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毒气攻心
    就在我觉着已经不可能进入这墓室的时候,七爷却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氧气瓶,这个氧气很早的时候七爷就已经装在背包里,我一直纳闷,本来想要问,但由于进入墓室之内情况太过复杂,就把这事给忘了。

    现在七爷又把这氧气瓶给拿了出来,我这才开口问道“七爷,你这氧气瓶是怎么个意思?难不成要潜入水银里面?”

    七爷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古墓里面,利用水银制作的机关很多,我碰上过不少,像这种精密的水银墓室我之前也碰到过,咱们来的时候我就感觉真正的麒麟眼应该就在这古墓之中,而之前我盗出来的那颗麒麟眼,就是被存放在九龙台尸棺里,为了以防万一,我就把这个带过来了,专门对付这种精密的水银机关墓室!”

    说着七爷就用手缓缓的拧开了氧气瓶的盖子,一股白色的武器就从瓶子里冒了出来,距离七爷最近的王初一打了个冷颤,忙问道“什么东西,这么凉?”

    看到这里,我马上就明白了七爷的意思,开口道“是液氮!”

    在常压下,液氮温度为-196c,而水银的凝固点则是在-39c,只要低于这个温度,水银就是固态的!

    七爷点点头,开口道“这是我拖人从美国搞来的,高浓缩液氮,只需要大概两三勺的量,就能很快将这水银的温度降下来,只要水银凝固,这墓室里的机关自然不攻自破。”

    虎子几乎不可思议的看着七爷,以他的文化知识,很难理解液氮这种物质,而王初一好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告诉我们,她绝对不会跟虎子解释什么是液氮。

    就这样,在我们的注视下,七爷小心的将一勺液氮轻轻的放入水银之中。

    期初水银激荡出的波纹很快便被凝固,在七爷放入第二勺液氮的时候,水银已经开始大范围凝固,此时我才算是送了一口气。

    这时七爷看了看手表,开口道“我估算了一下这墓室的面积,水银凝固大概需要两分钟的时间,而我们进入墓室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之后,水银就会逐渐恢复成液体状态,一定要看好时间!”

    说着七爷收了氧气瓶,再度放入背包内。

    这时候虎子开口道“七爷,要不我留在这里,看着水银快变回液体的时候,我就再放两勺。”

    七爷摇了摇头,开口道“像这样的墓室,还有八间,你要是在这里全用光了,后面的怎么办?别废话了,赶紧进去找,时间不多了!”说着七爷再次看了看手表,确定水银已经被凝固了之后,马上朝着墓室内部走去。

    我们跟在七爷身后,由于七爷已经有过探查这种墓室的经验,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龙刻石牌,这石牌被镶嵌在墓室西北侧的墙壁上,距离地面大概两米多高,用手电照过去,并不能看清楚石牌上的纹路,需要靠的更近才行。

    七爷的身高有限,只能让虎子蹲在地上,七爷骑在虎子的脖子上,两人叠罗汉,这才可以顺利的碰到石牌。

    “七爷,时间不多了,还剩下八分钟。”我不知道这石牌上的机关需要多久才能破解,只能小声的提醒七爷,心里暗自捏了一把汗。

    只见七爷盯着那石牌看了大概有三分钟左右,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连手指都没有碰那石牌一下,这可把我和王初一急坏了,看这架势,显然是七爷对这石牌不太懂啊!

    “七爷,还剩五分钟了!”我连忙提醒,心说不行就先退出去,然后再冰一次水银,又能够争取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到时候再慢慢研究也不迟。

    可就在这时,七爷的手指动了,我看的十分仔细,七爷的手指按在石牌的最左侧,大概龙尾的位置,然后向上转了半圈,停了有一两秒,紧接着又向上转了半圈,又停了一两面,然后将整块石牌顺时针拧了一圈半,然后伸手拍了拍虎子的脑袋,开口道“好了,放我下来。”

    虎子将七爷放下来之后,我们一秒钟也没有在这里停留,转身就朝着墓室外面走去。

    我是第一个从墓室里走出来的,看到墓室外面的情况之后,我整个人都傻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还是绝壁甬道的墓室外,现在已经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而且十分的密集,每一颗的粗细都差不多,大概有我的大腿这么粗,一眼看过去,数不清有多少。

    “七爷,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咱们是不是又进入幻境了?”说着,我就走上前,在距离我最近的那颗树的主干上敲了两下。

    “不对!这声音不对!”

    我明显的感觉到这树木的中间是空心的,这让我心头一惊,连忙抬头向上看,如果这树的中间是空心的话,肯定就活不成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树上郁郁葱葱的叶子又是怎么回事?

    “藤蔓,是藤蔓,老白,快回来!”虎子一声惊呼,连忙就朝我冲了过来,然后一把拉出的衣服,将我连拉带拽的向后拖。

    而此时我已经感觉自己全身乏力了,低头向下看的时候,发现一根很不起眼的细小藤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我的脚面,它那细如针尖的根茎已经刺入了我的皮肤,而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这时候,七爷也冲了过来,当他看到我脚上的藤蔓时,脸上的表情不由得一变,我心里就猛地一抽,七爷这表情分明就是在说这藤蔓是个*烦。

    虎子快速的将我拖到墓室门口的墙壁边,可此时那些缠在我脚上的藤蔓也连着被拖了出来,虎子抽出军刀,朝着那藤蔓就砍,这藤蔓本就不粗,哪里抵得住虎子奋力的砍击,瞬间就断成两截。

    就在这时,一股难闻的血腥味就传入我的鼻腔,我低头去看,只见被虎子砍断的那藤蔓的切口处,竟然开始喷出一股鲜红的液体,我判断应该是血液,而且这血液喷到我脚腕上的时候,我感觉还是温热的,难不成这些藤蔓是活的?

    “七爷,那玩意喷出来的血不会有毒吧?”虎子连忙察看我的脚。

    七爷沉声道“当然不会有毒,因为那就是老白的血,被那藤蔓给吸的!”

    说完,七爷连忙将我抱起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蜡丸,用力捏烂之后,蜡丸之内是一个拇指大小的黑色药丸。

    “快吃了。”

    七爷将药丸塞进我的口中,我只感觉十分的苦涩,而且带着鱼腥味,这种味道简直让我难受极了,那种刺鼻的鱼腥味瞬间充满了我的整个鼻腔,我感觉自己呼出的气都是腥的,只想呕吐,怎么也咽不下去。

    这时候七爷脸色一变,呵斥道“不吃下去,你就得死在这!”说着七爷猛地一拍我的肚子,疼得我啊的一声张开嘴,还没等反应过来,七爷又是猛地一拍我的嘴,刚好将那药丸拍进我的喉咙,紧接着王初一就拿出水壶堵住了我的嘴。

    我大口的喝着水,费了很大劲,才把黏在我喉咙里的药丸给冲了下去。

    这药丸吃下去之后,我瞬间感觉自己食管里都是苦腥味。

    “哎呀,我妈呀,七爷你这是什么药啊,难吃死了,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吃了。”

    话音一落,七爷马上用手按住了我的胸口,开口道“别说话,闭住嘴,尽量闭气,不要呼吸。”

    我看七爷脸色十分的严肃,瞬间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点点头。

    七爷的手使劲的按在我的胸口上,几乎把我按得无法呼吸,然后就快速的揉动起来,他的手心跟我胸口的皮肤开始摩擦生热,很快我胸前一大块就被七爷给揉红了,然后开始发烫。

    这时候一股清凉的感觉就从我胃里往上顶,经过食管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说出的舒服感觉,好像有一股清凉的气体正在向上升,已经到了我喉咙里。

    此时我想张嘴将这口气给吐出去,却被七爷死死地捂住嘴,低声道“不能吐出来,你要用鼻子,一点点的排出去,记住不要太快,否则你会昏死过去!”

    七爷说完之后,依然没有松开捂住我嘴巴的手,反而是加大了力道晃了两下我的头,严肃的说的“听明白没有!”

    说实话七爷这种状态十分的罕见,我知道这次是真的有危险了,所以我也谨慎的点了点头,开始缓缓的用鼻腔呼出那股清凉的气体。

    就当这气体要经过我的鼻腔时,我才感觉到一股刺痛,好像是芥末从鼻子里面流出来的感觉,我的眼泪哗啦就流了出来。

    七爷见我眼睛流泪,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可仍旧不忘叮嘱我“慢慢的呼出来,不要着急,这是那藤蔓上的毒素,幸亏发现的早,可以第一时间逼出来,不然的话,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说着,我又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眼泪比之前流的更厉害了,有了这次的经历,我估计从今以后,我就不会再碰芥末这玩意了,太难受了!

    “七爷,快,那些藤蔓在动!”王初一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