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惊悚王初一
    这时候只见站在最前面的七爷肩头已经中了两支箭,就连那只假腿上也插了一只,漫天的箭雨铺天盖地的袭来,我连忙抡起苗刀格挡,大喊着“七爷,退回来,退回到通道里去!”

    我的刀法远远不及七爷,一个照面就赶紧胸口一阵剧痛,一根弩箭已经射在我的左胸,血一下就漫了出来。

    左胸带来的剧痛,让我手上的动作慢了一下,几乎一瞬间,又是连着三只弩箭射在了我的肩头。

    我强忍着剧痛,一点点的向后退,等到我们退回到通道的时候,每个人身上几乎都中了几支箭,七爷身上最多,不过大多都集中在腿上和肩膀上,并不致命,而我左胸上插着的这只弩箭着实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王初一深色紧张的看着我“老白,你感觉怎么!”一边说,王初一连忙用手里的军刀将我的上衣划开,这只弩箭射在的位置刚好就在我心脏上,说实话我自己都觉着要死了,可偏偏我上衣口袋里的一枚硬币立了大功,硬币的斜面刚好卡主了弩箭的箭头,这才不至于被弩箭射穿了心脏。

    看到我胸口的伤痕之后,所有人的长出了一口气,包括我自己!

    “他娘的,你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虎子一边吃痛将射在自己身上的弩箭拔出来,嘴上还不忘调侃我两句。

    外面的弩箭还在持续的向外射,已经足足射了将近一分钟,也不知道这墓室里到底安放了多少这样的暗弩,当我们将身上的弩箭拔出来,又将伤口包扎完毕之后,这弩箭才停止射击。

    我谨慎的从通道的墙壁后面探出脑袋仔细向外看了看,只见地上全都是掉落的弩箭,几乎将整个墓室全都铺满了,而不远处那具手持利刃的干尸,此时也被射成了刺猬,整个尸体横倒在地上。

    看到这情形之后,虎子叹息一声,开口道“这墓室可真够恶毒的,连自己人都射啊。”

    我并没有理会虎子,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前方一个黑的物体看!

    之所以说是个黑色的物体,是因为那东西距离我实在太远了,只能模糊的看个大概,在之前我们进入墓室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东西,很明显是在箭雨射出之后才冒出来的,从轮廓看,这东西的个头很大,正在缓慢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而且走的时候一瘸一拐,好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紧张的满头是汗,握紧了手上的苗刀,现在这个状况,我们四个人身上全都带伤,实在是经不起一场恶战了,不过看那东西的模样,恐怕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

    “粽子?”虎子疑惑的问,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在心中默默祈祷不要被虎子言重。

    那黑影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已经到了我们光照的范围之呢,按道理说应该能够看得清了才对,可依然感觉很模糊,只是一个黑色的轮廓,无论我怎么看就是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在我身边的七爷身体猛地一颤,开口道“不好,这是阴婆!”

    “阴婆?什么东西?”虎子紧张的问。

    七爷明显的紧张起来,开口道“阴婆其实就是一种能量体,没有具体的形态,只有葬在极阴之地,千年以上的女尸才能散发出这种东西,邪性的很,一旦被阴婆缠上,麻烦的很!”

    七爷并没有说被阴婆缠上到底会有怎么样的麻烦,不过他并没有说死,所以我推断,就算是被这阴婆给缠上,也不会很快毙命。

    这时候我就感觉一股怪怪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我感觉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了一般,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去,只见站在我身后的王初一脸色煞白,不带一点生色,正直勾勾的看着前面的阴婆,整个人好像是僵硬了似的,一动不动,仿佛就连呼吸都停滞了。

    “初一!七爷快看看王初一怎么了!”我一声惊呼,连忙抱住王初一,这才发现她身上很凉,仿佛就像是抱住了一具尸体一样,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暗叫不妙,也不知道这阴婆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攻击手段,看来王初一已经是中招了。

    “抱住她,往后退,快,向上爬!”七爷大喊一声,连忙搂住王初一的肩膀,此时我抬起王初一的脚和七爷一前一后,抬着王初一就往后退。

    一直到了台阶口,我们就顺着刚才下来的路向上爬,就在这时候,我们才发现了台阶的奥秘,这台阶下来容易,

    想要上去却十分的费劲,我一脚刚踩上去,就感觉这台阶上像是有什么东西,把我的脚仅仅的吸住,每次想要将腿抬起来,都要付出巨大的力气,走了三四级台阶,我已经两腿发软,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吸走了一样,整个人一软,就瘫坐在台阶上。

    此时虎子的情况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他也已经瘫坐在台阶上,全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好像整个人都虚脱了。

    “虎子,七爷,你们怎么样?”

    “他娘的,感觉全身没劲,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我转身看过去,只见七爷也坐在台阶上,看情形也好不到哪去。

    这时候那阴婆的暗影已经来到了通道的拐角处,距离我只有不到十米的样子,而且正在缓慢的朝着我的方向“飘”过来。

    我挣扎着想要往后退,却使不出任何的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阴婆一点点的靠近我。

    “七爷…七爷这阴婆……我的脚!”我已经慌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感觉一只手已经抓住了我的脚腕,然后一股向后的力道瞬间传来,我整个人就被向后拖去。

    紧接着,大概两三秒的功夫,我瞬间感觉一片漆黑,所有的感官系统全部失灵,触觉,嗅觉,听觉等等,全都消失了,仿佛自己置身在一片混沌之中。

    而此时的我非但没有害怕,反倒感觉很舒服,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是在母亲肚子里的孩子一样。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持续了多久,此时的我早已没有了时间的观念,直到一阵剧痛从我的指尖传来,这才使我猛然睁开眼睛。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七爷的半张脸,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玉石雕琢的石床上,而七爷就躲在床的左侧,探出半个脑袋看着我,对我试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我尝试着活动身体,可那种乏力的感觉依旧存在,根本无法动弹。

    此时七爷眉头紧锁,身体缓缓的朝着另一张石床移动,我斜着眼往前看,只见另一张石床上躺着的就是虎子,此时虎子脸上的表情满是微笑,仿佛很享受似的,看到他这种表情,我忍不住又回想起之前我的那种感受,说实话,正要是就那么死了,也是一种幸福,此时我竟然升出一种可怕的念头。

    想要再回到那种感觉之中,哪怕就那么死了,也心甘情愿!

    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忽然一个黑影就出现在我脑袋正上方,我抬眼一看,竟然是王初一,只不过此时的王初一看起来非常的奇怪,满脸煞白不说,脸颊上又蔓延出许多血红色的纹路,两只眼睛向上翻,已经完全看不到黑眼球了,牙齿上一片猩红,很明显是血液,只是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总之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忽然,王初一伸出两只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巨大的力道让我瞬间无法呼吸,现在的我就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任凭王初一手上的力道一点点的加大。

    我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逝,如果现在有面镜子的话,我想我的样子应该比王初一好不到哪去。

    就在我准备闭上眼,接受命运的时候,七爷忽然就冲了过来,用他自己的身体,猛地撞向了王初一,将她撞的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两三步,掐着我脖子的双手也松开了。

    我趁着这个瞬间,连忙贪婪的吸着空气,紧张的盯着王初一看。

    此时的王初一的注意力已经被七爷吸引,从我的头顶走过,直奔七爷而去。

    我本以为王初一要和七爷有一场恶战发生,可王初一刚走了两步,就停住了,仿佛被人施了什么定身术一般。

    我斜着眼朝着七爷的方向看去,只见七爷站在一幅木质的棺材旁边,棺材的封盖已经被打开了,在我的角度看不清棺材里面有什么东西,只看见七爷一只手就伸进棺材里。

    “放人!不然我毁了你的尸体!”七爷怒呵一声,脸上带着无边的怒气,一种说不明白的威严出现在七爷身上,此时看上去,七爷仿佛犹如战神附体一般。

    王初一僵硬的歪着头,看着七爷,一张煞白的脸上忽然漏出一丝丝的微笑,只是这种微笑在我看来要比死神的微笑还恐怖,因为她的手,已经按在了我的脑门上,指尖的冰冷感觉几乎要穿透我的头骨,我只感觉全身冰凉,脑袋一阵阵跳动般的疼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