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为难的虎子
    王初一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七爷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开口道“这就麻烦了,外面的甬道地上有曼珠沙华的花粉,这种花粉经过特殊的炼制之后,始于极阴的物件,身上阳气重的人是闻不到的,只有阴气足的女人才闻得到!”

    说着七爷又看了看王初一,接着说道“传闻只要闻到这花的味道,一般都会带来厄运。”

    王初一听完之后有些不以为然,摆了摆手,开口道“七爷,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迷信啊?”

    王初一话音刚落,只见虎子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王初一的手腕,开口道“初一,你的眉心,开始发黑了!”

    本来没把闻到香味的事放在心上的王初一,听到虎子说自己印堂发黑,冷不丁就打了个颤,开口道“你…你别乱开玩笑……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说着,王初一就甩开了虎子抓着自己的手。

    此时七爷沉声道“最好那传闻是假的,不然可就麻烦了。”说完,他朝着虎子摆摆手,示意虎子撬开墓室的地砖,准备处理这间墓室的机关。

    虎子应声就蹲了下来,跟之前一样,掏出军刀开始撬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块地砖。

    此时王初一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缓缓的朝我走过来,竟然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有点不适应,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见王初一抬头看了看我,问道“会是什么厄运呢?”

    我摇摇头,安慰她说没事,王初一从脸色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之后,就低着头不再说话。

    此时我才发现,站在虎子身后的七爷竟然一直在盯着我们看,好像在仔细的观察着什么,就这么一直盯着有十几分钟。

    忽然七爷动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我冲了过来,手上的军刀已经直直的朝着王初一的胸口刺去。

    此时王初一正低着头,看着脚下,丝毫没有察觉七爷的动作,我倒是被七爷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本能的往后退,想要护住王初一。

    可偏偏就在这时,站在我身旁的王初一就如同泥鳅一般,顺势朝着我身后一滑,紧接着手臂就勒住了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是用军刀抵住了我的脸颊。

    “初一……你干嘛,我…我不能呼吸了!”这一切来得实在太快,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

    朝着王初一冲过来的七爷,见王初一勒住了我的脖子,马上就停下了脚步,站在距离我大概一米左右的位置。

    “初一,你这是干嘛啊?”我紧张的问了两三遍,可王初一依旧没有任何的回答。

    这时我才意识到,王初一手臂上的皮肤很凉,而且很粗糙,她用胳膊勒住我脖子的时候,就感觉很糙。

    我心中一惊,本能的意识到,身后的人不是王初一!

    此时七爷阴沉着脸,已经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表纸写好的符咒,喊道“放人!”

    我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勒的更紧了,好像我身后的这个王初一十分的紧张。

    “放人!”七爷又是一声呵斥,紧接着猛地向前跨了一步。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七爷快速的朝着左侧猛地冲了过去,同时手里的符咒也甩了出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我感觉自己脖子一松,原本勒住我脖子的那只手竟然松开了。

    这种机会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我连忙一个转身,紧接着一个侧踢,就踢在了身后那人身上,将她踢的踉跄后退了好几步,眼看着就要退进那藤蔓之中时候,七爷连忙伸出手,就拉住了她。

    这时候我看见王初一两眼无神,整个人浑浑噩噩,胸口还贴着一张七爷画好的符咒。

    这时候七爷大喊一声“破!”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暗红色的液体,就朝着王初一胸口泼去。

    一股血腥味传来,是鸡血!

    就在这鸡血快要泼到王初一胸口的一瞬间,只见两根手指粗细的藤蔓,就从王初一的后背上蔓延出来,然后快速的朝着藤蔓群钻去。

    随着藤蔓从王初一背后出来,王初一整个人都软了,靠着墙壁缓缓的滑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七爷连忙走过去,拍了拍王初一的脸,问道“初一,怎么样?现在还能不能闻到那香味?”

    王初一此时已经十分的虚弱,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七爷,缓了好一阵子,这才开口道“闻不见了。”

    七爷点点头,说道“嗯,这就对了,没事了。”

    刚才这一幕太过惊险,已经严重的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鬼

    神之说,于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不停的追问七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七爷则是一直闭口不言,只是告诉我,王初一是撞邪了,剩下的多一个字都没有跟我解释。

    我本想再继续追问,可此时虎子已经成功的将地砖撬了起来,地砖下面果然还是水银。

    按照之前的方法,七爷再次将水银凝固,然后我扛着王初一,我们四个再次进入墓室。

    这墓室里的棺椁占据了墓室的绝大多数空间,墓室之中的龙纹石牌很快就被我们找到。

    这次的龙纹石牌却不是在高处,而是就镶嵌在离地面三十公分高左右的地方,大概就在我的膝盖位置。

    七爷蹲下身子,开始仔细的观察龙纹石牌上的纹路,而我则是掏出水壶让王初一喝点水,现在这个状况,最好还是快点恢复体力,如果王初一真要是一直这么瘫软下去,恐怕后面会遇到危险。

    我刚拧开水壶的盖子,就看见七爷的手开始快速的在龙纹石牌上转动,我没想到这次七爷竟然会这么快就破解掉龙纹石牌的机关,只能连忙将水壶的盖子拧上,顺手放在背包里。

    大概半分钟都不到的时间,七爷已经将龙纹石牌拧完,然后站起身子,说道“快出去吧,这里的石牌已经处理完了。”说着,七爷就要往外走。

    “咔嚓,咔嚓…咔嚓……”一连串咔嚓声瞬间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正要走出墓门的我们转头去看,只见中间那棺椁的封盖竟然开始一寸寸的龟裂,然后向内塌陷。

    “不好!快跑!快出去!”看到这情况,我心头一惊,本能的选择逃跑。

    而此时其他人的决定跟我是一样的,我们两三下就冲到墓门前。

    “我擦,封住了!”冲在最前面的虎子大骂一声。

    我们这才发现,墓门前面已经被一块巨大的方石给堵死了,虎子用力推了推那方石,并没有任何的晃动,我估计那方石的重量绝对不是我们四个可以推动的。

    在古墓之中,我们已经面临过太多的突发事件,见到墓门被封死,我们不约而同的选择转身,各自已经掏出武器。

    我将王初一放下来,问道“能动吗?”

    王初一点点头,开口道“应该还可以走路。”

    我点点头,现在这这种情况,我已经顾不得王初一了,只能先看看那棺椁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按照以往的经验来推断,这棺椁里面应该是个大粽子!

    随着那种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棺椁封盖的石板已经全部碎裂,这时候棺椁里面突然有光传出来!

    这可把我吓坏了,棺材里面发光?这可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此时七爷反应极快,开口道“是通道,棺椁里面是通道!”说着就快速朝着棺椁靠近。

    我本能的跟了上去,来到棺椁边,这才发现,的确是一条向下的通道,而且通道两边的长明灯已经发全都亮起来了,应该是刚才棺椁封盖坍塌时候进入了空气,将长明灯里的白磷给引燃了。

    看着这狭长的通道,七爷皱了皱眉头,虎子的脸色也十分难看,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再担心什么,于是开口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类似于这种暗藏通道的棺椁,我们之前也见过不少,其实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可此时七爷和虎子的反应绝对不正常,我猜测这通道里面一定有什么棘手的东西。

    这时虎子小声的问道“七爷,真的要下去?”

    七爷点了点头,开口道“没办法了,墓门已经被封死,咱们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要是不下去的话,你说咱们还能走哪?”

    就在这时,站在我们身后的王初一突然开口道“时间,时间快到了,还有两分钟。”

    王初一这话提醒了我们,再有两分钟,我们脚下的水银就会恢复液体状态,只要我们在两分钟之内,无法离开这间墓室,恐怕就真的再也无法离开了。

    想到这,我咬了咬牙,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我第一个从棺椁上跳进了通道之内。

    “快进来啊!没时间了!”我转过头,朝着七爷和虎子喊道。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这才从棺椁里钻进通道。

    这通道十分的狭窄,我们四个站在一起显得十分拥挤,特别是虎子,他个子高,进来之后只能半弯着腰。

    “也没什么事啊?虎子,你为什么那么不想进这通道呢?”我纳闷的问道。

    此时虎子竟然冷汗都下来了,脸色煞白,开口道“别急,一会你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