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火人幻境
    很快这种疼痛感开始蔓延全身,我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冰窟之中,全身除了冰冷之外,就是一阵阵跳动的疼痛感,不过我发现自己身体开始慢慢恢复,我尝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已经可以活动,只是现在王初一的手指正按在我的脑门上,即使我恢复了体力,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我总觉着她那根冰冷的手指稍稍用力,就能在我的天灵盖上戳出一个血窟窿来。

    七爷就这么跟王初一对峙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也在承受着剧烈的疼痛,汗已经浸透了衣服。

    这时七爷口中开始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我不知道这咒语有什么用,不过自从七爷开始念叨,王初一按在我脑门上的手指开始发生轻微的震颤,这种震颤幅度非常小,如果是凭眼睛去看,根本无法察觉,若不是她此时手指跟我的皮肤有接触的话,我也发现不了。

    我不知道这个变化是好还是坏,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逃脱王初一的控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可就在我暗自盘算如何脱身的时候,一个黑影闪电般的朝着王初一袭来,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就把王初一给撞了出去,她的手指离开我脑门的一瞬间,我连忙一个鲤鱼打挺,直接就从石台上蹦了起来,说实话之前我也没发现自己竟然有这种本事,看来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的确能激发出自己的潜能,我这一下跳出了两三米,双脚落地的一瞬间,就从背后抽出了苗刀,正想要上前砍杀,忽然就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可是王初一!并不是什么僵尸粽子,我这一刀砍下去,恐怕王初一也得死在这。

    “他娘的,王初一怎么了?”虎子撞开王初一之后,开口问道。

    我摇了摇头,还没弄明白现在的情况,只能手握苗刀紧张戒备。

    虎子用手电照了照四周,我知道他是在找之前看见的阴婆,那东西的厉害,我们已经见识过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冒出来恐怕大家都得玩完。

    “咯咯咯…咯咯咯…”一阵女人凄厉的笑声就在这墓室里响起,我紧张的浑身一颤,只见在我前面的王初一忽然身体一软,整个人就瘫软的摔在了地上。

    我和虎子见状连忙冲过去,一把抱住王初一。

    此时王初一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呼吸很均匀,我测了一下她的脉搏,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应该是由于疲劳过度昏死过去了。

    确定王初一没问题之后,我抬起头想要喊七爷,却发现一个巨大的阴影就出现在七爷身后,连忙大喊“七爷,小心背后!”

    我几乎可以肯定那阴影就是阴婆,只不过此时阴婆距离七爷实在太近了,七爷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身体就一下被那阴影给笼罩住了,当我冲过去的时候,七爷一个后跳迅速的跟我拉开了距离,手里的军刀也已经握在手上。

    看到这一幕,我暗叫不妙,在我们之中,七爷的身手是最好的,如果这时候他被阴婆控住,恐怕我和虎子联手也打不过他。

    我紧张的停在棺材边,手里的苗刀已经架在胸前,看七爷面如死灰的模样,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发现状况不对的虎子也赶到我身旁,一声惊呼“老白,快看这棺材里面!”

    之前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七爷身上,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往棺材里看,虎子这一声惊呼之后,我这才注意起棺材里的情况,往里看了一眼之后,不由得心中暗惊,这棺材里面竟然是一具裸尸,而且是个女人,大概十**岁的模样,身体保存的完好无损,与其说是死人,倒不如说是一个熟睡的少女!

    这棺材里的裸尸看的我血脉喷张,心神不稳。

    “他娘的,这棺材里面怎么跟果冻一样?”

    的确,这女尸被一层淡黄色的物质包裹,那物质的粘稠程度,已经变成半固体的状态,很像是果冻一类的东西,我身手在这类似果冻一样的物质上按了按,发现这东西竟然有弹性,表面光滑油腻,真就和果冻差不多。

    应该就是这东西阻止了女尸的腐烂,我将手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熟悉的味道传入鼻腔,眉头一皱“是尸油!”

    “尸油!”虎子皱着眉头一边问,一边就用手去棺材里面摸。

    虎子伸手的幅度和动作要比我大很多,这一动好像是刺激到了不远处的七爷,只见他提起军刀就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我和虎子早就见识过七爷的身手,见他如此迅速的朝着我们冲过来,心里都害怕极了,因为我们知道,就算是两人联手,也决不可能在七爷手里走过四招,如果七爷真的是拼劲全力的话,恐怕一个照面,我和虎子就得折一个。

    虎子脸色大变,匆忙间想要从腰间掏出军刀,可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虎子的军刀被衣服上的绳索给卡住了,虎子越是着急,就越拔不出来,电光火石之间,虎子将左手的火把放在棺材边缘,想用双手解开腰间的绳索,却不小心将火把碰掉在了棺材里。

    几乎就在一瞬间,棺材里面蹭的一下冲出一条火龙,那种浓缩成半固体状态的尸油一下就烧了起来,火苗窜出将近三米高,整个木质的棺材几乎在几秒钟之内就化为飞灰。

    就在这时,正朝我们冲过来的七爷,忽然停下了脚步,整个人身体一软,就像后仰倒过去,我见状连忙冲过去,幸亏我眼疾手快,在七爷倒地之前扶住了他,不然这要是倒下去,肯定要粘上不少的尸油。

    “快…快往后退,快…”此时的七爷十分虚弱,不过说话却很着急,我总感觉还有事情要发生,于是连忙拉着虎子就往后撤,撤回到石台边的时候,虎子又扛起王初一,我们四个人再次退回到了之前进来时的台阶处,这次我们都学聪明了,站在台阶的底部,谁也不敢再往上爬,生怕再次遇到相同的情况。

    我将七爷缓缓的放下,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熊熊燃烧的棺材,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总觉着棺材燃烧的火苗有些不对劲。

    刚想想到这里,忽然就发现熊熊燃烧的烈火之中,一个女人就站在烈火之中,此时正用一种极度怨恨的眼神盯着我看。

    这眼神看的我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打了个颤,想要转头避开她的眼睛,却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变了!

    虎子,七爷,王初一全都不见了,周围的墓室也变了模样,原本漆黑的环境,变得宽敞明亮,我竟然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古代庭院之中。

    这一切变换来的实在太快,我知道自己已经了某种幻境之中,而面对这种幻境,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站着不动,只要不动,自己肯定就会保持在原地,这样至少不会踩到什么陷阱。

    我闭上眼,不去看周围的情况,反手用苗刀的刀尖刺向自己的大腿,剧痛瞬间袭来,这时候我连忙睁开眼睛,本以为可以通过疼痛感来破除幻境,却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庭院之中。

    而此时庭院里的人来往匆匆,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却对我没有丝毫的察觉,好像他们根本就看不到我一样,这些人身着一种十分奇怪的服装,虽然看得出是古代服饰,却无法区分是哪个朝代,我仔细留意周围的环境,发现这巨大的庭院里所有人都在忙碌,有人端着盆子,有人扛着家具,像是在搬家,又像是在布置房间。

    这时,庭院正中间的一张圆形石桌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在如此纷杂的情景之中,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只有石桌上坐着的四个人,有说有笑,丝毫不被这周围的纷乱所打扰,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这时,石桌上的一个*起来,朝我转过头,我看到那人的长相之后,心里咯噔一下,那人竟然是七爷!只不过此时的七爷一身古人装扮,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脸上挂着微笑,好像在谈论着什么。

    而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正是虎子,也和七爷一样的打扮。

    我心里纳闷,想要看看坐在七爷对面的两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其中一个应该是王初一,而另外一个又会是谁?

    果然,没过一分钟,那两个女人也站起了身子,我看到她们的正脸之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另一个女人竟然就是那木棺里的女尸!

    此时他们四个人似乎发现了我,开始向我招手。

    我本能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还好我的衣服没有变,并不像他们一样身着古装,这一身衣服时刻提醒着我,这是假的,幻觉!一定要想办法破除这幻境!

    他们四个对我招了半天手,可能是见我没有动静,就开始起身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

    我一下紧张起来,这四个人走过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最好能在他们走到我面前之前,离开这个幻境,否则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