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封石之后
    七爷话音一落,就开始缓缓的将插入虎子背后的银针缓缓抽出来,这银针刚刚抽出来一点,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就顺着银针的针孔流了出来,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虎子似乎也闻到了这种味道,忙说道“我擦,怎么这么臭,我背上不是生蛆了吧?”

    王初一一巴掌拍在虎子后脑上,嗔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贫嘴,一会就让你去见阎王爷!”

    虎子被王初一打的一愣,显然老实了不少,七爷一根接一根的将虎子背上全部的银针拔出来,那种淡黄色腥臭的液体已经流满了虎子的后背,此时七爷掏出一瓶暗红色的液体,用银针沾了沾,然后再次顺着之前插入的小孔,继续插入虎子的背部。

    可这一次虎子坐不住了,银针上沾满了暗红色液体之后,再次刺入虎子的皮肤,应该是产生了剧烈的疼痛感,虎子硬咬着牙,脸部的肌肉都在抽出,从喉咙眼里发出声音问道“他娘的,怎么这么疼!七爷……啊…啊…”

    说实话,虎子这冻疮不算什么,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想要快速祛除冻疮需要吃点苦头,看他现在这一副痛苦的表情,我心里还挺爽,于是就调侃道“虎子,你在部队可是尖兵排的人,这点疼算什么?还能叫出来?你羞不羞?”

    “他娘的,你试试?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子都感觉是不是七爷在往我背里注射硫酸,他娘的疼死老子了,我……啊…啊……慢点…慢点七爷……啊…啊……”

    虎子疼的直叫唤,我和王初一则是抱着膀子在一旁欣赏虎子的糗样,直到七爷将所有的银针全都重新插入虎子的后背,虎子这才安静下来,抬起头看了看我和王初一,开口道“你们俩…忒不仗义了,等我……啊…啊……”

    虎子话没说完,又是一阵惨叫,七爷又开始往外拔出银针了,这次我和王初一都看的真切,这原本通体白色的银针,此时拔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暗黄色,就好像是铜针一般,看上去表面还带着许多粘稠的液体。

    不过随着七爷将银针从虎子背后拔出来,虎子背上的淤青迅速的减少,就好像也随着银针一切被拔了出来一样,随着最后一根银针拔出,虎子整个人身体一颤,长出了一口气,只见他背上的淤青已经全部清除。

    此时虎子才转过身来问道“七爷,刚才我看到的白点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呢?”

    七爷一边收拾着银针,一边开口说道“是雪蛾子,只在极寒条件下生存,咱们能在这里碰上,就证明在这条甬道后面,至少有一块极寒地带,否则不可能会出现这种蛾子。”

    说着,七爷站起身来,朝我摆摆手,示意我蹲下身子,将他扛起来。

    七爷拿着手电筒,顺着刚才我们拉下来的那块封石露出的口子往里照,由于我现在就在七爷身下,斜着脑袋向上看,只见在手电筒照射的光线处,升起阵阵白雾,可见这封石后面的空间有多寒冷。

    大概两三分钟,七爷这才收了手电筒,说道“里面是个冰窖,两边的墙壁都是用*砌成的,地面很滑,估计会很难走。”

    听到这里,我心里也是一阵吃惊,没想到这古墓之中,竟然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气候群,在我们进来时候还碰见了高温的硫磺水,到了这有变成了极寒的冰窖,实在让人匪夷所思,用*砌成的甬道,还可以保存上千年不融化,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这里面肯定有产生寒气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现在我们还没有进去,谁也不好做出判断。

    这时候虎子从地上站起身子,开口道“他娘的,还墨迹什么?赶紧着打开封石,咱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着,虎子已经拿起撬杠,开始撬第二块封石了。

    由于第一块封石已经被我们取出来,剩下的封石就好处理很多,很快第二块封石就被我们从甬道处拉了出来。

    虎子满脸的兴奋,想要去将吸盘吸在第三块封石上,一鼓作气将第三块封石也拉出来,却被七爷拦住“别急,我总觉着不对劲!”说着,七爷就爬上封石,然后用手电筒照了照封石拉出后留下的空子,说道“不对,太不对了,这下面的封石肯定有机关!不要再拉了!”

    听七爷说有机关,我和虎子都吓得一哆嗦,这古墓之中的机关我们都见识了,着实不一般,随便碰到哪种机关都能够轻而易举的要了我们的命。

    现在两块封石已经被我们成功的拉了出来,封石距离甬道顶部的位置,已经露出了一个高约八十公分的口子,如果我们趴在封石表面往里爬,这个高度应该是够了,于是我们决定不再去拉扯第三块封石,以免触动机关。

    这时七爷第一个爬上封石,顺着封石露出的口子开始往里爬,这封石长约两米,可这两米的距离,七爷足足爬了有十几分钟,等到七爷整个人都钻进去之后,我连忙问道“七爷,怎么样?里面有什么机关没有?”

    我这话音落下有十几秒,七爷的声音才传过来“有!你们爬的时候小心一点,千万不要碰到金丝线!”

    听到金丝线这三个字,说实话我浑身上下都难受,这种在古墓之中最常见的金丝线,往往跟死亡画上了等号,这种金丝线能折不能拉,而且质地十分的锋利,想要用手直接接触的话,肯定会被这金丝线划出一个大口子,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金丝线往往连接的都是很厉害的机关,能够瞬间夺取盗墓贼性命的机关,半点马虎不得。

    在虎子的怂恿下,我第二个爬上封石,开始在这狭长的缝隙里爬进,当我整个人都趴在封石上的时候,只感觉这封石十分的冰凉,而且越往前,温度就越低,直到最后抵达封石末端的时候,这封石已经不能用手去直接接触了,否则一层皮肤就会被冻在封石上,温度实在太低了。

    就在我从缝隙里探出头来,想要用手电往下照的时候,就听见七爷轻声喊到“小心点,这封石的背面全是金丝线,不要碰到!”

    我点点头,大气也不敢喘,用手电朝着正下方一照,心里猛地一惊,只见剩下的七块封石的背面,密密麻麻全是金丝线,一头就被固定在封石上,而另一头则是延伸到甬道两边的*里,还有的延伸到地面之下,这些金丝线数量之多,就好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一样,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一根金丝线被折断,肯定会引起巨大的连锁反应,而这种连锁反应绝对是致命的!

    在七爷的帮助下,我顺利的从封石的缝隙里爬了出来,双脚刚刚接触到地面,就感觉猛地一顿,整个鞋底似乎都被粘在地面上了,想要抬起脚十分的困难。

    这时候七爷连忙朝我挥了挥手,说道“别挣扎,别乱动,一会就好了,你要是摔倒那可就麻烦了,这地面温度极低,只要皮肤贴上去,就得撕下你一层皮不可。”

    七爷这么一说,吓得我也不敢乱动了,只能轻微的扭动双腿,尝试着,将自己的鞋底从地面上拔起来。

    接着,虎子和王初一从封石缝隙里爬过来的时候,也遇到了跟我一样的问题。

    由于我们之前过来的时候,经历了高温的硫磺水,身体已经出了很多的汗,再加上鞋底上也有部分的温水没有完全的干掉,这些水分接触到寒冷的甬道地面时,就被迅速的吸取热量,导致表面的水分结冰,出现粘连现象就是结冰造成的,这其实是一种特别常见的自然现象,只不过我们现在在古墓之中,见多了古墓里的杀人机关,一碰上点异常状况就不由自主的朝着机关陷阱的方向去联想,这才被吓得不敢动。

    “哎,哎…哎…妈呀,老子的脚…脚不听使唤了…我擦…”虎子被吓得脸都变了色,被王初一拍了一巴掌之后,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此时我鞋底的冰已经被我凿开,转过身拿着手电筒朝着甬道前面一照,眼前的一切着实把我吓到了,只见这甬道之中出现了至少二十多具裸 尸,清一色全是男性,有的蹲在地上,有的则是侧卧着,头枕着胳膊,像是在睡觉,在这些尸体旁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不少的衣物,相信就是这些裸 尸死前脱下来的。

    看到这一幕,我和七爷都快步的走上前,来到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具裸 尸面前,发现这些裸 尸并不是盗墓贼,从他们头发的样式来看,应该是当初凿建古墓的工人,不知道为什么全都冻死在了甬道之中。

    “我擦?老白,你说他们都是冻死的?”虎子惊讶的问道。

    “嗯,全都是冻死的。”

    “冻死的?为什么会脱衣服?难不成他们被人强行脱掉了衣服?所以才会冻死?”

    这时七爷沉声道“是他们自己脱的,当年这里肯定是发生了十分恐怖的事情,导致温度瞬间降低到一个零界点,这些人身着单衣,被困在甬道之中,就被冻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