养尸体内全是虫蛊磨成的粉末,他没能及时躲避,所以吸进去不少,那些虫蛊在体内迅速发育,很快就从休眠期,进入幼虫期,这时候老白的皮肤开始发绿,改变颜色,后来这些幼虫快速的长大,因为这种虫蛊只能寄居在死人体内,碰到老白这样鲜活的**,体内的血液流动让这些虫子无法生存,这才导致老白一直不停的向外吐虫子,只要吐完了就好了。”

    这时候虎子冷哼一声,开口道“那些蜘蛛呢?”

    七爷又是一声叹息,开口道“蜘蛛…蜘蛛就要看命了,那些是花斑蛛,你别看它们个头小,毒性可强着呢,这些花斑蛛专门以蛊虫为食,老白吐出的这些蛊虫,在花斑蛛眼里,那就是绝对的美食,现在只能祈祷,这些花斑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老白吐出来的蛊虫身上吧,如果幸运的话,这些花斑蛛吃饱了之后就会退去。”

    听到这里,我心里也明白了不少,感情这些花斑蛛是冲着我吐出来的蛊虫来的,如果我不动,不去攻击这些花斑蛛,应该问题不大。

    这时候成片的花斑蛛已经快速的将我围住,我距离最近,看的也最清楚,这些花斑蛛很快就开始从我身体上爬过去,开始捕食我吐出来的那些蛊虫。

    一些花斑蛛爬过我手臂上裸露的皮肤时,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它们停留了一段时间,这时候我的心几乎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生怕哪只不安分的花斑蛛给我来上一口,那我的小命可就交代在这了。

    不过好在这些花斑蛛也就是在我手臂上停留了这么一下,很快就朝着我面前那些蛊虫爬了过去,这些花斑蛛离远了看十分的漂亮,可离近了看,那张嘴吞食的时候,还是很恐怖的,由于我距离实在太近,就连这花斑蛛嘴里的倒刺都看的一清二楚。

    我是越看就越害怕,心跳就越快,索性闭上眼睛,只是胃里还在不停的翻腾,我张开嘴又继续吐了起来。

    就这样停一停,接着就吐一阵,一直持续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样子,我的胃已经不在有痉挛的感觉,体力也开始逐渐的恢复,我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就听见在我左侧的一群花斑蛛发出一阵骚乱的嘶叫声,吓得我赶紧停止一切动作。

    我吐出来的这些蛊虫足有一大脸盆的量,这些花斑蛛虽然数量奇多,但体型较小,各个都吃饱了之后,蛊虫还剩下不少。

    于是这些花斑蛛开始有条不紊的运送这些蛊虫,我看它们能用自己的前颚夹住蛊虫的身体,并且把它们给举起来,然后这些花斑蛛排成队,开始朝着角落里退去。

    我心里默念阿弥陀佛,祈祷着这些花斑蛛在搬运蛊虫的时候,不要再给我来一口。

    十分钟过去,这些花斑蛛几乎将剩下的蛊虫全部都般完了,然后又在我身上爬来爬去,大概有三五分钟的时间,这才全都退回黑暗的角落里消失不见。

    此时虎子第一个朝着我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给拉起来,开口道“怎么样?没有被咬到吧?”

    我活动了一下四肢,开口道“应该没有。”说着,我就开始检查手臂,并没有被咬伤的痕迹。

    就在这时,七爷开口道“放心,老白没有被咬到,花斑蛛的毒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将一个人置于死地,老白现在还能站着跟你们说话,那就证明没事。”

    话音一落,七爷也不再理会我们,径直朝着那墓室的套间走去,我想此时七爷已经笃定,那套间里的棺椁另有乾坤,这间墓室虽然用材极度奢华,但肯定不是主墓室,至少九龙抬尸棺不会藏在这里。

    我看得出,因为刚才那一出,虎子和王初一对七爷多少有些意见,可只有我最清楚,如果当时他们两个真要是冲过来,惊扰到了这些花斑蛛,恐怕我们都得死在这。

    我安慰了一下虎子和王初一,尝试着让他们理解一下七爷的用意,正说这话,就听见七爷喊道“你们几个,赶紧过来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