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太师椅
    看到眼前这么多的裸尸,我心里也是震惊的,这些人的确是被冻死的,虎子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人被冻死了,还会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www~~la

    我跟虎子解释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在医学上被称为反常脱衣现象,是冻死尸体表征之一。冻死者死前反常脱去衣服、鞋袜,全身裸露,或将衣服翻起,暴露胸腹部,或仅穿内衣裤,可能原因为体温调节中枢麻痹,有幻觉热感即“反常热感觉”。

    当体温降至34—27度时,皮肤血管处于麻痹状态,大脑皮层抑制期,在丘脑下部体温中枢的调节下,皮肤血管突然扩张,肌体深层的温暖血液充盈皮肤血管,中心温度下降快,体表温度下降慢,造成过性体表和体内温度接近或相等。这时体温虽然一直在下降,皮肤感受器却有热的感觉,下丘脑体温调节中枢发出热的信息,传递到效应器,导致冻死前“反常脱衣”现象的发生。

    七爷小心的越过一具裸尸,朝着甬道前面走去,我连忙快步跟上,只感觉这甬道之中寒气逼人,两边用*砌成的墙壁晶莹剔透,我用手电对着墙壁上的*一照,忽然发现这*里面竟然还有东西!

    “七爷,你们快看,这*里面!”

    七爷转过身,朝着我手电照射的方向看去,十几个身着长袍的男人就站在这*后面,他们各个都是瘦高个,留着相同的发髻,一身黑袍垂到脚面,有的负手而立,脸朝上,好像抬头看着什么,有的则是弯腰向前,脸上表情十分的惊诧,似乎发现了什么超出自己理解范畴的东西。

    十几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在*后面站着,在这种极寒的环境之下,历经千年,身上丝毫没有任何腐蚀的痕迹。

    “这些老头,是什么人?怎么他娘的都冻死在这里了?”虎子也发现了这些黑袍人的存在,趴在*上向内望。

    大概过了两三秒,虎子突然惊呼道“不对,他们也是冻死的,为什么没有脱衣服?”

    虎子这一声提醒着实让我一惊,虽然我和七爷都看到这里群黑袍人,却都忽略了虎子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同样是被冻死的,这些人却能保持这样的动作?

    此时我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些黑袍人会不会是在一瞬间被冻死的?会不会是突然碰到了极寒的气流?

    我将这个想法提出来之后,七爷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这古墓之中左右温差极大,如果不是有什么突然降温的情况发生,这些人也不至于身着单衣就被冻死在这里。”

    七爷话音一落,还没等一秒钟功夫,就看见我们正前方空气中飘荡着大量的白点,这白点的大小不到一公分,可是数量却出奇的多,正在朝着我们的方向飘过来,速度不快,但是分布的十分密集,想起之前虎子后背上的冻疮,我就一阵心寒,这么多的白点一块朝着我们飘过来,一旦装上,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快把护具带上,不要让皮肤跟这白点直接接触,咱们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这条甬道,不要有丝毫的停留!”七爷喊完这句话之后,就讲自己的防毒面具和手套带上,然后将领口用绳子系上就这么包裹严实之后,我们小心的朝前走去。

    很快我们就那飘忽的白点之中,我只感觉眼前白茫茫一片,身体周边的温度猛然骤降,衣服碰到白点的时候,之间一层寒雾就从衣服表面升起,我不由得心惊这白点的温度,竟然能够这么低。

    “快走,不要掉队,小心点!”走在最前面的七爷出声提醒,我们小心的跟在后面,生怕这白点钻进衣服里。

    在这种全是白点的甬道之中大概走了有十几分钟,渐渐的白点开始消散,举起手电往前照,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甬道的尽头,一个巨大的石门就伫立在那里,上面赫然刻着一行古文,‘六道轮回,天道唯上。’

    “七爷,这什么意思?”虎子开口问道。..

    “佛家讲六道轮回,天道是六道之中的第一道,也是三善道之一,传说天道的人,就可以羽化成神,不死不灭。”七爷说着,伸手在石门上摸了摸,说道“这里的温度好像升高了一些。”

    我试着摸了一下石门,果然温度比之前的甬道高了不少,至少手直接接触石门是没问题了,我将手套拆下来,仔细的摸了摸这石门的纹路,手上稍稍用力,就听见咯吱一声,这石门竟然被我轻易的给推开了。

    这突然的变故吓得我连忙后退,根据以往倒斗的经验,但凡能够轻易的墓室,都藏有十分危险的机关,而且一般都不会有什么棺椁冥器之类的东西,否则不可能让你轻而易举的进来。

    所有人的反应都跟我一样,我们退后了四五步,各自掏出了各自的武器,如临大敌一般,就这么僵持了大概十几分钟,我小心的提着手电筒,朝着石门的缝隙往里照,想要看看这石门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可刚才我推石门的时候力量非常的小,石门虽然被我推开一道缝子,可这缝子十分的小,不足以让我看清楚里的情况。

    于是我壮着胆子,走到石门前面,再次伸出手猛地一推,紧接着身体闪电般的向后退,生怕碰到什么弩箭陷阱之类的东西。

    当我退回原来的位置之后,举起手电再次朝着石门里面这么一照,发现这石门里的空间并不大,大概也就五六十平方的样子,正中间竟然摆放着一张硕大的太师椅,看材质应该是木头的,样式十分的古朴,太师椅的扶手上刻满了奇怪的纹路。

    我左右走动了一下,换了个角度,继续从石门缝隙里往里看,就看见墓室墙壁上竟然郁郁葱葱的长着许多树叶,应该是某种藤蔓一类的植物爬满了整面墙,看到这,我心里就犯嘀咕,之前在古墓之中碰到不少类似的植物,什么吸血腾,吸血树之类的东西着实让人害怕。

    想到这,我就下意识的看了自己的脚下,每当碰见这类植物,脚下肯定有它们分泌出的液体,而且数量不少,可现在我脚下却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这不免让我感到奇怪,难道我的推断是错误的?墓室里的藤蔓只是普通的藤蔓?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吸血植物?

    于是我决定再看看,这才发现整间墓室上下左右所有的地方,全都被这种藤蔓覆盖,地面上满是根茎,密密麻麻,看上去就像是用植物根茎编织成的网子一般,铺满整个地面。

    看到这的时候,虎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开口道“他娘的,这墓门都开了,干嘛不进去?在这看什么呢?”

    他说着,就想要往里进,要不是七爷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虎子的衣服,恐怕现在这小子已经冲进去了!

    “别着急,这墓室肯定有蹊跷,哪有墓门能够随随便便就推开的?”

    “万一是下葬的时候,忘了关呢?”虎子不依不饶。

    “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你不要乱动,想要见阎王爷,也不着急在这一时半刻。”说完,七爷点着一支火把,顺着那石门开启的缝隙,就扔了进去。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火光通亮的火把,在被扔进那石门缝隙的一瞬间,火苗几乎瞬间熄灭,就连火把上的火星子都灭了,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见到这一幕,虎子也安静了,我们所用的火把,全部都是经过特制的,不但用汽油浸泡了很久,而且火把顶部的油布里还掺杂着不少的黄磷,就算是火把被打湿,也能被点燃,绝不会这么轻易的熄灭。

    “不对劲啊,这火把怎么会这么快就灭了?”七爷似乎有些迷茫,连忙又点着一根火把,再次朝着那石门的缝隙扔了进去。

    这次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火把熄灭的速度,要比之前扔进去的那根更快,几乎只是闪了一下,就灭了。

    看到这种情况,我们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突然熄灭的火把,布满藤蔓的墓室,还有那一张孤零零摆在墓室正中间的太师椅,一切都太不符合逻辑了,如果说这墓室中间摆着一具棺椁,或者尸体,我倒是能接受,心里也不会太紧张,可这摆了一张太师椅是怎么个情况?难不成还要请人来喝茶?或者说这古墓里的主人闲来无事的时候,还会到这里来坐一坐?

    一切诡异的场景和画面几乎在我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就像七爷说的,有异必有妖,所有反常的事情绝对都不简单,这墓室古怪的出奇,肯定有陷阱,如果贸然闯进去,恐怕有性命之忧!

    “难道这墓室能吸光?所有的光源都会被吸进去?”虎子挠着脑袋问道。

    估计他是科幻电影看多了,宇宙空间里的事儿都幻想到古墓之中了,虽然虎子这说法十分的没有根据,王初一还是拧亮了一根冷光棒,顺着石门的缝隙扔了进去。

    冷光棒划出一道弧线,掉落在墓室之内,淡淡的光亮,将墓室里一小片地方照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