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墓室裂缝
    可就在我快要到达七爷身旁的时候,突然一股冰凉的水就从头顶倾泻而下,我和虎子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就被这水给泼了个正着,最麻烦的是我们手里照明用的火把,一下全都熄灭了,这偌大的地宫之内,瞬间变的一片漆黑。

    “手电,快用手电照,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

    在虎子喊出这句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一凉,这种冰凉的感觉跟水是不一样的,好像是一种有形状的东西,扼住了我的脖子,而且还在缓缓的收紧。

    虎子的喊叫声已经过去七八秒,可这地宫之内仍旧没有亮起任何的光,我心里不由得就开始害怕起来,按说掏个手电出来绝对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多年的倒斗经验让我们学会了随时都把手电放在自己最好拿的地方。

    可这一次,却出了意外。

    “七爷……”我张嘴想要喊叫,却发现自己喉咙里就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一样,难受的不行,刚喊出两个字,就感觉一阵剧痛,紧接着就再也喊不出声音来了。

    我脖子上那种冰凉的感觉还在不停的加剧,我已经开始呼吸困难了,而且脑袋也开始嗡嗡的响,就好像谁在我脑子里放了一个大闹钟一样。

    大概有三四分钟的时间,我就感觉自己浑身发软,紧接着就摔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七爷他们已经围坐在篝火旁吃着带来的干粮,见我醒了之后,王初一连忙走过来递给我一壶水,开口道“醒了就好,醒了就没事了。”

    我挠了挠头坐起身来,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很沉,有些脑仁疼,于是就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七爷和虎子自顾自的吃着东西,似乎并没有要理会我的意思,于是我就把目光投向了王初一。

    王初一看了看我,开口道“还是不要问的好。”

    “为什么?”我十分的不理解。

    王初一长叹了口气,说道“你呀,被东西缠上了。”

    “被东西缠上了?什么东西?要紧吗?”

    王初一的话让我一下神经绷紧了起来,本来一向不相信鬼神之说的我,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倒斗生活之后,也开始变得迷 信起来,虽然我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可心里也总觉着别别扭扭的。

    王初一微微一笑,开口道“你不是坚决的无神论者吗?怎么?改变思路了?”

    我苦笑一声,现在脑仁还疼的厉害,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接过王初一递来的水喝了两口,说道“我是怕有什么传染病之类的,万一出去就暴病身亡,那可怎么办?”

    “呸呸呸,乌鸦嘴,别胡说八道,刚才你是跟一个鬼撞上了,哦,不对,用你的话说,那叫能量体,你跟一个男性能量体撞上了,碰巧你的脑电波频率跟那能量体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波相吻合,于是就昏过去了。”

    我听了王初一这番言论之后,不由得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吃东西的七爷,这种事情王初一是肯定不知道的,她一定是从七爷口中得知的,可能是七爷感觉说出来我绝对不会信,所以才故意不理我。

    我爬起身来,缓缓的来到篝火边,坐在七爷和虎子中间,开口道“谢啦,七爷。”

    七爷嗯了一声,并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递给了我一个真空包装的鸡腿。

    当我们几个吃饱喝足之后,虎子第一个站起身来,打起手电就朝着地宫的顶部照去。

    “他娘的,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冲下来这么多水呢?”

    虎子纳闷的问着,就开始用手电照射地宫顶部的每一寸角落。

    “别找了,不重要,还是先研究一下前面那些个墓室怎么处理吧。”说完七爷缓缓的站起身子,朝着地宫前面那一拍墓室走去。

    这时候我发现七爷走路的姿势好像有些不对劲,原本他走起路来会发出噔噔的声音,因为一只脚是假的。

    可现在这种声音却消失了,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因为在一起时间久了,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就习惯了,现在冷不丁的发现,总觉着怪怪的。

    这时候虎子站起身来就要跟着七爷往前走,却被我一把拉住:“虎子,你不觉着怪怪的吗?七爷走路怎么没声音了?”

    虎子是我最好的兄弟,有什么心里话我都是第一个跟他讲,以往面对这样疑惑的情况,虎子总会是一副吃惊的模样,可这一次,虎子却显得十分的平静,眉毛一挑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忘了告诉你,为了避免触发机关,七爷在那根木头腿下面加了棉花,这样走路会很轻,不会轻易的触发机关。”说完,虎子就紧跟着七爷往前走。

    我心里的疑惑解开之后,也连忙快步跟上,当我们到达了一个墓室门前的时候,七爷就停下了脚步,掏出从不离身的八卦古纹罗盘仔细的看着。

    “七爷,这玩意现在能瞧出来什么名堂?”虎子撇了一眼七爷。

    七爷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并没有答话。

    这八卦古纹罗盘一直都是七爷的宝贝,很多次在古墓之中都是靠着它化险为夷,虽然我和虎子都曾经研究过那罗盘,可最终还是谁也看不懂。

    七爷就这么盯着罗盘看了不下十分钟,最后抬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这里天圆地方,万物无极,至阴之地,必有命术……”

    七爷话没说完,就被不耐烦的虎子给打断了:“我说七爷,我文化水平低,你别给我整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我听不懂,您老就告诉我,哪一间墓室是真的,我就他丫的去搞那一间。”

    七爷右手掐起莲花指,就像是电影里的算命先生一样,手指一阵不停的鼓捣,最后开口道“上坎,下巽,为凶,左为青龙不能碰,右有白虎杀出不可挡,南为离火入之必死,北为兑水,入则可生!最北边的墓室!”

    虎子听了七爷这么一大通话,早就不耐烦了,听到七爷说最北边的墓室之后,二话不说,打起手电,大步流星的就朝着最北侧的墓室走去。

    我和王初一跟在虎子后面,七爷则是一边看着罗盘,一边跟在我们后面。

    当我们到达最北侧的墓室之后,虎子快速的掏出军刀将地上的方砖翘起来。

    “咦!?他娘的,不对,七爷你弄错了!这下面没有水银,也没有机关!”虎子转头看着我们大喊。

    此时走在最后面的七爷才将手里的罗盘给收了起来,快步走向虎子,当他看到地砖下面的情况之后,也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开口道“错是不会错,怎么会没水银呢?”

    “是不是时间太久,挥发了?”王初一紧张的问道。

    我看了王初一一眼,开口道:“如果真的是水银挥发,恐怕我们现在早就中毒身亡了,还能悠闲地升起篝火吃着鸡腿?”

    这时候虎子开口道“那就是漏下去了,这墓室的下面肯定有什么漏洞之类的,将水银全部漏下去了,七爷你看,这方砖里还有那种泡在水银里的小球。”

    听到虎子有所发现,我们所有人就探着身子想要往里看,由于我们三个动作出奇的一致,三个脑袋一下就撞在了一起。

    “哎呀,老白你慢点!”王初一抱怨道。

    这时候我和王初一已经直起身子,只有七爷和虎子两个人在朝着方砖下面看。

    最终,七爷和虎子还是认为这间墓室就是真墓室,只不过地砖下面的机关被破坏了,至于是什么人破坏的,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机关被毁坏了,那咱们就赶紧进去找龙纹石牌吧!”

    在王初一的提一下,我们开始进入墓室寻找龙纹石牌,由于这次墓室里面已经没有了机关,我们紧张的神经稍稍放缓,借着手电的光线,很快便找到了龙纹石牌。

    “怎么会有血?”七爷一声惊呼。

    我马上举起手电照过去,只见那龙纹石牌的表面的确附着着一层红色的斑块,由于时间太久,已经干涸在上面了,七爷掏出军刀轻轻的一刮,便将那红色斑块给刮了下来,露出了龙纹石牌本来的样子。

    这时候王初一突然开口道“下面…下面有个人!”

    王初一这一声惊呼,将我们原本刚刚放缓的神经,一下子再次绷紧了起来。

    虎子连忙用手电朝下照过去“什么?什么人?在哪?”

    “在那下面,墓室墙壁和地砖只见有条缝,人就在那缝隙里。”

    “有条缝?”我和七爷几乎同时诧异的问道。

    自打我们进入这古墓之后,就感觉到古墓修建的十分严禁,就连细微的凹痕都被打磨的十分规则,而现在最关键的链接九龙抬尸棺的墓室之中,怎么可能会出现缝隙?这种纰漏也太大了!

    七爷快步走过去,用手电照了照,借着手电的光,我清晰的看见在墓室的墙壁与地面的夹角位置,果真有一个将近半米宽的裂缝!

    而在那裂缝的边缘,就有半截从裂缝之中伸出来的胳膊,这胳膊已经腐蚀的只剩下森森白骨,看他五指成钩的模样,死死的扣住地面,看样子死的时候十分的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