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弃养尸毒
    看到这种情形之后,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毛,因为在以往的盗墓经验之中,主墓室一般都是单独存在的,怎么到了这里还出现了一个套间?

    我用手电朝着这套间里照了照,发现这个套间很小,最多不会超过七平米,一个巨大的石棺几乎将整间墓室全部占据,而且这石棺无论横向还是纵向,都要宽出墓门很多,很显然不是人为抬进去的,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在这套间墓室里面开凿出来的。

    怀着疑惑的心情,七爷第一个钻了进去,这套间小的几乎没有落脚的空,七爷只好爬到了石棺的封盖上。

    此时站在墓门外的虎子问道“七爷,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九龙抬尸棺?”

    七爷连忙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并是不九龙抬尸棺,如果九龙抬尸棺这么简陋的话,哪还能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奇棺?”说话间,七爷双手开始在这棺椁的封盖上摸索,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七爷眼神忽然一变,然后开口道“这棺椁被人打开过!”

    “我擦!”虎子忍不住大骂一声,一头就钻进了这套间之中。

    我和王初一紧随其后,当我用手摸到棺椁封盖的边缘时,这才发现,封盖与棺椁主体之间缝隙里的泥土已经被人剥离!很显然这棺椁曾经被人动过手脚。

    这时候虎子撇嘴道“他娘的,不会又是张五行他太爷搞得事儿吧?”

    七爷摇了摇头,仔细琢磨了一会,然后冲着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先退出去。

    当我们所有人都退出这套间之后,七爷这才从里面钻了出来,然后开口道“这个肯定不是主棺,咱们还是再找找看,这间墓室这么大,主棺肯定也不会小,记住一定要小心,发现棺椁的时候,一定不要去碰,切记。”

    七爷嘱咐完之后,我们又开始分头察看墓室,这墓室虽然很大,但之前的勘察我们已经将整间墓室全部看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而且这九龙抬尸棺既然是天下第一奇棺,那规模肯定不会小,哪怕是在一间巨大的墓室之中,也会十分的显眼。

    再次探查一圈之后,我们仍旧一无所获的回到了那套间门口,此时七爷正蹲在地上抽烟,见到我们回来,连忙将烟蒂掐灭,开口道“怎么样?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发现?”

    王初一最先摇了摇头,紧接着虎子也表示没有任何的发现。

    我看了看七爷,开口道“这么大的一间墓室,布置的如此奢华,竟然没有任何的棺椁,除了这个小套间里面的石棺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了,不但没有棺椁,就连陪葬品都没有。”

    听完我的话,七爷也是皱紧了眉头,然后转身又朝着那套间看去。

    “难道说,这套间之中,另有玄机?”七爷缓缓的朝着套间走去,再次开始研究套间里的石棺。

    这具石棺占满了整间墓室,虽然有明显被人打开过的痕迹,但我却无法想象那人是如何打开石棺封盖的。

    按照我们之前的经验,是在棺椁封盖的缝隙之中,加入润滑剂一类的东西,来减少石棺盖板与石棺主体的摩擦力,从而推动石棺封盖。

    可这一次,这石棺的封盖要明显宽于套间的石门,想要用推的肯定是不行了,接着就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撬开,将石棺的封盖斜着向上撬,直到撬出一个人可以钻进去的缝隙,然后进入棺椁之内。

    可石棺的封盖,一般都重达好几吨,别说人力不可为,就算是用登山绳拴住封盖顶部,形成省力三角向下拉,那绳子也肯定经不住如此重的封盖,万一钻进去之后,绳子断了,那我们可就真被封死在石棺之中了。

    就在这时,七爷已经将整个石棺四周看了个遍,最终开口道“我把军刀插进缝隙里面,咱们用千斤顶试试。”说着,七爷已经将自己贴身的军刀掏了出来,插入石棺的缝隙之中,然后虎子又递过去千斤顶。

    这套间墓室实在太小,千斤顶几乎没有放置的地方,最后只能倾斜着,底座贴着墙壁放。

    在用力搅动千斤顶的轴承之后,千斤顶开始发力,顶部抵住军刀的刀柄,一直向上。

    这时我发现七爷那把军刀竟然开始弯曲变形,刀柄与刀刃链接的部分开始出现一个明显的弧度。

    “不行,七爷这方法行不通,军刀快要吃不住力了,万一断了,这么小的空间,刀柄来回弹射,免不了要伤人!”我连忙制止了七爷的动作。

    将千斤顶拆除之后,七爷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军刀从缝隙之中抽出来,我看见军刀的刀身已经完全的弯曲变形,这把军刀算是废了。

    七爷回身又看了看那石棺,开口道“不应该啊,我这军刀是经过特殊材料制作的,很多古墓之中我都用过,很轻易就能撬开棺椁的封盖,怎么到了这就不好使了呢?这封盖到底有多重?”说着,七爷爬到石棺顶部,又开始察看。

    我和虎子则是蹲在套间外面,耐心的等待。

    就在这时候,虎子开口道“哎,我说老白,你觉着七爷能开得了这石棺吗?”

    我摇了摇头,之前下墓的时候,我没少见七爷开棺,可从来就没见过这么费劲的,说实话这次能不能打得开,我心里也没数。

    “哎,我说老白,别你老是搭着我肩膀啊,怎么?你累的蹲都蹲不住了?”说着,虎子就朝着我撇了一眼。

    正巧我也转头看他,因为我也感觉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在我们两个同时朝着中间看的时候,忽然就有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吓得我一声惊呼,两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蹲在我旁边的虎子也吓的不轻,狂叫着用手里的军刀就朝着那张脸砍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张惨白的脸发出一阵凄惨的笑声,然后竟然朝着我们头顶的位置“飘”了出去。

    我吓得在地上爬出好远才站起身子,连忙打起手电超上面照去。

    此时正在研究石棺的七爷,和不远处的王初一也跑了过来,当他们两个抬头看见头顶的东西之后,也被吓得脸色惨白,就算是身经百战的七爷,也本能的抖动了一下身子。

    只见那张惨白的脸下面,是一个细长的身子,手臂和双腿都很长,而且很细,细的就像是甘蔗一样。

    最恐怖的就是那张脸,那张脸从鼻子正中间分开,两边都十分的对称,一个头,两张脸,四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这时候七爷的手有些颤抖,低声说道“这时弃养尸,都小心着点。”

    听到这,我就在心里暗骂,怎么会在这里碰到这种东西,传闻弃养尸,就是古代女人生出的畸形小孩,没有及时的处理,而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养大,然后用及其残忍的手法杀死之后,放入古墓之中,经过千年的阴煞滋养之后,形成的一种怪物。

    这种东西没有神智,只会不停的吸收周围的一切,用来填饱他的肚子,一般的弃养尸,可以吃下比自己体积大十几倍的食物,而且永远都感觉吃不饱。

    此时我忽然感觉自己左肩有些潮湿,马上伸手去摸,这一摸才发现我肩膀上已经湿了一大片,而且那液体又滑又黏,我瞬间感到一阵恶心,竟然是刚才那弃养尸的口水!

    王初一掏出手枪,二话不说,朝着那弃养尸砰砰砰就是三枪,虽然我们所处的环境十分的黑暗,但这弃养尸距离我们很近,就在我们头顶大概三米左右的地方,如此近的距离,王初一只要瞄一眼,闭着眼也能够打的中。

    那弃养尸本就没有什么智力,见王初一开枪,不闪也不避,子弹直接就在它胸口开了三个血窟窿出来。

    我本以为会有血喷出来,已经准备用手挡在头顶了,可那弃养尸被打中之后,胸口的窟窿里冒出来的却并不是血,而是一种暗灰色的灰尘,有点像霉菌一样的物质。

    “不好,这东西有毒,快带防毒面具!”七爷一声提醒,连忙掏出防毒面具带上。

    可他距离那弃养尸比较远,粉尘还飞不到他身边,而我就不一样了,这弃养尸就在我头顶上,王初一三枪下去,那种暗灰色的粉尘就像是下雨一样,弄了我一身一脸全是,就算是现在带上防毒面具,也无济于事了。

    而此时七爷、王初一、虎子三个人都已经戴好了防毒面具,而王初一的枪口也再次对准了那弃养尸,可能是看到我还没有戴防毒面具,这才迟迟没有开枪。

    “老白,快戴防毒面具!”王初一大喊。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去掏背包里的防毒面具,可手刚伸出来,却发现自己手臂上的皮肤竟然一片青绿,皮下的血管呈现出异常的黑紫色,看上去十分的明显。

    看到这,我心里就凉了半截,看样子自己已经中毒了,再去戴防毒面具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