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霉味腐尸
    大概过了半分钟的时间,七爷迅速的收起了自己手上的工具,然后转头说道“错了,咱们都错了!”

    “怎么错了?”在最后面的虎子大声问道。

    “这墓门的开启方式根本就不在这小暗门里,这暗门里的幽魂锁就是个陷阱!是骗人的!真正的墓门在上面,斜上方!”

    七爷这话音一落,我不由得想要探起身子去看,可是屁股上面旋转的刀刃实在太快,几次我抬起头,还没看清楚上面的模样,那旋转的刀刃就划了过来,我只能将头缩回去,否则就要被斩首了。

    这时候在我后面的虎子自言自语的沉声道“不对啊?我怎么没看出来?”

    这时候七爷开始往前爬,王初一跟在他后面,也开始缓缓的向前爬,当我们爬过去两三米之后,我再次抬头去看,果然在我们头顶的斜上方,有一个不起眼的圆形凸起物,这东西也就比墙壁高出一点点,要不是我们趴在地上,斜着向上看,还真就发现不了。

    我用脚踹了踹后面的虎子,问道“虎子,你看到了吗?上面!斜上方。”

    虎子开口道“看到了,是个按压机关!我估计把这机关按下去,会发生三种事情。”

    “哪三种?”

    “要么这里旋转的刀刃会停下来,要么会有一扇极其隐秘的墓门被打开,要么就放出致命的机关大家全都玩完,只有这三种可能性。”说话时,虎子一直盯着那凸起物看,眼睛都没动地方。

    “怎么办?按还是不按?”我开口问道。

    此时七爷,王初一和虎子,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气氛有些尴尬,我开口道“咱们有三分之二的几率会赢,不如赌一把!”

    对于我这个提议,七爷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虎子表示赞同,王初一则是表示反对,他说我不应该有赌徒心理,在古墓之中一切万一的可能性都是致命的,还说如果真是碰到了那三分之一的可能性,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我问她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她却摇着头表示自己没有想到其他的方法。

    “在这耗着也不是个事,我同意老白的说法,去他娘的搞一下,赌一把,不然在这得趴到什么时候?”七爷说着,就推了推我的大腿。

    现在我的位置完全够不到那凸起物,在我们之中,唯一有机会去碰到那凸起物的人,就是七爷,他距离那凸起物最近,而且以他的身手,想要跳上这旋转的刀刃,爬上墙壁去按下凸起物还是不成问题的。

    可此时的七爷不知在考虑什么,迟迟不肯动手,我以为七爷跟王初一想的一样,都是怕碰上那三分之一的概率,所以才迟迟不肯动手。

    “七爷,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别的方法了?”我追问。

    七爷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我们就这么趴在地上等,大概等了十几分钟,七爷突然开口道“变了,不一样了。”

    我连忙问道“什么变了?”

    七爷开口道“这里跟之前我去过的楼兰古国墓里的机关不一样!”

    虎子开口道“废话,当然不一样,不同的墓,肯定不一样啊。”

    七爷沉声道“机关可以不一样,但九龙抬尸棺的设计方式就只有一种,就是依托九间独立在地宫之内的墓室而建,可现在咱们所处的这条通道里,压根就没有墓室!”

    “什么?”

    “没有墓室?”

    “怎么可能?”

    我们三个各自惊诧的问道。

    七爷开口道:“这里封闭的很好,除了之前咱们看到的那个矮小的暗门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缝隙了,就算是墓门隐藏的再好,也肯定会有破绽,而咱们一路爬过来,速度很慢,看的也很仔细,应该不会遗漏什么地方,可你们发现缝隙了吗?”

    听七爷说完,我忙问道“那您的意思是,那暗门是假的故意引我们上当的机关,现在就连那凸起物也是假的?也就是说,这通道里所有我们能看出来的机关全都是诱饵,诱使我们去破解机关,然后机关里面连着其他的机关,想要致我们于死地?”

    七爷声音越发的低沉,开口道“你想想,能够到达这个地方的,那自然都是拆解机关数术的行家,古墓的修建者对于这一点十分的了解,所以才会在这通道里故布疑阵!这里肯定还有别的出口,但绝对不会是墓室!”

    说着,七爷就开始再度向前爬,这次七爷爬的很慢,一边爬,一边用手砸着地面上的方砖。

    我们马上就明白了七爷的意思,既然这两边的墙壁上并没有发现缝隙,那么通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藏在这些方砖下面!

    由于地面的方砖与方砖连接的地方,都会出现缝隙,所以就算是哪一块方砖下面藏着通往墓室的路,我们也不会轻易的发现。

    七爷用手敲打着方砖,想要听出哪块方砖下面是空的!如果真能碰上一块空心的方砖,那毫无疑问,通道就藏在下面。

    我们就这么爬了好一阵子,忽然七爷停了下来,气氛一下子僵硬起来,我们全都屏住呼吸,只听见七爷的拳头在方砖上敲击着“砰…砰…砰砰砰…”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兴奋,没错,是空的!七爷推断的不错,这块方砖下面应该还有空间!

    而此时的七爷似乎也十分的兴奋,已经掏出军刀,开始撬,想要将那方砖给撬起来。

    大概两分钟之后,我就闻到一股很浓的霉味,这种霉味之中还夹杂着不少的腐臭味,呛得人直想吐。

    闻到这种气味之后,我马上就明白,这下面的甬道之中肯定有打量的陪葬品,不然绝不会发出这个味道,这种味道虽然很难闻,但是我们都愿意闻,因为只有在靠近主墓室的地方,才能够闻到这种霉味,而且一旦这种霉味出现,那就代表着墓里有大量的陪葬品。

    虎子是最后一个闻到这种气味的人,可就在他闻见的一瞬间,就敞开嗓子嚎道“哈哈哈,对了,这就对了!要想富,去盗 墓,一夜 变成万元户啊!”

    虎子显得兴奋异常,七爷则是已经小心翼翼的开始顺着通道往下爬。

    当他整个人都钻进通道之后,王初一这才往前爬了两三步,趴在通道口上喊话“七爷,下面怎么样?”

    七爷的声音从下面的通道里传来“安全,目前没发现什么机关,你们下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慢一点,别踩到什么东西!”

    七爷话音一落,王初一就已经开始往通道里面爬,我身后的虎子一直在不停的催促我,让我有些烦“他娘的,那冥器是你亲爹啊?催什么催!”

    虎子脸上挂着坏笑,说道“知道能带出去,那比我亲爹还亲。”

    我用脚踹了一下他的脑袋,开口道“幸亏我不是你爹,不然的话肯定打断你的腿,就算这冥器是你亲爹,它也不会跑,你着什么急?这都上千年的墓了,你还差这一会功夫?”

    虎子仍旧是一脸的坏笑,开口道“这不是父子相认时隔千年吗?这种迫不及待的心情你理解不了。”

    说话间,王初一已经整个人都爬进通道之内了,我开始缓慢的朝着通道口爬行,当我处在通道口正上方的时候,用手电朝下面照去,只见下面是一个方形的甬道,我们所在的位置,应该就在这甬道的正上方。

    我小心的钻进这方砖口子,上半身刚一钻进去,就感觉有人托住了我的肩膀,我转头一看,竟然是七爷,此时七爷脸上一片绿,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我擦,七爷,怎么回事?中毒了?”我紧张的问。

    七爷被我这么一问,也是楞了一下,说道“什么中毒了?”

    说着,七爷手托着我的肩膀,帮我调整平衡,很快我就安全的到达了甬道之内。

    “你的脸,绿的!”我指了指七爷的脸。

    七爷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看了看自己满是绿色的手心,开口道“哦,这是颜料,刚才打开方砖的时候,空气灌进来,这上千年的颜料忽然挥发,我没地方躲,就只能被吹了一脸,不碍事的。”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我忽然听见在我身后噗通一声脆响,吓得我一哆嗦,连忙转身去看。

    这才发现原来是虎子,七爷只顾着跟我聊天,把虎子的事给忘了,这虎子也是心急,等这看没人帮忙,自己就硬往下钻,摔了个狗吃屎。

    “他娘的,你们看见冥器就只顾着自己发财,也不说来帮帮老子。”说完虎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来。

    可就在虎子站起身的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在虎子的背后,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那女人上半身是白衣,下半身则是鲜红的裙子,小腿也是红的,脚上也没穿鞋,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站在虎子后面,也没有什么动作。

    虎子见我们全都盯着他看,以为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连忙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道“哎呀,哥几个,我这人是个大老粗,说话有时候不太注意,哥几个都别往心里去,摸冥器要紧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