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精密机关
    不过好再之前在楼来古国墓之中,七爷曾经碰见过九龙抬尸棺,而且成功的将棺椁开启过,有了之前的经验,面对这次的九龙盘才能如此顺利的打开。

    在最后一次征求我们意见之后,由七爷带路,我们先后进入了地宫之内。

    根据七爷的描述,这九龙抬尸棺非常凶险,是棺中之王,它的建造方法和开启方法都十分的特别,每一具九龙抬尸棺都会依托地宫而建,所以说这九龙抬尸棺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上面的机关连接着地宫里的各个角落,正所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碰错了任何一处机关,整个地宫就会崩塌,地宫里的机关将会全部触发,届时主墓室将被完全封死,墓室里的机关毒气,以及染了剧毒的水银将会瞬间释放,我们全都都将会死在里面。

    不过这种九龙抬尸棺也有一定的规律,照七爷所说,这地宫之内一共会有九个独立的墓室,每一间墓室的大小,布局都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每一间墓室之中,都会有一块不同纹路的龙刻石牌,这石牌是隐藏在墓室的墙壁上,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九间墓室,共有九块不同的石牌,每一块石牌上面都雕刻着不同的纹路,上面显示着天罡地煞,九曲繁星,只要是能把每一间墓室里的石牌方位都摆对,这九龙抬尸棺才有可能被打开,否则的话,一旦触碰棺椁,后果不堪设想。

    这地宫的构造十分的复杂,我走进来之后,只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迷宫之中,两边的墙壁极高,直达洞顶,宽度不过两米,而且走势蜿蜒崎岖,长的十几米,短的两三米就会遇到一个转弯,而且岔路口很多,就算是曾经去过楼兰古国墓,见识过这种地宫的七爷,也免不了会走错路,我们有几次就走进了死胡同之中,不过好在虎子精于机关数术,在关键时刻都将那些暗藏的机关给破掉,这才让我们一路有惊无险的走过来。

    在七爷的带领下,我们大概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在复杂的地宫之中七拐八拐之后,终于来到了第一间墓室之中,我举起手电抬眼望去,这间墓室的面积并不算太大,可墓室之中竟然竖起了九根石柱,石柱大概七八十公分粗细,将本就不大的墓室占的满满的,看上去十分的拥挤。

    此时虎子面色阴沉,就站在墓室的门口,举着手电往里照,却并没有半点想要进去的意思,我看他这模样,心里就暗叫不妙吗,虎子这人一向是大大咧咧,除非是碰到了比较棘手的机关,否则绝不会这么安静。

    站在一旁的七爷也没有着急进去,我们就这么站在虎子身旁,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们都在等,等虎子说话,虎子用手电朝着墓室里照了很久,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七爷,问道“七爷,之前你们去楼兰古国墓的时候,不是也有这种同样的墓室吗?”

    七爷点点头“不错,除了材质之外,其他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样,布置,大小,以及地面上方砖的规格都一样。”

    虎子点了点头,再接着说道“那之前你们进去的时候,就没有碰到什么机关之类的吗?”

    七爷摇了摇头,脸上表情有些尴尬,用眼睛偷瞄了一眼王初一,然后小声的说道“之前去楼兰古国墓,是四哥带队,这墓室里的机关也是他破解的,至于用了什么方法,我并不知晓,只是等着他的指挥,我们进去的时候,的确什么都没发生,四哥也没有告诉过我要注意什么。”

    七爷这段话声音压的极低,生怕王初一听见,在这种紧要的关头,王初一要是再发起疯来,恐怕就要坏事了。

    虎子脸色十分的不好,听七爷说完之后,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掏出军刀握在手上,开口道“这里的机关十分的复杂,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所有的机关结构全部破解,只能试试看了。”

    说完虎子就蹲在地上,耳朵几乎贴在了地板上,他似乎在听什么声音,此时七爷摆摆手,示意我们不要动,不要发出声响,以免干扰到虎子的判断。

    我想此时紧张的不止我一个,王初一,七爷,两个人也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连呼吸都放的缓慢了许多。

    虎子听了一会之后,又将脑袋转过来,用鼻子贴着地面,又闻了一会,他这套本事,全是在王英的册子上学的,这盗墓看机关,就和生病看中医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讲究是望闻问切,而另一个则是听闻看摸,虎子观察了整个墓室之后,又听了地面,紧接着又闻了墓室地面方砖缝隙里的味道,一切看起来都显得十分的专业,如果不认识他的肯定会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这样,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功夫,虎子终于有了动作,这听完,看完,闻完之后,就开始摸了。

    我距离虎子最近,看的也最清楚,只见他用手里的军刀,沿着墓室门口最近的一块方形地砖的缝隙开始划,然后用一种极缓慢的速度,将刀刃最锋利的部分缓缓伸进去,这一切的动作在我看来都十分的谨慎,这让我对虎子刮目相看,看着虎子如此专注的神情,仿佛他正在面对的并不是墓室的机关,很像是在拆*。

    在一种紧张的气氛之下,虎子利用手里的军刀,缓缓的将这快方砖从地面的撬了起来,他手上的幅度很小,也很谨慎。

    “擦汗!”虎子低声说了两个字,这两个字声音很轻,几乎就在虎子喉咙眼里,我知道他这是怕声音过大,身体的肌肉震动,而影响到手上的动作。

    王初一连忙从背包里拿出毛巾,将虎子额头就要流进眼睛里的汗珠擦掉,当然王初一的动作也很轻,而且角度掌握的很好,丝毫没有干扰到虎子的视线,这一刻,仿佛虎子又在做一台是十分谨慎的手术。

    总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三个就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虎子,谁也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在半个小时以后,虎子终于将眼前的这块地砖成功的取出,当他用手电筒朝着地砖下面照去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这地砖之下,竟然还有一层砖石结构,里面灌满了水银,而在这水银之中,则掺杂着许多的圆形石球,根据石头材质的不同,有些石球沉在水银下面,而有些则是漂浮在水银之上,这些石球分布的十分均匀,基本上每隔半公分,就会出现一个,如此密集的布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石砖绝对不能踩,只要踩上去触动石球,那就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石球相撞之后,里面的水银产生波动,最终触发致命的机关,大家都会被困死在墓室之中。

    此时虎子长出了一口气,开口道“像这样的地砖,至少还有三十块,均匀的分布在墓室的各个角落,只要不小心踩上去,那就是灭顶之灾。”

    “现在怎么办?能不能用外力将这机关给破坏掉?”七爷连忙问道。

    虎子摇了摇头,开口道“想要将机关破坏,就必须在水银不产生波动的情况下,将地砖下面所有的水银全都舀出来,你们看,这整间墓室下面全是水银,难度实在太大了。”

    我本能的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墓室,虎子话说的不错,这墓室虽然并不算太大,可这地砖下面的水银储存量也绝对不少,先不说舀出来的水银排放到哪里去,单凭不能让水银发出任何的波动,就已经难倒我们,只要有容器伸下去,想要水银表明不产生任何的波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此时王初一沉声道“那你能不能计算出都是哪一块地砖下面有机关?咱们只要避开带有机关的地砖不就行了?”

    虎子听完之后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真能看出来哪一块地砖下面藏有机关,那这机关的设计者就太失败了,依我看来,这墓室里面的地砖排列没有任何的规律可言,机关可以藏在任何一块地砖下面,我也是碰巧,想要看看地砖下面的情况,这才误打误撞打开了一块带有机关的地砖,如果咱们真是想进去,那得先拜拜菩萨,多念念阿弥陀佛,祈祷一下自己的运气还不错。”说着,虎子缓缓的站起身子,揉了揉已经蹲麻的双腿。

    看着眼前的情景,我们四个再次陷入沉默,这眼前的水银机关着实令人恐怖,一个不小心踩下去,绝对不是闹着玩的,还好虎子发现的及时,否则我们真的要折在这墓里了。

    整个地宫里安静起来,只剩下纷乱的呼吸声,我靠着墙,掏出一根香烟点上,面对这种复杂的机关设置,我已经是束手无策了,各种方法在我脑子里几乎过了一遍,但仍旧没有任何一种方法能够破解眼前的机关,我只能在心里暗自佩服这墓室机关的设计者,如此精密的设计,着实罕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